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割肉(三)
    厚顏之極!

    無恥之極!

    身為天子,怎么能做得出這種事情來?

    魏王血氣上涌,一張成熟倜儻的俊臉涌動著暗紅,眼底燃著憤怒的火苗。下意識地用力握緊了蕭詡的手掌,手背青筋畢露,可見用勁之大。

    “魏王殿下如此高義,實是藩王典范?!睉舨可袝荒樃屑じ袆拥刈呱锨皝?,拱手道:“有了韓王殿下和魏王殿下慷慨解囊,總算解了戶部困窘?!?

    傅閣老也是一臉贊揚:“先帝地下有知,也一定心中甚慰?!?

    先帝……

    這兩個字,猶如一盆冷水,瞬間將怒火中燒的魏王澆醒。

    是??!元佑帝已經駕崩,大秦如今是蕭詡的天下。他是蕭詡的皇叔,卻也是臣服于天子的藩王。何來資格和天子錙銖必較?

    哪怕蕭詡擺明了要讓他割肉,他也得堆出笑容,心甘情愿地任由宰割。這就是天子之威!

    心里不服氣?

    忍著!

    想反抗,除非像齊王那樣……

    魏王緩緩松了手。

    一直提心吊膽唯恐魏王當場翻臉的眾臣悄然松口氣,魏王世子提在嗓子眼的心,也慢慢落回原位。

    最鎮定地,反而是新帝蕭詡。

    他看也沒看幾乎被勒出的左手,從容笑道:“四皇叔是不是嫌朕太過急切,提前將此事告知眾臣?此事確實是朕的不是。本該由四皇叔親自張口才對?!?

    魏王如變臉一般,竟也笑了起來:“些許小事,何足掛齒。我是蕭家兒郎,為蕭家天下出力也是應該的?;噬先绱伺d師動眾,倒讓我汗顏了?!?

    轉頭對魏王世子說道:“阿凜,我不日就要就藩。以后你留在京城,一定要盡力當差,全心輔佐皇上?!?

    魏王世子拱手應是。

    不愧是只狡猾的老狐貍!眼看著被割肉已經是難免,索性提出要求。

    既然讓魏王世子全心輔佐新帝,新帝總得給魏王世子一個正式的職位才對。

    蕭詡也不是小氣之人,略一思忖便笑道:“朕自幼時起,和兩位堂弟同吃同住,一起長大。他們兩人的性情脾氣,朕最清楚不過。朕也早有打算。烈堂弟性情耿直,去刑部最合適不過。凜堂弟細心縝密,便進戶部當差吧!”

    六部中,吏部為先,其次禮部戶部,再次兵部刑部,工部最末。

    能進戶部當差鍛煉,也是不錯的差事??偙冗M刑部強一些。

    魏王被割肉的痛苦稍稍減輕幾分,領著魏王世子一起謝了恩典。

    ……

    韓王接竇淑妃回了韓王府。剛到府中沒多久,便聽到了魏王進宮的消息。得知魏王比自己還得多出兩年的稅賦,韓王頓時心中平衡了。

    得,反正倒霉的也不止他一個。

    韓王世子卻有些不痛快,陰沉著臉來找韓王:“父王,大堂兄太偏心了。讓凜堂兄進戶部,卻讓我去刑部!我哪里比不上凜堂兄了?”

    韓王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氣地數落:“戶部掌管大秦錢糧稅賦,你性情暴躁易怒,行事沖動,去戶部能做什么?在刑部正合適。就是闖禍了,也不打緊。反正被抓進刑部的,本來就沒好人?!?

    韓王世子:“……”

    這還是親爹嗎?!

    韓王世子滿臉指控,滿目忿忿。

    韓王嘆口氣,放緩語氣:“阿烈,我過幾日就要離開京城。此次一走,怕是數年都沒有歸京的機會。你在京城,萬萬要謹慎行事?!?

    “往日你皇祖父在世,對你多有包容。如今坐龍椅執掌朝政的,是蕭詡。他看著溫和無害,實則心思狠辣。你見了他,得畢恭畢敬。別一口一個堂兄,要尊稱一聲皇上?!?

    “人心易變。千萬別去考驗天子對你的耐心和容忍度。否則,你若是闖下禍端,我離京城山高水遠,救也救不了你?!?

    最后幾句,聽得韓王世子心里直冒涼氣。心中原本的憤慨,不知不覺也散了大半。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蕭詡已經是天子,再不是以前那個可以隨意說笑冒犯的大堂兄了。

    韓王見韓王世子安靜下來,也不再多言,拍了拍韓王世子的肩膀,吩咐道:“去隔壁一趟,叫你四皇叔來。就說我今晚請他喝酒?!?

    “喝什么酒?”韓王世子下意識地脫口問道。

    韓王沒好氣地哼了一聲:“還能喝什么酒,當然是悶酒苦酒??烊タ烊?!”

    ……

    當晚,魏王韓王兄弟兩人,又喝了一頓悶酒。桌邊很快堆滿了空酒壺。

    韓王喝醉之后,趁著酒意怒罵帝后一頓。

    魏王這次沒出言阻止,和韓王一起破口大罵。

    罵著罵著,兩人又有些凄涼之感。

    堂堂藩王,被逼到這份上,連訴苦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兄弟兩人坐在一起過過嘴癮罷了。兩人心知肚明,大勢已去了。

    “你什么時候動身啟程?”

    罵了一整晚,韓王的嗓子已經沙啞。

    魏王啞著嗓子應道:“早些動身吧!我已經命人收拾行李,三日后出發?!?

    韓王長嘆一聲:“罷了,我和你一日動身離京?!?

    再留下去,還不知新帝又想出什么招數讓他們放血割肉!

    還是早些走吧!

    兄弟兩人對視一眼,然后一起長嘆一聲,一起舉杯,默默地喝下最后一杯酒。

    帝后施展種種手段,無非是忌憚他們兩個正值盛年的藩王,想削弱他們的財力和在朝中的影響力。他們識趣,還能安然回藩地。否則,怕是會遭來惡果。

    三日后,韓王魏王一起啟程離京。

    新帝親至城門處相送,語重心長,依依別情,滿口不舍。

    兩位藩王感動得淚眼涕零,差點當場便要許諾以后每年稅賦都上交國庫。

    好在新帝還有些良心,并未“乘勝追擊”,而是鄭重許諾:“兩位皇叔放心去藩地,朕一定會好好照顧兩位堂弟?!?

    魏王韓王少不得又是一番感恩戴德,淚灑當場。許久之后,才啟程離開。

    坐在馬車里的竇淑妃,掀起車簾往外張望。眼看著巍峨高大的城門越來越遠,終至不見,不由得痛哭失聲。

    她已年邁,此次離京,怕是要老死在韓王藩地,再難回京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陕西11选五一定牛遗漏走势图 九游棋牌下载 nba球星排名 免费下载陕西麻将 星力平台捕鱼游戏 多狐河南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千炮捕鱼2赢话费安卓版 天才麻将 意甲联赛什么时候开始 欢乐棋牌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