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主仆
    太孫半夜才回府,見顧莞寧笑意盈盈,忍不住笑問:“什么事令你這般高興?”

    顧莞寧笑著將沈謹言白日說的話學了一遍:“……阿言言語中對徐滄推崇敬仰有加,還說跟在他身邊學到許多。我看他今日精神也比往日振奮了許多,心里實在高興?!?

    沈謹言被救回性命之后,一直頗為低落消沉。整日將自己關在屋子里,不肯出來見人。

    顧莞寧口中不說,卻暗暗憂心。今日看到沈謹言重新有了少年人的活力,頗覺欣慰,一顆心也放了下來。

    太孫笑道:“徐滄一身醫術,十分精湛。阿言跟著他學醫術,確實是樁好事?!?

    一個人渾渾噩噩,活著也沒什么趣味。

    有了寄托,才會有活下去的動力和希望。

    顧莞寧嗯了一聲,將頭靠在太孫的肩膀上,輕聲道:“蕭詡,謝謝你?!?

    太孫無聲地笑了一笑:“好端端地,怎么忽然謝起我來了?!?

    “謝謝你替我救下了阿言,謝謝你收容他在梧桐居里?!鳖欇笇幍妮p聲低語一點點地傳進太孫耳中:“天下雖大,卻已無他容身之處。謝謝你給阿言留了一條生路?!?

    太孫只覺得自己的心被溫柔地扯了一扯,有些莫名的酸楚:“阿寧,你我之間,還用言謝嗎?”

    “當日我沒能護住你,甚至沒能親自送你去靜云庵,心中不知有多自責內疚。你走后的幾個夜晚,我根本無法安眠?!?

    “阿言是你的弟弟,我豈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被人糟踐走上絕路?留下他,確實是為了你,也是因為阿言值得我這么做?!?

    溫軟的唇輕輕覆了上來,將他所有的話都封進了唇內。

    ……

    又隔數日。

    玲瓏急匆匆地走了進來,滿臉歡喜和激動。

    顧莞寧抬頭看了她一眼,不由得輕笑出聲:“瞧瞧你,已經是快出嫁的人了,還是這般毛毛糙糙的樣子,半點不見穩重?!?

    玲瓏被打趣了,也不見臉紅,笑嘻嘻地說道:“在小姐面前,奴婢的性子這輩子怕是都改不了了?!?

    “對了,奴婢進來是為了稟報小姐一聲,琳瑯讓人送了信來,她的傷養好了,已經和珊瑚一起回來了?!?

    顧莞寧精神一振,立刻起身:“已經到府里了么?”

    “這倒沒有,不過,今晚若沒到,最遲明日會到?!绷岘囌f完之后,故意酸溜溜地來了兩句:“小姐最偏心琳瑯了。一聽到她要回來,就這般高興?!?

    顧莞寧笑著用手點了點玲瓏的額頭:“我若不偏心你,怎么舍得這么早就讓你成親?”

    這倒也是。

    小姐身邊的丫鬟,她可是第一個出嫁的。

    這么一想,玲瓏頓時喜滋滋地笑了起來。22

    這個沒羞沒臊的丫頭!

    顧莞寧啞然失笑,想到即將歸來的琳瑯,心中滿是期待。

    ……

    一直等到傍晚,琳瑯終于回了府。

    顧莞寧親自到了梧桐居外相迎。

    遠遠地看到顧莞寧的身影,琳瑯的眼眶便熱了,步伐也隨之快了起來。

    待到面前,還沒行禮,顧莞寧已經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好琳瑯,你總算回來了。這兩個月,我可一直惦記著你呢!”

    “奴婢心里也一直惦記著小姐?!绷宅槣I盈于睫,聲音哽咽。

    “回來就好?!鳖欇笇幈亲游⑺?,面上卻展顏笑了起來:“這些日子你不在我身邊,我總覺得缺了什么似的?!?

    琳瑯輕聲應道:“奴婢也是一樣!”

    主仆情深的一幕,令其余丫鬟們羨慕不已。

    心直口快的珍珠嘆了口氣:“奴婢若是離開兩個月,也不知小姐會不會這般惦記奴婢?!?

    顧莞寧被逗樂了,和琳瑯對視一眼,一起笑了起來。

    笑容中,有重逢的喜悅,更有釋然。

    前世琳瑯死在她的懷中,這一世,到底有驚無險,安然無恙。

    ……

    琳瑯最重規矩,今日驟然重逢,才稍稍逾矩了些,很快便冷靜下來。將手抽了回去,笑著福了一福:“天色將晚,露氣濕重,奴婢陪著太孫妃進屋再說話?!?

    這個琳瑯??!

    顧莞寧無奈地笑了一笑,略一點頭。然后在眾人的簇擁下進了正廳。

    正廳里燈火通明,十分明亮。

    琳瑯的容顏也清清楚楚地展露在眼前。

    顧莞寧細細打量一眼,笑著說道:“你倒是養得胖了些?!?

    琳瑯抿唇一笑:“奴婢整日什么事也不做,天天躺在床榻上,好吃好喝好睡的,養得胖些也是難免的?!?

    顧莞寧關切地問道:“你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好了么?”

    琳瑯點點頭:“已經痊愈了?!?

    珊瑚立刻在一旁說道:“外傷是好得差不多了,不過,到底受傷過重,失血過多,傷了元氣,還得再靜養一段時日才好?!?

    琳瑯:“……”

    琳瑯瞪了珊瑚一眼。

    素來少言的珊瑚其實膽子大的很,根本不怵她,又向顧莞寧告狀:“小姐吩咐琳瑯安心養傷,她根本就沒聽小姐的話。奴婢讓她安心躺著,她也不聽。身體稍好,就堅持要下床走動。傷口還迸裂過幾回……”

    琳瑯連連沖珊瑚使眼色。

    珊瑚只當沒看見,繼續告狀:“后來奴婢警告琳瑯,再這樣下去,她得多躺兩個月,這才老實一些。其實,她現在看著面色紅潤,身子還是虛的很,根本不該坐馬車長途奔波。都是她硬是堅持要回來……”

    顧莞寧皺著眉頭看了過來:“琳瑯,我走之前就叮囑過你,安心養身子,不必惦記我。你怎么就是不聽?”

    琳瑯也未辯駁,只輕聲道:“奴婢守在小姐身邊,心里才踏實?!?

    顧莞寧想擺出主子架勢,想瞪琳瑯一眼,想訓斥她幾句。眼眶卻已熱了起來。

    “這些日子,奴婢天天惦記著小姐?!绷宅樠壑虚W過水光:“恨不得立刻將傷養好飛回京城?,F在總算是回來了。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奴婢都不離開小姐了?!?

    玲瓏等人也各自吸了吸鼻子,哽咽起來。

    一時間,眾人哭成了一片。

    顧莞寧忍著落淚的沖動,沖琳瑯笑道:“好,我們主仆兩個再不分開?!?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软件股票 大圣捕鱼破解版 微乐捉鸡麻将二丁拐技巧 新五丰股票 三分彩开奖是同步的吗 福利彩票幸运农场app 王中王精准一码一肖 街机1000千炮捕鱼 遇乐二鬼 甘肃快3和值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