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172章 縮地成寸
    砰!

    兩只各自蘊含著凌厲勁風的拳頭碰撞在一起,剎那之間,在周圍的眾人緊張的目光之中,一股狂暴的氣浪擴散在一起。

    低沉的聲響,在雙拳撞擊間沉悶哦響起,猛烈的勁風,將附近的地面的灰塵盡數的掀起,在周圍掀起了一股沙塵。

    雙拳相撞,并沒有出現宋時杰意料之中的敗退,他目光一縮,注目看去,卻是發現,柳南豐的身軀如同頑石一般穩穩的扎根在地面上,竟然沒有一絲的倒退,只是他腳下的地面卻是被震開了。

    “哈哈,再來!”

    柳南豐大笑一聲,招式大開大合,再次向著宋時杰轟擊而去。

    “狂妄!”宋時杰輕蔑的道,瞬間變拳為爪,化作鷹爪一般,泛著濃郁的光澤,靈力的波動,亦是擴散開來。

    十年之前柳南豐不是他的對手,這十年后的今天,他同樣有信心,可以干的過他!

    他十指如同鷹爪一般,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縈繞著磅礴的靈力。

    面對著這異常凌厲的攻擊,柳南豐面色亦是有著凝重,他雖然想要試一試自己現在的實力,但是并沒有狂妄到可以戰勝過他的信心。

    剛才的那一擊雖然同他戰斗個勢均力敵,但是,唯有柳南豐清楚,拳頭上傳來疼痛,現在也沒有消去。

    心思轉動間,柳南豐雙拳揮舞,剛猛的拳風如同形成了一個無形的氣浪一般,一股狂風瞬間生成!

    砰砰砰!

    兩人一瞬間交手在一起,凌厲的勁風從他們周圍卷起,向著四周席卷而去。

    “不好,快退!”在那眾人之中,柳巖大叫一聲,身軀向后暴退而去。

    筑基期之間的比斗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而且如果不能操持相當遠的距離,一旦被余波波及到,亦是會令他們受傷。

    在柳巖吼出之后,這周圍的人的身影便是向后退去,他們自然清楚,席卷而來的勁風是多么的強悍。

    兩人之間形成一道真空地帶,凌厲的拳風席卷,彼此的身影以一種眼花繚亂的速度在飛速交換,沉悶的聲音震耳欲聾。

    周圍的一群練氣大圓滿的人,目光中即有緊張,又有著興奮,筑基期之間的比斗已經有很多年沒有看到過了。

    畢竟是最為強大的人,出手的機會自然是不多見,這次能夠遇見,對他們來說可以說十分的幸運,對他們來說同樣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機緣。

    眾人緊張中帶著興奮,每個人在這一刻都恨不得多長一雙眼睛出來,注視著場中,眼睛一眨也不眨,生怕落下一些對他們有用的細節。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并不再是閉關修煉便可以突破境界的了,需要的是參悟。

    而隨著兩人打斗的時間越來越久,宋時杰的臉上亦是發生了變化,越發的陰沉起來。

    十年未打,這柳南豐的實力越發精進了,不過,他總感覺著,這次柳南豐的攻擊手法同以往不一樣,難道他換了功法不成?

    想到這里,宋時杰正準備再加把勁的時候,一聲大喝突然從遠處傳來,令他不得不改變了想法。

    “你們給我住手!”

    這聲音出現的是如此的突然,令的眾人頓時驚訝,怎么會又出現一個!

    隨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這眾人才是看到,那龍家老祖宗,龍國華正邁步而來,速度很快,一步邁過,像是跨越了數十米的距離,縮地成寸。

    龍國華使出的正是縮地成寸之術!

    這術法可不簡單,可以說,這是一種極盡之速,是最為強大的一種速度之法。

    眨眼之間的功夫,這龍國華便是來到了兩人之間,他一到來,就如同一個蠻牛一般沖進了兩人之間。

    一股強盛而又充滿威嚴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澎湃而出,整個人瞬間橫插進兩人之間,出手如電閃,抓住了兩人的手臂,一推,宋時杰同那柳南豐便是噔噔的往后倒退而去。

    “夠啦,在這里,如果你們還要打,我就要不客氣了!”龍國華大喝道,面目上極其的憤怒。

    看向宋時杰的目光中充滿了怒火,他沒想到,現在這宋時杰竟然狂大到這個地方了,竟然敢在世俗當中直接的開戰。

    他難道不清楚在這世俗當中比斗是多大的忌諱的嗎?還是說他把他們龍家根本就沒有看在眼里呢?

    龍國華越想越生氣,下巴下的胡須都在顫抖,看宋時杰的目光更加難看了。

    如果不是他讓人時刻注意著宋時杰的行蹤,他到現在或許還不清楚他已經來到了這里。

    宋老魔之所以被人稱作老魔頭,便是啦做事一向肆無忌憚,想要做什么便會做什么,而且,實力又是極其的強悍,除了他外,無人能夠抵抗的了。

    “哼!”

    宋時杰冷哼一聲,渾身氣勢消失,不再多言一語。

    “我們昆侖派的事,不需要你龍家插足!”很久之后,宋時杰說道,面色之上籠罩著一層說不明的神色,

    “你們昆侖派同陸寒的事情,沒人不會插足,不過,你如果還敢向著普通人出手的話,那就住怪我不客氣!”龍國華強硬的回答道。

    只要了解他的人便會清楚,龍國華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說到便會做到,如果說柳家插手的話,昆侖派還敢斗一斗的話,那么在龍國華說出這話后,哪怕是宋時杰也不得不好好的考慮一下了。

    畢竟,現在的昆侖派整體實力已經下滑了一個層次,練氣期大圓滿的人一度縮水,在沒有抓到陸寒之前已經不適合在同其他家族產生矛盾了。

    想到這里,宋時杰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對于陸寒的那股恨意像要控制不住一般,在宋時杰的身上忽然冒出強烈的煞氣。

    這著實驚到了柳南豐和龍國華兩人,心中震驚,難道這宋時杰要準備再斗一場?

    不過,這股煞氣出現的快,去的也是快,一瞬間,宋時杰的臉色上便是恢復了正常。

    “告辭!”

    宋時杰轉身便是離開,不再去理會兩人,現在,一日不抓住陸寒,他一日內心便不會舒服,自然沒有任何的心情。

    昆侖派眾多弟子全部下山,在華夏之內,撒下了天羅地網,地毯式的搜尋著陸寒的蹤跡,但是,幾天過去了,不要說連陸寒的身影了,哪怕是陸寒的一絲氣息都沒有嗅到!

    陸寒整個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一絲他的蹤跡。

    這更是令宋時杰大發雷霆,一個活生生的人難道就這么人間蒸發了不可?哪怕是他,幾經下山,從楊震死去的地方搜查,蹤跡遍布整個華夏,亦是沒有找到一絲的蹤跡。

    他可是一個筑基期的老祖宗啊,親自出馬之下,竟然是連一個練氣期的鼠輩都找不到!這無異于是在他的臉!

    “可惡!”

    宋時杰在大殿之內大發雷霆,隨手便是拍碎一個桌椅,沒人清楚,這是他拍碎的第幾個桌椅了,在世俗當中價值千萬資產的人桌椅,在這里只是他的泄憤工具而已。

    “還是沒有他的任何消息嗎?!”宋時杰面色陰沉的道,看著殿內立著的幾人,整個臉上都布滿了一層黑色的煞氣!

    “是……是的,老祖宗,”執法堂的第八長老,張昌宗緊張的道,低著頭,此刻,在宋時杰面前,他甚至是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生怕他的哪一句話,會令宋時杰不高興,如同拍桌椅一般,把他拍碎在哪里。

    “陸……陸寒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從那以后再也沒有他的任何消息?!?

    話音剛落,殿內的眾人便是感覺一股磅礴的威壓瞬間而來,就像是浸泡在大海之中,令他們無法反抗。

    “你們有什么辦法,可以找到陸寒?”宋時杰緊緊的握著把手,壓下體內發狂的靈氣,冷寒的道。

    殿內一陣沉默,沒有一絲的聲音,哪怕是眾人的呼吸聲,在這一刻也是被刻意的壓低了下去,此刻,沒有人希望被宋時杰注意到。

    對于一個能夠把自己隱藏的這么徹底,一絲的痕跡都沒有遺留下,甚至是連老祖宗出馬都沒有搜尋到,他們這些練氣期的人,能夠有什么好的辦法?如果真有什么好的辦法的話,怕是早就說出來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沒人敢說話,殿內靜的可怕,

    許久之后,宋時杰看著沒有一人發聲,眉頭一皺,忽然開口說道,“沒有辦法,就給我想辦法!”

    隨著話的說出,這整個大殿都是為之一顫,眾人都感到地面都有了一絲的震動。

    眾人渾身一顫,皆在低頭,彼此的眼睛之中,有著無言的交流。

    遇許久之后,一人忽然開口道,緊張的說道,“老祖宗,一般的辦法還真找不出來他,而陸寒亦是看中了這一點?!彼D了頓,看到宋時杰正在聽他講話后,立刻道,“想要找到他,必須令陸寒親自出來才行!”

    “可關鍵是,我們怎么才能令陸寒親自出來!”張昌開口道,內心充滿了恨意,陸寒把他最要好的朋友給殺了,他無時不刻不想著如何揪出來他?

    “自然,這一般的辦法自然是無法找到他,想要令他自己出來,必須用一些極端的辦法!”

    “什么辦法?”宋時杰問道,現在是只要能夠找到陸寒便可以,無論什么辦法都行,在極端的辦法,只要行得通便可以。

    “陸寒有個親妹妹,我們正好從她身上入手,而且,她也不是普通人,同樣也是修煉者,已經是練氣二層的實力了,我們可以這樣……?!壁w勇說道。

    “不可以!”當聽到他的話,張昌立刻阻止道,“你這個方法會是破壞七大家族立下的規則,一旦惹怒了其他家族,這將會對我們昆侖派產生的后果你知道嗎!”

    “這個我明白,所以我才說,必須令其他家族在這事情上保持沉默才行?!壁w勇說道。同時看向了宋時杰。

    宋時杰目光閃爍,內心之中思緒在不停的游動,在估計著,令其他家族保持沉默的代價會有多大。

    他清楚,在這件事情上,想要令其他家族保持沉默是很簡單的事情,只要付出足夠多的代價便可以??吹氖撬懿荒茉敢饽贸鲞@代價了。

    “好,這事情,就這么定了!”良久之后,宋時杰同意道。

    “老祖宗……”張昌還想著再說些什么,不過卻是被宋時杰阻止了下來。

    “這事情必須同時進行,柳家,龍家就不用去啦。其他家族可以去說服一下?!彼螘r杰說道,“趙勇,這事情就按照你說的去辦,條件你同他們去談,只需要令他們在這事情上保持沉默便可以,而我就去請陸寒的妹妹來喝口茶水!”

    聽到這話,這大殿之中像是有著一股寒風吹來,令他們不由的打了寒顫。

    每當這個時候,亦是老祖宗施展手段的時候,不由的他們在內心之中產生懼怕。

    與此同時,在距離昆侖派沒有多遠的地方,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地帶。

    而就是這樣的一個沒有任何人煙的地方,最近一段時間,出現了一人。

    而這人便是那昆侖派把整個華夏搜索了一遍后也沒有找到的陸寒。

    此刻,陸寒已經在這里有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內,他在這里面從未出去過,一直都在不停的修煉當中度過。

    也只是在此刻,他才從這深度修煉當中蘇醒了過來。

    一股濁氣從他口中吐出,瞬間穿透了一棵數人懷抱才能抱的過來的大樹。

    他感受到體內滂湃的靈力,對這段時間的成果還算是滿意。

    此刻他已經達到了練氣五層的頂峰,他只要再鞏固一番便可以突破境界,達到練氣六層當中。

    而這練氣五層之所以能夠突破的這么迅速,除了有足夠的靈氣作為支持外,這原始森林當中濃郁的靈氣亦是令他受益匪淺。

    這段時間之中,他從外出過,一直都在瘋狂的修煉當中,以至于現在,在他周圍的十里之地之內,所有的靈氣已經消耗一空。

    如果他還準備著境界上的突破的話,那么這接下來將會對這植物產生不可磨滅的影響,可以說,陸寒的修煉是掠奪式的,十分的霸道。而這亦是陸寒這段時間從那玄陰決當中得知的另外一種法術。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