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182章 突破
    不過,陸寒并沒有露出著急的心態,因為,此刻他距離突破練氣六層僅僅差了一絲。

    而隨著空中的靈氣向他體內匯聚的越來越多,在他的體內當中,一聲咔嚓聲忽然響起,就像是一件容器承受到咯極限一般,在這么一瞬間,一股澎湃的威壓瞬間從陸寒的體內爆發而出,在這一刻,他體內所有的積蓄全部的都化作了能量,噴涌而上,頃刻間,在他體內的那一層阻擋瞬間被撞破了。

    而亦是在這一刻,陸寒渾身一震,轟的一聲,身軀一展,在他身下的山石瞬間咔咔的裂開,一道道裂痕蔓延而下,向著四周延伸而去。

    與此同時,陸寒亦是睜開了眼睛,兩束精光從陸寒眸子中迸射而出,銳利無比。

    “突破了!”

    陸寒呼出一口氣,目中有著一股興奮,感受到體內比以往更加強大的氣息,不由的握緊了拳頭,他相信,如果現在,他在遇見楊震的話,定然不會被他追殺的那么狼狽,手段全部使出的話,他有六成的把握可以把他斬殺在他的劍下。

    不過,現在,必然不會再出現楊震了,所有陸寒也僅僅只能想象一下了。

    陸寒的目光向著昆侖派的方向掃視了過去,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正在快速的靠近,甚至是已經看到了一個人的輪廓。

    正是那正在趕來的宋時杰無疑。

    陸寒站了起來,與此同時,從他的身上更是蔓延出一股威壓氣息,就像是那久居高位而自然產生的威壓一般,隨著他境界的提升,那前世屬于道君的威壓亦是在漸漸回歸于他身。

    “來了嗎?真想斗你一斗啊?!标懞戳丝茨羌柴Y而來的身影,默默的道。

    在看到宋時杰的時候,他的內心之中便是有著一股沖動,想要同他一戰的想法,但是被他狠狠的壓制了下來,此刻,他的實力和宋時杰之間還有著天大的距離,哪怕現在他手段盡出,亦是沒有一點兒的把握可以從他手中逃脫掉,所以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

    只要等到……,他練氣大圓滿之境就可以!

    此刻,在宋時杰全力的奔馳下,他現在距離陸寒所在的山頭只有了不到五公里的距離,哪怕是在這夜色下,在沒有任何物體遮擋下,宋時杰亦是看到了那現在站在山頭上的那一道模糊的身影來!

    “陸寒?!”

    宋時杰雙目怒火燃燒,面容在看到他的時候,更加的猙獰起來。

    到這個時候,他全明白了,這一切發生的罪魁禍首全部都是陸寒制造的。

    “陸寒,休走!”

    宋時杰大喝一聲,暴怒之下,速度更是驟然一快,他渾身煞氣遮天,體內的能量亦是爆發而出,在他的身后整整的卷起了一道雪白的長龍。

    破空聲傳來,在眨眼之間,宋時杰便是出現在了剛才陸寒站在的位置上,而此刻,陸寒在宋時杰吼出的那一聲之前,便是下了這山頭!

    “什么?難道是陸寒來我們昆侖了?!”

    聽到空氣中傳來的那一聲怒吼,下了昆侖派向宋時杰追來的眾多昆侖派弟子瞬間心頭猛然一震。

    “難道是老祖宗同陸寒相遇了?!”眾多長老之中,有人這么說道。

    “很可能是!”聽他這么說,亦是有人回答,“快,加快速度,追到他定然要讓他好看!”

    而此刻,宋時杰站在陸寒剛才所在的位置,看到他腳下那蔓延向四周裂痕,他的手再也控制不住的捂住了他的胸口。

    他感覺著,此刻他的胸口很痛,扎心的痛,那該死的陸寒竟然在這里吞噬了他們昆侖派中海量的靈氣,以此來提升了他的修為!

    而當他看到那刻在石頭上的字跡之后,他再也控制不住的嘶吼了起來。

    看到那石頭上的一句話,所有的事情他都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陸寒做的,他竟然一直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但是他們昆侖派卻是沒有一個人發現!

    宋時杰憤怒的嘶吼,在他的周圍產生了一股風暴,卷起漫天的雪花,化作一道雪白的巨龍。

    “陸寒,我要你碎尸萬段!”

    宋時杰的身軀轟然落下,神識之力在這一瞬間轟然而出,以他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所有的畫面全部都在他的識海當中。

    陸寒修為剛提升到練氣六層當中,渾身實力有了顯著的增強,但是,在這個時候,亦是暴露出了一個弱點,那就是,陸寒此刻并不能快速的適應的了他的修為提升,以至于,他的氣息忽弱忽強,總是有著一絲的氣息從他的體內散發而出。

    現在的他并不能后把他的氣息全部的隱藏的了,而這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道光亮一般,給了宋時杰一個方向。

    在感受到那一絲的氣息后,宋時杰內心竊喜,內心狂吼,總算讓我抓到了吧,抓的你,我要讓你嘗遍煉獄之苦。

    宋時杰狂怒,像是一道發了狂的獅子一般,身軀一點一落,便是數十米的距離,震的這山脈都在顫抖,每一次落下,就像是一道驚雷打在了山體之上,亂石穿空。

    “長老,還追不追?!”

    昆侖派的眾多弟子,長老站在剛才宋時杰所在的位置,看著那遠處,漸漸消失了的背影,不由的道。

    雖然,看不到了他們老祖宗的身影,但是那傳來的隆隆的震耳發聵的聲音卻是不斷的在擊打著他們的心臟。

    “不能不追……,”大長老面色嚴肅的道,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聽到一人驚呼道,“長老,看你的腳下!”

    “什么?!”這大長老低頭看了下,目光驟然一縮,陸寒那刻劃出的字跡瞬間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如果再有下次膽敢對我身邊人下手,昆侖派等著滅亡吧?!?

    一句充斥著無上霸氣的字瞬間被人讀了出來。

    “這是……?!?

    眾人之中有人心頭一震,這是威脅他們昆侖派的,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

    眾人紛紛抬頭看向彼此,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內心中都是想到了一個人影。

    難道這是那陸寒寫的?!

    “哼,乳臭未干的小子?!贝箝L老冷哼一聲,目中露出一絲的不屑,“真的以為,我們找不到你,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你還能斗的過老祖宗!”

    話說完,他的腳猛然一跺,在他的腳掌之上綻放出璀璨的光華,重重的踩在了那陸寒的字跡上,只聽轟的一聲,那字跡瞬間崩開,亂石向四周急射。

    “練氣九層以上的都隨我一起去追老祖宗去!”大長老向四周呵道,“現在,竟然有人敢威脅到我們昆侖派了,我們昆侖派的威嚴何在?必須抓到這歹人,重振我們昆侖派天下第一的威嚴!”他向四周掃視道,“有沒有信心!”

    “有!有!有!”

    眾人大喝,雖然不清楚他們內心是如何想的,但是在這一刻,他們的聲音極其的洪亮,充滿了斗志。

    “練氣九層以上的跟我走,其余人等守護好山門!”大長老一聲令下,眾人瞬間蜂蛹而出,數十人下了山頭,向著宋時杰消失的地方而去。

    眾人被大長老說的話熱血沸騰,恨不得立刻就抓住陸寒,充滿了斗志,畢竟在他們看來,現在,老祖宗都親自抓去了,那還能夠讓他跑的了不成?

    而隨著陸寒的逃離,他亦是發現了那一絲絲外泄的氣息,無論如何,他都是無法一絲不外露的控制住,這令他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真是百密一疏啊,雖然境界上突破了,但是,在當時竟然忘記了那突破后所帶來的外泄的氣息,哪怕是一絲也會令宋時杰捕捉到的,不由的內心之中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的神識之力延伸到最大范圍,雖然他并沒有發現那宋時杰的一絲跡象,但是,內心之中那一股不詳的預感都是揮之不去。

    這真的疏忽了,陸寒不由的苦道,依靠他現在的這種情況,在他沒有始終的了這境界之前,從他體內外泄的這氣息是無法得到有效控制的,而這時間至少還需要半天的時間!

    而這么長的時間下,陸寒沒有把握可以不讓宋時杰依照氣息的蹤跡找到他。

    忽然,就在這時,在他的神識籠罩的范圍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這身影剛一出現,便是令他的面色驟然一遍,他最終還是尋來了,

    這出現的正是那宋時杰。

    而在宋時杰被陸寒發現的同時,這宋時杰亦是同時的察覺到了在他周圍的那若有若無的神秘之力。

    他畢竟是筑基期的老祖宗,見多識廣,而且,筑基期的老祖都會有神識之力,自然的能夠感受的出,在他周圍的同樣是一股神識之力。

    當發現這的一瞬間,宋時杰亦是驟然一驚,難道這里還有著其他的筑基老祖存在?!而且,從這神識之中,這是一股陌生的氣息,并不是其他各大門薩中的任何一位。

    忽然,他像是像是想到了什么,奔騰著的他目光驟然一縮,內心狂震!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這股神識之力會是那陸寒不成嗎?!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何這股神識之力會同他的氣息如此的相似,而且,在察覺到他的時候,這神識之力便如老鼠遇見了貓一般,直接的退去。

    宋時杰目光閃爍,腦海之中回想起他所了解到的一切,都陸寒的發家史到現在全部的回憶了一遍,這一想來,他是越想越震驚。

    陸寒的經歷太離奇了,現在想來,就像是一種傳奇一般,一個人的實力怎么可能會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便是從一個普通人轉變了修士呢?而且還是更是從不到兩年的時間之中,直接就修煉到咯練氣六層。

    這根本就不合常理,即便是他當年被稱作是千年未曾有過的天才,突破到練氣六層還用了十年之久!

    雖然他承認,陸寒的天賦比他強,但是他不相信,一個人的天賦再強,可以用不到兩年的時間就突破到練氣后期當中。

    而這種反常的行為,宋時杰感覺著這里面必定有著蹊蹺,而且,在一些昆侖派當中的經典之中,他清楚的知道,對于一些實力強大的筑基老祖,哪怕是死去,只要神魂不滅,同樣有著可能再生的機會。

    只要神魂不死不滅,筑基期修士可以運用秘法吞噬別人的活體,從而再生,而這在修行界當中,有著一種稱呼,那就是奪舍!

    奪舍其他人的軀殼,從而變變成他人的面目,再現人間!

    難道那陸寒已經不是真正的陸寒了不成?宋時杰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此時的陸寒已經不再是那原本的陸寒啦,而是一個神秘的筑基期修士奪舍了他的軀殼,是另外一個人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前面的所有一切問題都可以很好的解釋通了,從普通人到修士再到現在,所有的一切問題都可以有個合理的解釋。

    也只有千年的老怪物才可以有著這么多的經驗,才可以在我的手上一次又一次的逃脫的掉,宋時杰目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此刻,他已經把陸寒看成了同他一樣的對手,不過這個對手卻是空有一身本領卻是受到無邊的限制的人。

    如果宋時杰此刻所想被陸寒知道的話,定然會大吃一驚,雖然宋時杰想的并不正確,但是同樣和真正的原因有了那么多的相似之處。他一定會感嘆宋時杰的腦洞大開。

    不得不說,宋時杰這次可以說是已經猜到了陸寒的幾成的底細了。

    他的目中帶著興奮的神色,想到捉到陸寒后他所得到的一切,身子都像是再發抖一般,此刻的陸寒就是一個人型寶藏。

    一個千年的老怪物的腦海中又有著多少的好東西呢?宋時杰想象不到,但是他清楚,一旦抓住了這陸寒,那所有的一切都將會是他的,他將會得到那千年老怪的一切。

    經驗,道術,陣法,等等,所有特不知道的一切,都將會是他的。

    宋時杰想到這,恨不得現在就抓住陸寒,直接給他展開搜魂之術,把他的一切全部都奪過來。

    “呵呵,這次我不會再讓你逃脫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