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病重(二)
    寢室里光線有些暗淡,空氣中飄浮著淡淡的苦澀的藥味。

    太夫人躺在床榻上,雙目緊閉,臉孔消瘦,皺紋滿額,面色蒼白得讓人心驚。滿頭白發,再無半根黑色。

    顧莞寧放輕腳步,走到床榻邊,靜靜地凝視著太夫人。

    祖母已經老了。

    前世祖母早早離世。這一世,有眾人精心照料,有她不時地安撫寬慰,祖母身體還算康健,壽元也遠勝前世。只是,人老了,少不得要生病。

    有徐滄在,她又特意回府親自陪伴在祖母身邊,祖母一定不會有事的……

    直至冰涼的液體滑落眼角,滑過唇角,嘗到淡淡的咸澀滋味,顧莞寧才知道自己落了淚。

    默默站在一旁的方氏,心里也是沉甸甸的,如巨石壓著一般透不過氣來。她打起精神,輕聲安慰顧莞寧:“娘娘現在有孕,不宜憂慮焦急?!?

    方云秀也鼓起勇氣說道:“是啊,還請娘娘保重鳳體?!?

    顧莞寧生性高傲倔強,從不在人前落淚。此時是驟見祖母,情緒過于激動。方氏張口之時,她便已平靜下來。

    顧莞寧用帕子擦了眼淚,輕聲應道:“三嬸和弟妹一直陪在祖母身邊,精心照顧祖母,我心中感激不盡。也謝過你們了?!?

    病中的人是否有人精心照料,其實一眼可知。

    屋子里只有淡淡的藥味,卻無半點病中人特有的異味。太夫人衣服干干凈凈,裸露在外的手臉俱都十分潔凈??梢娚磉吶苏疹櫟檬种苋?。

    “照顧婆婆是我這個兒媳分內之事,娘娘這般鄭重其事地道謝,倒讓我這張臉無處可放了?!狈绞蠎们檎嬉馇校骸拔乙才沃牌旁缛蘸闷饋??!?

    方云秀沒說話,只用目光表示出了附和之意。

    太夫人是定北侯府的頂梁柱主心骨。一旦太夫人撒手西去,定北侯府必會式微。

    不說這些,只從感情角度來說。外表嚴肅性情果決實則寬厚和藹的太夫人,也深得一眾小輩的敬重愛戴。顧家上下無不殷切期望著太夫人早日好起來。便是進門最晚的方云秀也不例外。

    方氏婆媳的真摯,如同一股暖流,緩緩注入顧莞寧略顯冰冷的心田。

    顧莞寧看向方氏婆媳,目光堅定:“祖母不會有事的?!?

    ……

    一個微弱的聲音忽然傳進耳中。

    “寧姐兒,是你嗎?”

    顧莞寧全身一顫,迅疾看向床榻。

    床榻上的太夫人,不知何時已經睜開眼,只是目光渾濁無力,仿佛即將被熬干的油燈一般:“寧姐兒,你怎么回來了?”

    溫熱的液體又在蠢蠢欲動。

    顧莞寧用盡所有的自制力,將淚水逼退,面上露出淺笑:“祖母,我知道你病了,便回來陪一陪你?!?

    太夫人微微扯動嘴角,似想笑,又因面部無力放棄了這個舉動:“好,回來也好?!?

    這等時候,能看到顧莞寧,對太夫人來說,實是莫大的安慰。

    便是就此合眼,她也安心了。

    顧莞寧聽出太夫人的話中之意,心中又是一酸,俯身握住太夫人的手:“祖母別說這樣的喪氣話。我會讓徐滄治好你的病。你什么都別想,只管好好養病?!?

    太夫人嗯了一聲。

    方氏和方云秀有些驚喜地對視一眼。

    之前數日,太夫人一直意識昏沉,醒來的時候,說話也有些顛三倒四。讓人不得不往最壞的方向想。

    沒想到,顧莞寧一回來,太夫人就不犯糊涂了。

    顧莞寧坐到床榻邊,為太夫人掖好被褥,頭也不回地吩咐:“來人,將窗簾拉開,窗戶也打開通一通風?!?

    然后對太夫人笑道:“整日在屋子里,總有些氣悶。祖母聞一聞窗外新鮮的空氣,還有花草香氣?!?

    此時已至初夏,正和堂里的桂花還未全開,花香也不算濃郁。順著窗外的微風吹拂進來,沁人心脾,令人精神一振。

    太夫人昏沉的頭腦也清醒了許多,沖顧莞寧笑了一笑:“很香?!?

    “等過些日子,桂花全開了,空氣里都是香氣?!?

    顧莞寧親昵隨意地閑話家常:“每年到這個季節,珍珠便會取些最新鮮的桂花,或是熬粥,或是做桂花糕,或是入菜,吃著頗為可口。祖母若想吃,我這邊吩咐珍珠做一些?!?

    太夫人想了想說道:“熬粥吧!”

    顧莞寧笑著點點頭,轉過頭。

    沒等她發話,方氏已經滿臉驚喜地說道:“娘娘在這里陪著婆婆,我這就去找珍珠,讓她熬桂花粥來?!?

    ……

    這段時日,太夫人喝藥都非常勉強。吃飯更無胃口。每日眾人輪番勸慰,也只勉強喝上幾口粥。

    太夫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瘦下來。令人憂心。

    現在太夫人想喝粥了,實在是令人振奮的好消息。

    陳月娘親自爬樹摘了桂花,珍珠已手腳利索地淘米熬粥。大火猛燒,然后小火慢燉。被包在柔軟紗布里的桂花,慢慢地滲出所有的香氣。出鍋之際,將桂花包先撈起。

    米粥不稀不稠,米粒被熬得軟爛,帶著幽幽的桂花香氣。

    顧莞寧細心地舀起一勺,吹了片刻,送到太夫人嘴邊。

    太夫人張嘴,慢慢喝下。

    祖孫兩個也不說話,一個專心喂,一個專心喝。不多時,太夫人竟將一碗粥都喝了下去。

    方氏高興得不知說什么是好。

    顧莞寧用柔軟的絲帕為太夫人擦拭嘴角,一邊笑著夸贊:“祖母今日胃口真好。吃了一碗熱粥,身子很快就有力氣了?!?

    一碗熱粥下肚,一直冰冷的身體,確實多了些熱氣,精神也比之前好多了。

    太夫人笑著嗯了一聲,然后看向陳月娘,緩緩說道:“月娘,這桂花可是你親自摘的?當年你在我身邊時,便擅長爬樹摘桂花?!?

    目中射出懷念之色。

    正和堂里的桂花很高。別人只能用長長的帶著刀刃的竹竿,陳月娘輕身功夫好,直接爬樹摘桂花。

    多年前的往事,沒想到太夫人一直都記得。

    看著白發蒼蒼消瘦不堪的太夫人,陳月娘的淚水幾乎奪眶而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湖北11选5计划 武磊西甲生涯首球 打长沙麻将小诀窍 机构推荐股票 星悦云南麻将卡二条 江苏11选五选号技巧 22选5中3个号多少钱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1000炮金蟾捕鱼游戏机 熊猫四川麻将血战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