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鳳回巢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百日
    太夫人心中同樣激動,卻不肯在人前失禮,躬身道:“老身見過皇后娘娘?!?

    身后的吳氏方氏崔珺瑤等人也一起隨之行禮。

    顧莞寧含笑道:“快些免禮?!比缓笥H自扶起太夫人:“祖母近來身體可好?”

    太夫人笑道:“托皇后娘娘洪福,老身近來胃口頗佳,身子也硬朗結實多了?!?

    時間是世上最好的藥,能醫治所有的創傷。

    太夫人邁過了最難熬的坎,神情間愈見堅毅。

    吳氏也熬過了喪夫之痛,那張不算討喜的臉孔,竟也有幾分往日未見的堅強。

    崔珺瑤的變化也頗為明顯。整個人的氣質都沉淀下來,眉眼含笑,舉止從容,頗有定北侯世子夫人的風采。

    顧莞寧目光在眾人的臉孔上掠過,心中頗感欣慰。

    ……

    太夫人入座之后,慈愛的目光很自然地落在阿嬌姐弟四人身上。

    阿嬌生的清秀英氣,眉眼見的聰慧堅強,像極了顧莞寧幼時。

    阿奕則越來越肖似蕭詡,眉目溫潤俊美,宛如一塊精心雕琢的美玉,悄然散發出光澤。

    阿淳容貌生得最好,也和顧莞寧最相似,白嫩的小臉上兩只烏溜溜的大眼,讓人心生歡喜。

    還有乳母懷中抱著的小四,白胖健壯,十分討喜。

    血脈相連,愛屋及烏。

    太夫人看四個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歡。

    阿嬌最是膽大淘氣,見太夫人一直看著自己,沖太夫人咧嘴一笑,又眨眨眼。

    太夫人啞然失笑,一顆心像被蜜汁浸透,甜絲絲的。然后,目光一飄,不知怎么飄到了阿嬌身側的少女身上。

    這個少女,比阿嬌大了一歲,個頭卻不及阿嬌,身形也頗為纖細。今日穿著淺黃色的宮裝,眉眼細細,頗為清秀,神情略顯幾分嬌怯。嘴角翹起,水潤一般的眼眸微微垂著,偶爾抬頭一眼,很快又會垂眸。

    真想不到,那樣一個狼心狗肺冷血無情的親爹,竟會有這等膽小怯懦的女兒。

    想到欺師滅祖背叛大秦的蕭睿,太夫人心情無比復雜,忍不住又看了玥姐兒一眼。

    玥姐兒進宮住下已有兩年。這兩年衣食無憂舒心順暢的宮廷生活,也令玥姐兒有了不小的改變。

    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樣動輒哭泣落淚,膽子大了些,也比往日多了些自信。

    由此可見,顧莞寧從未苛待過玥姐兒半分。

    哪怕是對蕭睿恨之入骨,也未殃及到孩子身上。

    看似冷硬剛強無情的顧莞寧,心腸最是柔軟。只是,世上能窺見這份柔軟的人,少之又少罷了。

    太夫人有些欣慰有些酸楚地想著,然后移開目光。

    ……

    待所有誥命女眷覲見后,宮宴正式開始。

    美酒佳肴,絲竹歌舞,當然不可或缺。眾人分席而坐,時而品嘗美味,時而抬頭欣賞歌舞,或是三三兩兩低聲私語,頗為熱鬧。

    久未進宮的高陽公主,已經徹底變了個人似的,美艷的臉孔上已多了幾許皺紋,不復往日的容光,神色間頗有些陰沉陰郁。

    到底已年近三旬,不再年輕嫵媚。這幾年來,她幾乎從不在人前露面,整日悶在公主府里。

    和她同席而坐的,是衡陽公主。

    往日頗有幾分趾高氣昂的衡陽公主,今日也出乎意料的沉寂少言。

    正巧有舞姬盤旋而至兩人的席案前,遮擋住了眾人視線。

    高陽公主瞥了清瘦了一圈的衡陽公主,尖酸刻薄忍不住露了頭:“幾月不見,你怎么瘦了這么多?莫非是因為安平王和丹陽之死傷心難過?”

    衡陽公主似被尖銳的細針刺了一下,瞳孔驟然收縮,掠過一絲陰霾。很快又恢復如常,皮笑肉不笑地應了回去:“人各有命,便是傷心也無可奈何。世事無常,說不定哪天就輪到你我頭上了?!?

    高陽公主被堵得啞口無言。

    衡陽公主說得沒錯。

    顧莞寧若想對付她們兩個,根本不費多少力氣。她們只有俯首稱臣,小心謹慎,才能活得平安長久。

    衡陽公主也不是好惹的主兒,緊接著發難:“大堂姐,前些日子我聽說了一樁新鮮事。聽聞你主動賞了兩個通房給王駙馬,讓她們給王駙馬生下子嗣傳承香火。此事該不是真的吧!以大堂姐的性子,怎么可能做得出這等事情來!”

    兩人的公主府就住在隔壁,有個風吹草動根本瞞不過對方。

    高陽公主年近三旬,一直未有身孕。這些年找了許多名醫看過,宮中的太醫也請了幾回,調理身子的藥方不知喝了多少,可惜一直未曾見效。顯然此生再難有孕了。

    高陽公主無奈之下,終于做出了此生最大的讓步,主動讓丈夫王璋納了通房。

    高陽公主被戳中痛處,狠狠地瞪了衡陽公主一眼。

    衡陽公主徹底占了上風,心情頗為愉快,消沉了多日的心情也明媚起來,故意往高陽公主的傷口上繼續戳刀子:“說起來,這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大堂姐何必遮遮掩掩的。等那兩個通房生了子嗣,一杯毒酒打發了,孩子養在大堂姐名下就是了,和親生的也沒什么兩樣?!?

    高陽公主冷哼一聲:“此事就不必堂妹操心了。駙馬根本不在意子嗣,對我說沒有子嗣也無妨。至今都沒碰過那兩個通房?!?

    衡陽公主:“……”

    懟過衡陽公主后,高陽公主的心情舒暢了許多。

    ……

    宮宴結束后,高陽公主去了顧莞寧面前,低聲下氣地懇求:“……我想去一趟景陽宮,見一見太皇靜太妃?!?

    這些年,王皇后一直被關在景陽宮里,不見天日。

    也只有高陽公主還惦記著她,每年總要央求著去見上一面。

    顧莞寧目光掠過高陽公主卑微祈求的臉孔,略一點頭:“太皇靜太妃神智不清,不宜見人。你既是想去見她,本宮也不阻攔,一盞茶時分便可?!?

    高陽公主早已沒了當年不可一世的銳氣和霸道,只有謝恩的份。

    待高陽公主退下后,顧莞寧沖玲瓏使了個眼色。

    玲瓏心領神會,一并退了出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全民捕鱼季您话费下载 北京pk赛车技巧论坛 天盛棋牌?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一肖码免费公开资料 长期公开平特三连肖 三分才开奖从哪查询 浙江20选519217 GPK钱龙捕鱼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