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病重(一)
    太夫人這一病倒,定北侯府上下便如籠上了一層陰云。

    太夫人平時已不過問府中瑣事??商蛉吮闳珙櫦业亩êI襻樢话?。不管遭遇什么樣的困境和風浪,都能安然挺過去。

    此時也正是定北侯府最艱難的時候。

    顧淙死了,顧謹行去了邊關,吳氏臥榻不起,崔珺瑤早產傷了身子心情又陰郁,一直在屋中靜養。

    府中只余顧海獨撐大局。

    太夫人已經年過六旬,在此時而言,已是少見的高壽。這種年齡,最忌大喜大悲大怒。此次這一病倒,顧家上下眾人的精神都緊繃起來。

    國事要緊,顧海只在正和堂里守了一夜,第二日便繼續上朝。顧謹知顧謹禮也各自當值,無暇回府。

    劉氏要照顧吳氏,打理家事。

    方氏領著兒媳方云秀在正和堂照料太夫人。

    這么一來,內宅諸事便無人過問。好在定北侯府內宅清明,沒什么糟心事。不然,這些日子不知會亂成什么樣。

    ……

    太夫人病倒一事,無人敢告訴顧莞寧。

    陳月娘得了消息之后,悄悄哭了一場,當著顧莞寧的面,卻只字不提。

    沒人比她更清楚顧莞寧對太夫人的感情有多深厚。若知道太夫人病重,顧莞寧哪里還肯安心養胎。

    不過,陳月娘實在低估了顧莞寧的敏銳程度。

    這一日,顧莞寧忽地張口問道:“夫子,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陳月娘心中一驚,面上露出若無其事的笑容:“娘娘多心了。若有要緊事,奴婢豈敢瞞著娘娘?!?

    顧莞寧抬起眼,淡淡說道:“玲瓏不敢瞞我,夫子卻不同。只要夫子覺得消息不利,便會瞞下不提,讓我安心養胎?!?

    陳月娘:“……”

    陳月娘一剎那間的愕然,當然瞞不過顧莞寧。

    顧莞寧心里沉了一沉,面上卻未顯露。

    玲瓏有孕后,原本宮中內外消息傳遞之事,便盡數交給了陳月娘。陳月娘細心沉穩,更勝玲瓏。不過,在“聽話”這一項上,卻又不及玲瓏。

    “容我來猜上一猜?!鳖欇笇幉粍勇暽靥讍枺骸斑呹P在打仗,一場勝仗或敗仗,都屬正常。想來和邊關戰事無關。宮中近來諸事平靜,能讓夫子瞞著不提的,肯定是定北侯府的事了?!?

    陳月娘其實不善言辭,更不善作偽,被問到這個地步,臉上的神色已經遮掩不住。

    顧莞寧定定地看著陳月娘:“是不是祖母出事了?”

    陳月娘不敢再隱瞞,低聲道:“太夫人病了?!?

    顧莞寧臉上笑意全無:“什么時候的事?”

    “約有十幾日了。徐滄每隔兩日就會去侯府一趟,為太夫人看診。太夫人本就年邁,需靜心養著,動不得氣。蕭睿藏身在敵軍之事,惹得太夫人動了心火,昏厥不醒。之后,便一病不起?!?

    陳月娘不再掩飾心中的憂慮,嘆了口氣說道:“皇上特意叮囑,一定要將此事瞞下。免得娘娘太過憂心。奴婢也不愿娘娘著急,這才瞞著沒說。還請娘娘勿怪!”

    顧莞寧此時哪有心情來責怪陳月娘,皺眉繼續追問:“徐滄一定和夫子說過祖母的病情。祖母可有性命之憂?”

    陳月娘這下不敢說實話了,打起精神笑道:“娘娘放心,太夫人絕不會有性命之憂?!?

    顧莞寧看了陳月娘一眼,沒再追問。

    陳月娘心略略放回原位。

    其實,徐滄的原話是這樣的。

    “年邁之人,壽元沒有定數。太夫人六旬多,已是高壽。這等年紀,不生病則矣,一生病,便不易好轉痊愈?!?

    “若太夫人撐不過去,定北侯府便得準備后事了?!?

    這等殘忍的話,她如何能說得出口?

    ……

    放下一顆心的陳月娘,很快便鎮定不起來了。

    “瓔珞,琉璃,你們幾個為何收拾衣物行李?”陳月娘急急追問。

    瓔珞琉璃無奈對視一眼,然后瓔珞低聲答道:“娘娘要回定北侯府住上幾日?!?

    陳月娘頭腦嗡地一聲,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不行!”

    “為什么不行?”琉璃追問。

    陳月娘張張嘴,卻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她將太夫人的病情說得輕描淡寫??深欇笇幰换厝?,親眼見到太夫人,便什么都瞞不住了。

    瓔珞琉璃一看到陳月娘的面色,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太夫人是不是病得很重?”瓔珞聲音顫抖起來:“所以你才攔著不讓娘娘知曉?更不敢讓娘娘回侯府?”

    陳月娘晦澀地點點頭。

    琉璃的目光也閃出了水光:“太夫人這樣……娘娘現在又堅持要回去。誰能攔得住娘娘?”

    顧莞寧要做的事,誰也攔不住。

    陳月娘咬咬牙:“要不然,我去慈寧宮送個信,讓太后娘娘攔下娘娘吧!”

    “萬萬不可!”瓔珞琉璃異口同聲地應了回去。

    瓔珞急急說道:“夫子,你雖說在娘娘身邊待了多年,卻不如我們熟悉娘娘的脾氣。娘娘既是要回去,便非回去不可。你若是請動太后娘娘來阻攔,娘娘必會動怒?!?

    陳月娘啞然。

    她在顧莞寧身邊多年,顧莞寧對她頗為敬重,視她如長輩一般。而且,貼身伺候的事也無需她動手。

    說來,她對顧莞寧的脾氣性情確實不特別熟悉。

    既是攔不住,不攔也罷。

    陳月娘很快調整好心態,點點頭道:“多謝你們提醒。那我們就一起陪娘娘回府吧!”

    ……

    當天下午,顧莞寧便回了定北侯府。

    她此次回府,只知會了蕭詡和閔太后。連三個孩子也沒來得及叮囑一聲。隨行的數十個禁軍侍衛看似輕松,實則暗中提防戒備。

    宮中馬車在定北侯府的大門外停下,門房管事被嚇了一跳,正欲領著門房眾小廝跪下,馬車里已傳來熟悉的聲音:“立刻去正和堂通傳一聲,就說我回來看望祖母?!?

    門房管事戰戰兢兢地領命,親自跑去正和堂通傳。

    顧莞寧片刻未耽擱,在琉璃瓔珞的攙扶下下了馬車,一路去往正和堂。

    方氏婆媳一臉震驚地前來相迎。

    顧莞寧無心多說,略一點頭,邁步進了寢室。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 酒类股票推荐股票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app 贵州11选5一定牛遗漏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鼎金投资 甘肃省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融资融券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