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隨身帶著淘寶去異界 > 264 民族運動會
    作為人類和狼人分別的領導者,雙方見面的頻率并不頻繁。云深的忙碌不是主要原因,而是斯卡的態度一直有些微妙。

    這算不上什么問題,云深當然不缺少耐心,何況他們的腳步已經夠快了,斯卡更是一個非常務實,而且有足夠魄力和進取精神的領袖人物,那種微妙絲毫無損云深對兩族未來的期待。雖然兩族融合的計劃正式提上日程以前,藥師已經漸漸不再直接提供撒謝爾部落內部的具體動向,那是他們這一方不再需要這樣的手段,藥師也在自覺尋找自己的準確位置。而對聚居地內部和狼人部落的一些不太好拿到表面來說的東西,云深并不是不知道。

    就像過去的會面一樣,斯卡的態度非常直接。

    “我的人里有些不聽話的家伙,他們看不起人類,”斯卡說,“卻害怕你。至于你的人――”

    停頓了一下,他露出一個嘲諷的表情,“也差不多?!?

    云深沒有說“那是正常的”,而是問道:“你希望解決這個問題?”

    “難道你能夠容忍?”斯卡翹著腿,用一種嘲諷的語調反問道。

    “這是已經存在的事實?!痹粕钫f,“人的固定觀念,有時候是比現實世界更難以改變的東西?!?

    “所以?”斯卡敲著木沙發的扶手問。

    “我同樣不希望這種狀況發展下去。這些想法確實是自然的存在,卻對大家都沒有多少好處?!痹粕钫f,“對抗短時間內能激勵一些人,長久卻會造成難以彌補的分歧。但只要堅持原則,我相信時間能夠改變這一切?!?

    斯卡在他的辦公室內漫游的視線頓了頓,轉到云深臉上,“你在開玩笑?”

    云深笑了起來,“當然,我們是可以通過一些辦法,讓這個過程稍微加快一點?!?

    他沉吟了片刻,從桌旁拿過一個文件夾,“以我們知道的情況,那些被釋放的薩滿們應該不會那么快回到拉塞爾達。而拉塞爾達的統治者們要接受失敗的結果,并據此作出下一步的決定,也不是那么迅速的事?!?

    這似乎和剛才說的事沒有什么關聯,斯卡對這個話題卻有點興趣:“我記得你們的武器能夠越過山嶺打擊對手……難道你不打算派一隊人帶著那些武器追過去,從城外將他們的主宮打掉?”

    “……暫時沒有這個打算?!痹粕钫f。

    這個想法很大膽,認真追究卻不是沒有實現的可能。實際上,在之前的總結會議上,塔克拉也提出了類似的建議,不過他的想法要稍微保守一些,并不打擊獸皇宮殿這樣的標志建筑,而另外選擇幾個特定地點,以造成最大的恐慌效果。畢竟聚居地和撒謝爾聯合――哪怕不算已有合作傾向的赫克爾,在連續打敗來自虎族和帝都兩支相對強大的軍隊之后,他們已經可以自認為是獸人帝國中一支比較有實力的力量了。但這不意味著他們能夠因此得到真正的安全,反而會因此受到更大的壓力,而這種壓力很大一部分會來自帝都。

    他們一直是被動迎戰,并未完全展現他們真正的能力。

    而計劃一旦成功,無論對帝都還是周邊都能形成極其強烈的威懾效果。

    而贊賞和反對這個提議的人都不少。

    就算對云深的行事風格已經有了一定了解,斯卡還是為這個回答哼了一聲。

    “即使不論代價,”云深說,“我們也沒有挑戰現有秩序的打算?!?

    “在你把他們打成狗之后說這種話?虛偽?!彼箍ㄕf,“只要你我仍活著,或者撒謝爾仍然存在于這個世界,那幫在都城食腐的貴族就不可能停止?!?

    “這些未必不能改變?!痹粕钇届o地說。

    “那也許需要發生第二次裂隙戰爭?!彼箍ㄕf。

    “威脅能夠達成合作的話,足夠大的利益也可以?!痹粕钫f,“至少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他們穩定地存在著更有益?!?

    斯卡瞇起眼睛看著他。

    “你其實并不考慮和他們合作的可能,而是需要一群在旁緊盯的鬣犬……”他慢慢地說,“你需要確實存在卻并不真正構成威脅的威脅。一切才剛剛開始,你就在擔憂他們沒有前進的力量了?”

    “并不是因為這種原因?!痹粕钫f,“當然,也許有可能發生那樣的問題,畢竟我的理想不等于他們的期望?!?

    “只要你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不過既然已經有此預料,你何必一開始就如此慷慨?”斯卡問,“為什么不像驅使駑馬一樣將食料吊在前方,每次喂一點就夠了?是你將安逸的生活捧到他們面前,然后就期待著蠢貨一直送上門來?而蠢貨再蠢,恐怕也蠢不了幾次?!?

    云深的手指輕輕擦過微帶粗糙的紙面,斯卡金綠色的雙眸銳利地看著他,云深毫不動搖地回應他的視線,“不是我將安逸的生活捧到他們面前,而是他們自己建設了今天的一切?!?

    斯卡皺起了眉,他眼中的審視變得更嚴厲,“你以為誰會相信這種鬼話?”

    “在他們最初的困難中,我確實產生了很大的作用?!痹粕钫f,“但是,如果我想著這是自身的功勞,認為自己就值得這樣的感恩,將個人高居眾人之上……那我和那些貴族就毫無本質不同。既不可能得到他們真正的信任,也不可能讓他們愿意消弭矛盾,竭心為共同的目標通力合作?!?

    “如果一個有能力的人過于謙恭,”斯卡說,“他是個陰謀者的可能,要比他是個高尚者要大得多?!?

    “確實如此?!痹粕钫f,“只不過我想要實現的私欲過大,因此對其他事情就沒有那么在意了?!?

    “你的**是什么?”斯卡問。

    “你已經看見了?!痹粕钫f。

    這不是一個坦率的回答,不過斯卡也從來沒期待過這名遠東術師真能對他坦白。從初次接觸開始,這個人就一直讓斯卡感到不合常理,雖然他敏銳的直覺從來沒有讓他感到危險的預兆,而對方行事的目標一向明確,手腕高超,無論智慧還是其他都令常人驚嘆,而和斯卡所知的所有權位者相比,他的道德簡直是毫無瑕疵。但斯卡一直很希望能從這個人身上找到什么缺點或者什么把柄,能夠讓他覺得這名遠東術師是一個具有普遍人性的真正人類,而不是像來自另一個無法想象的世界的什么……難以形容的東西。

    他說他已經看見了他真正的**或者野心,斯卡思忖,他總不至于是想當一個現世神吧?

    在斯卡思維發散的時候,云深已經把話題又轉了一個方向,“……我認為拉塞爾達的反應還需要一段時間,因此,我們短時間內還不用考慮帝都的變化。而戰爭結束至今,周邊部落應該對結果已經有所了解,也是時候和他們開始進一步的交往了。戰爭的功績是兩族共同結算的,不過和這些部落的交往還是由撒謝爾出面更恰當?!?

    斯卡回過神來,他皺起眉,“你想做什么?”

    云深說:“打了勝仗,然后宣揚勇武功勛,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習慣吧?只是傳聞和一些從落敗者身上得到的片段消息遠遠算不上具體,撒謝爾確實比過去變得更強大了,而到底有多強大,他們會想要親眼證實這一點的?!?

    “……”斯卡有了不太好的預感。

    “我們可以將他們邀請過來?!痹粕钫f。

    “邀請?”斯卡瞪著他。

    “以慶典,或者勇士競技大會之類的名義,或者把這些都綜合在一起。只要有一個表面上的理由就夠累了?!痹粕羁粗募f,“因為這場集會其實不只是為他們舉辦的,重點是給我們雙方內部那些不太滿意的人,一個能將他們的好勝心和競爭**合理表現的場所。如果沒有武器的加持,單憑身體力量的較量可以算相對公平了吧?遺族這邊有一種說法:打過架了就能成為真正的朋友。即使沒有這樣的效果,也能讓彼此之間的關系更坦白一些。當然,我們也需要其他部族的加入,使這種集會更有意義?!?

    他抬起頭來看向斯卡。

    斯卡垂下眼瞼,想了一會。

    “我確實需要讓他們心甘情愿干點活……”他說,“至于邀約別的部落,勝利就是勝利,撒謝爾本不需要這樣的虛榮?!?

    “這并不只是‘政治’上的考量?!痹粕钫f,“我需要和他們做點交易,或者說,至少要讓那些部落意識到,這里有一條交易的渠道?!?

    “為什么?”斯卡問,“我不認為他們有什么你缺少的東西?!?

    “有。只是他們自己未必能夠意識到?!痹粕钫f,“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工廠’制造的一部分東西,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自己的需求。它們被創造的目的并不是庫房,只有被使用,它們才能實現真正的價值?!?

    “包括武器?”斯卡問。

    “極少的,符合他們本身能力,而又有足夠吸引力的一部分?!痹粕钫f。

    斯卡沒有就這個問題追問下去,因為他想起了自己從這名術師手上拿到的第一批輕甲。他說:“只要你別妄想再從他們之中找到什么‘盟友’?!?

    “我們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來消化目前得到的東西?!痹粕钗⑽⒁恍?,“何況,本就‘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籌備用獸人的語言叫“慕撒”,聚居地直接叫“運動會”的大型集會的決定很快就在會議上通過了。云深本身的權威當然起了重要作用,而其他人雖然很清楚舉行這次活動會給他們增加更多的工作,但也意識到這確實是處理一些問題的途徑。遠不止是為人類與狼人之間的分歧,還有檢驗體質,試探貿易途徑,開始撒謝爾原住地的再建設,以及戰俘的進一步處理……

    云深手下已經漸漸形成了一個年輕的行政體系雛形,在這么小規模的一個準政權中,他們行動的效率是相當高的。用了大概三天的時間討論具體流程,接著他們就開始著手逐一實踐步驟了。尚處于磨合階段的狼人移民們要跟他們銜接上不是只有一點困難,但這并不等于他們要被排除在外。實際上,對漸漸渡過了新鮮期,對遠離了牛羊和草原,脫離了過去的生活方式卻還未進入新的狀態的狼人們來說,這場召開得有點突兀的機會不僅不會令人不滿,還頗具吸引力。

    連動彈不得的多古?烈鋒千夫長都接到了相關通知,躺在病床上的他臉色陰晴不定,卻沒有對前來傳訊的族人說什么。

    基爾摸著臉上剛剛開始結痂的傷口,看著年輕的人類女性在墻上貼上線條簡明的掛畫,輕易就理解了其上意義的他笑了起來,“有意思?!彼f。

    “確實有些意思?!辈拐f,“而且我有些意外?!?

    “我倒是覺得……”基爾說,“沒什么可意外的?!?

    伯斯看向他。

    “族長會越來越傾向于術師?!被鶢栒f,“對那位術師……他會更多地考慮他的想法,更多地接受他的意見,更深地,像……人類一樣思考?!?

    伯斯沒有說話。

    基爾看向床頭一側,那兒有一個裝在墻上的小柜子,里面已經放了一些書。雖然和遠東術師那個令人驚嘆的房間里的浩繁內容還有很大的差別,這些卻已經是聚居地傳播最廣的課本?;鶢栒f:“我覺得這是正確的?!?

    他曲起一條腿,搭著手,將目光轉了回來。

    “我們必須作出選擇?!彼麑Σ拐f,“這并不像打架,誰更強壯,更有技巧,誰的贏面就更大,并且勝利的經驗完全可以一代代傳承下去,而現在這樣,更像……”他尋找合適的詞語,“一場行軍。他們突然換了個將領,然后率先出發了,走得越來越整齊,也越來越快,他們很快就不僅僅是在步行,而是騎上了馬,登上了車,掌握了更復雜的武器……而我們習慣的,引以為傲的那些傳統,歷史和經驗在在這種速度面前沒有什么作用了。作為那位術師的對手是很可怕的事,但作為盟友,如果被他們遠遠地甩在后面,那么結果也未必幸運多少?!?

    “他們在這里,總比在別處好得多?!辈拐f。

    “是的?!被鶢栒f,“不過,如果換一種想法,如果我是人類,恐怕不太樂意這么遷就‘外族’。當他們,不,‘我們’還很弱小困苦,需要乞求才能得到一塊生存之地的時候,對施舍這塊土地的人,是尊重而感激的;當‘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決了生存的問題,可以謀求更好的生活的時候,‘我們’不以過去的卑微為恥,仍然會感謝土地的主人;然后當‘我們’得到了力量,戰勝了一個又一個的敵人,‘我們’就會覺得現狀只是一種妥協了――不止是在這里,只要最重要,最關鍵的核心仍在,‘我們’可以在任何地方爭取生存和發展的權利?!覀儭瘯兊酶鼜姶?,越來越強大,漸漸地,就沒有什么能讓‘我們’再畏懼的?!?

    “你擔心未來?”伯斯低聲說。

    “這個過程太短了,太快了?!被鶢栒f,“我們很多人還沒能夠適應,那位術師已經開始下一步了。而且我們恐怕不能要求他慢一些?!?

    “也許我也應該受個傷,”伯斯說,“這樣就能夠躺下來想一想?!?

    基爾笑了起來,“用不著這樣。你可比我聰明得多。何況你現在還能躺下來?”

    伯斯也笑了,“希望我回來的時候,你已經能夠爬起來干活了?!?

    伯斯離開了病房。

    走在被茂盛作物包圍的大道上,嗚嗚的汽笛聲隱約從風中帶來。那是又一批前往――或者說回到撒謝爾部落的腳步。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预测 广西快3大小走势图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快乐10分任5奖金 期权股票是什么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南昌配资 广西快3开奖号码 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