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不甘
    吳氏聽的面色一變。

    這個吳蓮香!心可真是不??!實在是留不得了!

    “她不想回也得回去!”吳氏當機立斷地說道:“也別等年底了,我明日就打發人給你舅母送個信,讓你舅母來接蓮香回去?!?

    吳氏再疼娘家侄女,也越不過自己的兒子。

    更何況,顧謹行以后是要繼承爵位執掌家業的,當然得娶一個有助力的好妻子才行?,F在的吳家,哪里還配得上定北侯府!

    吳氏這么一說,顧謹行倒有些不忍了:“母親,這么做是不是太不顧表妹的顏面了?之前說好了要讓她在年前回去,現在急匆匆地讓她走,倒像是迫不及待地要攆她走似的?!?

    這倒也是。

    姑娘家臉皮薄,若是真的這么做了,以后吳蓮香還有什么臉來侯府走動?

    做不成兒媳,也是她嫡親的侄女。在身邊養了四年,總是有感情的。

    吳氏氣頭一過,頓時冷靜了不少,略一思忖道:“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就暫且再讓她住在府里,等到了年底再送她回吳家?!?

    “不過,你平日可得多加留神,多遠著她一些。別讓人說出什么閑話來?!?

    顧謹行點點頭應下了。

    ……

    吳蓮香回了院子后,便將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子里。

    屋子里斷斷續續地傳來哭泣聲。

    守在外面的幾個丫鬟面面相覷,其中一個叫白蘭的丫鬟,張口說道:“你們幾個在這兒守著,我進去看看?!?

    白蘭今年十六歲,相貌生得頗為出挑,一雙丹鳳眼微微上挑,眼波流轉間,盡是嫵媚。比起主子吳蓮香,倒是更美上幾分。

    白蘭是吳家的丫鬟,隨著吳蓮香到了顧家。其余幾個都是顧家的丫鬟。論親疏,自然遠遠及不上白蘭。

    白蘭輕輕推門而入。

    吳蓮香正匍匐在床榻上,肩膀不停聳動,不時傳來細碎的哭泣聲。

    白蘭走上前,彎下腰,湊到吳蓮香的耳邊說道:“小姐,你還是別哭了。這里到底是顧家,外面那幾個丫鬟都是顧家的人。小姐在屋子里哭成這樣,傳到姑奶奶和太夫人耳中,總是不太好?!?

    說到底,吳蓮香是寄住在顧家的表小姐。往日吳氏對她處處偏愛,她舉止肆意些也就罷了?,F在眼看著吳氏對她也沒了往日的疼惜,還是乖巧些的好。

    吳蓮香抽噎了片刻,終于停了哭泣,神色怏怏,頗為頹唐沮喪。

    白蘭最清楚她的心思,低聲道:“別說小姐不甘心,就是奴婢看在眼里,也為小姐忿忿不平?!?

    “姑奶奶以前流露過結親的意思?,F在卻因為太夫人幾句話,就改了主意,一門心思地另外結親。想將小姐送回吳家去。姑奶奶也太無情無義了!分明就是沒拿小姐當回事,隨意地耍弄?!?

    這番話,可是說進吳蓮香的心坎里了。

    吳蓮香擦了擦眼角的淚痕,鼻音重重地說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何用。沒有姑姑撐腰,我還能怎么辦?!?

    今天她倒是勇敢主動了一回,可顧謹行根本不解風情,對她冷冷淡淡一意保持距離。親近不成,反倒成了自取其辱。

    想到這些,吳蓮香的眼里又泛出了水光。

    白蘭低聲問道:“小姐難道甘心就這么回吳家去?”

    吳蓮香吸了吸鼻子:“我當然不甘心??蛇@種事情,又不是我能做主的。姑姑要送我回去,難道我能賴著不走嗎?”

    白蘭目光一閃,不知想到了什么,聲音壓得更低了:“小姐性子也太耿直了。既是不甘心,不想回吳家,總能想出法子的?!?

    想什么法子能留下?

    吳蓮香怔怔地看著貼身丫鬟,頭腦一時沒轉過彎來:“白蘭,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反正屋子里也沒別人,主仆兩個說話也不必拐彎抹角的。

    白蘭眼珠轉了轉,在吳蓮香耳邊低語數句。

    吳蓮香聽得倒抽一口涼氣,瞬間瞪大了眼睛:“這怎么可以!我要是真的這么做了,姑姑不知會氣成什么樣子!”

    “姑奶奶生氣是免不了的?!卑滋m低聲道:“不過,小姐到底是姑奶奶的娘家侄女,姑奶奶再生氣也不會不管小姐的?!?

    “想留在顧家,想做侯府的長孫媳,小姐總得狠下心腸冒些風險?!?

    吳蓮香神色變幻不定。

    白蘭又接著說道:“二房不知出了什么事,連四少爺都被送出府了?,F在太夫人對大少爺的親事這般上心,這意味著什么,難道小姐看不出來嗎?”

    吳蓮香怔怔了片刻,喃喃低語:“太夫人想讓長房繼承家業,謹行表哥是長房長子,日后定北侯的爵位自然也是要傳給謹行表哥的?!?

    “十有八九是這么回事?!卑滋m巧舌如簧,竭力慫恿:“小姐若是嫁給大少爺,以后可就是侯府的女主人了?!?

    吳蓮香聽的怦然心動。

    在侯府里住了幾年,她早已習慣了侯府里的生活。家道中落的吳家,根本無法和顧家相提并論。

    如果回了吳家,以后最多就是嫁到一個普通官宦的家中做兒媳。到哪里去尋顧家這樣的門第?又到哪里去尋像顧謹行這樣的少年郎?

    到底該不該孤注一擲鋌而走險?

    白蘭見吳蓮香皺眉不語,也不再多言,低下頭,唇角微微揚了一揚。

    ……

    吳蓮香輾轉難眠一夜未睡,隔日,便稱了病,沒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點小事并未惹來眾人的注意。

    吳氏聽聞吳蓮香病了,打發人去請了謝大夫。

    謝大夫給吳蓮香看診后,開了副清火的藥方,委婉地對吳氏說道:“表小姐大抵是憂思過度,所以才覺得疲累不適?!?

    吳氏也不是傻瓜,稍微一思忖,便猜出了是怎么回事。

    吳蓮香這病,有大半都是裝出來的。

    真是個不省心的!

    吳氏憋了一肚子火氣。按著她往日的脾氣,早就去吳蓮香的屋子里將她痛罵一頓了?,F在當家理事,不愿讓人看長房的笑話,也只得按捺下來。

    而顧莞寧,天剛亮便乘坐馬車出了府,對此事更是一無所知。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网络是靠什么赚钱的 36选7 投注 杭州麻将技巧 篮球打气筒怎么用 贵州11选5前三直推荐 天天彩选四基本走势图 浙江6+1走势图幸运之门 捕鱼王透视挂 516棋牌手机下载 11选5唯一赢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