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周圍的眾人當中起了一陣驚呼聲,令的眾人瞬間喧嘩一片。

    只見,那道劍氣瞬間穿透了華凌的身軀,而在穿透他的身軀之后,這本已經虛幻了劍氣像是耗盡了它所有的能量一般,在穿透華凌肉身的剎那,便是直接的消失不見了。

    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跡來。

    而就是在劍氣消散之后,華凌身上的上衣忽然爆炸開來,在一瞬間碎裂成碎片,飄落在天地間了。

    而他那光潔的上身便是暴露在了眾人的面前。

    華凌本在感受著來自于陸寒對于筑基后期的理解,但是,就在這一刻,他突然感覺自己身上有什么東西炸開了,緊接著便是感覺上身一陣清涼,在這剎那,他竟然有著一種被人看光了感覺。

    這感覺很真實,令他渾身都是一哆嗦,直接的便是從參悟當中蘇醒了過來。

    上身光溜溜的,露出了潔白的皮膚,這令他眼睛一縮,周圍的目光更是令他有著一種被人看猴一般的感覺,面色不由的尷尬起來。

    他強自鎮定,從儲物袋中當即拿出一件新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才抵擋住了,那周圍一道道火熱的目光。

    而隨著他衣服的穿上之后,那周圍的一道道目光雖然散去,但是,那目光中的神色卻是異常的失望,就像是一副美麗的畫卷,還沒有看夠就被人藏了起來一般。

    “啊,怎么就沒了呢??!?

    “我還想看?!?

    “我都想摸一摸了?!?

    ……。

    隨著華凌遮擋住上身,周圍的一些人瞬間開始議論起來。

    這些議論華凌雖然由于距離遠,沒有聽見,但是在幾個老祖周圍卻是有著不少的人存在。

    這些議論之聲,或多或少的都被他們聽到了。令他們面色都尷尬了起來。

    一群女子竟然如此的口無遮攔,說出這般的話來,如果是在他們的門派當中,自然會受到應有的懲罰,但是,這里,畢竟不是他們的門派,一些話自然用不上他們來說。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在這樣的話被王蓉聽到后,她的面色便是瞬間黑了下來,整個臉就如同黑鍋貼一般了。

    她胸口起伏著,顯得的異常的氣憤。豈有此理,竟然敢如此的胡言亂語。

    “混賬東西,你們這是要翻天了啊?!彼劬σ坏?,自有一番威勢,大發雷霆?!澳銈円粋€個的給我回去好好的面壁思過去,沒有我的同意,不準下山?!?

    王蓉大喝道,隨之,衣袖一揮,這天地之間便是卷起一道風卷來,這風卷呼嘯而過,所經之處,卷起一個個人來,向著門派而去。

    那模樣,就像是在吸附一片片枯葉一般,令的人竟然沒有一絲的反抗力量。

    這一幕看的剩余的人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息一聲,有人身軀都在顫抖著,縮著頭,祈禱著不要被她發現。

    她們可不希望同那些面壁思過的人一般,那才真的是暗無天日呢。

    沒有陽光,在一個黑暗潮濕的洞穴之中,一呆就是……。

    “好了,懲罰也懲罰過了,我們現在要不要過去看看??!蓖跣鄞笊らT道。

    就剛才的那么一會兒,兩人之間的比斗便是令他受益匪淺,甚至修為,他都有把握,只要回去閉關幾天,突破現有境界的機濾很大。

    實際上不止他一人,可以說,只要實在練氣九層以上修為的人,在這場比斗之中,或多或少的都有那么些的收獲。

    這收獲或許是一些經驗,或許是方式,或許是某個方面的理解,大大小小,每個人的理解都不相同,但是,卻是令他們有著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不,不要動,在等等看,不見的他們已經結束了?!绷县S阻止道,一臉嚴肅的看著兩人。

    “什么??!?

    眾人一聽,心中頓時一驚,難道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有結束嗎?還要再戰斗下去嗎?。

    這個時候,再戰斗下去,還有戰斗的必要嗎?。

    這場比斗,他們從頭至尾便是觀察了個遍,自然是清楚,勝利的天平傾斜到了那一方,他們自然看的出,陸寒稍微輕勝一籌。

    但是,這種勝利是勝在了對于筑基期的理解上,兩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會再最為激烈的時候,突然改變比斗方式了。

    因為,他們清楚,一旦再比斗下去,最終的結果真的會是兩敗俱傷的結果,這是他們誰都不想看到的。

    幾人的目光看向兩人,想要確定,是否真的同柳南豐說的那般,他們還不準備結束這場勢均力敵的戰斗呢。

    此刻,這片地面上已經找不到任何一塊完好的土地了,所有的地面之上,劍痕密布,一道道溝壑縱橫交錯,錯綜復雜,更是有著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的冷洞,這都是一些山石墜落地面所形成的。

    風聲漸氣,日已經傾斜在了遠處高山的身后,太陽偏西了,而這太陽一消失,這片天地亦暗淡了下來。

    忽然,幾個老祖眸光一縮,心中震驚,他們身上的氣勢竟然又強烈了起來。

    他們這是還要再戰?。

    而就在這個時候,華凌目光一閃,眸光之中綻放奪目的光華來。他開口道。

    還有一劍,看,你能否接你下??!彼f道,目光緊緊的盯著陸寒。

    陸寒一聽,目光之中精光爆射而出,心中暗道,這華凌還真是給他驚喜啊。

    他嘴角翹起,悠悠的道“巧啦,我也有有一招。?!?

    華凌聽到這話,神色一怔,而后便是哈哈大笑起來了,太相似了,對方竟然還有著后招。

    這和他是有么的相似啊。

    “好,那我們就一招定勝負?!比A凌說道,這個時候,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澎湃的氣勢來,氣勢如虹,令的虛空都散發出了如同波紋一般的漣漪來。

    “這一招,我會用全力,結果會是怎樣?我無法預料,希望這一招之后,你還可以活著?!比A凌目光一閃,劍氣沖霄,凌厲的劍氣仿佛是刺破了蒼穹一般,一道道劍氣從華凌身軀之內散發而出,直達天際。

    就仿佛,在這一刻,華凌自身就化作了一把凌厲的劍,人如劍,劍如人。

    劍還未發,那威勢卻是令的風云變幻,天地變色,令的他周圍的空間都產生了扭曲,光線暗道,仿佛都被那無形之中的一股力量被吞噬了一般。

    這力量……。

    眾人驚駭,面容失色,看著那氣勢還在凝聚的劍勢哪怕是他們筑基老祖,在這一刻,竟然都有一種面臨死亡的錯覺。

    這威勢仿佛世界末日。

    他怎么會這么強?

    尚有一絲理智的幾人不由的驚呼,這強大的劍術不應該存在于世。

    漫天的威勢直壓陸寒,就仿佛是一人在面臨著千軍萬馬一般,哪怕是陸寒,在這一刻,面對這一劍,神色亦是異常的嚴肅,緊繃著肉身。

    這一劍,很強,令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味道。

    陸寒舔了舔了嘴唇,目中在這一刻,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的瘋狂。而從他的身上亦是散發出絲絲寒意,不過,很快,他身上的這股寒意便又是散去啦。

    竟然超過了……,他眉頭一皺,心思電轉之間,便是有了另外的決定。

    這一刻,面對漫天巨瀾一般的威壓,陸寒手中的劍忽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華來,而這道光正在極速的變大延伸。

    幾乎是剎那之間的時間,陸寒的身前便是出現了一個長有三丈長的巨大劍體來。

    這巨劍橫空,懸浮在陸寒的身前,僅僅是那氣勢便是把華凌凝聚的氣勢給切割成了兩半來。

    “那是劍嗎?怎么會有這么巨大的劍??!?

    “這劍懸浮著??!?

    “……”

    眾人驚嘆,被這一道巨大的劍體而驚。

    “這劍……?”

    王蓉目光閃爍,在感受到這劍身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來,便是明白,這一劍就是那被人稱作御劍術的先天御劍術。

    “御劍術……?!?

    王蓉嘟囔了一聲,雙目盯著陸寒,眼睛眨都不眨。生怕遺漏了什么一般。

    這才是御劍術應有的威勢。王蓉雙目泛光,炯炯有神。

    御劍術她剛學成沒有多久,很好在外面使用過。而這一刻,陸寒竟然以御劍術來對抗華凌的一劍,自然是令的王蓉激動不已。

    傳說之中的御劍術有多強?哪怕就要見分曉了。

    王蓉迫不及待。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面色驟然一變。

    “不好,快退后?!?

    她大叫道,同時的沖著周圍大吼起來,令他們后撤。

    在這一刻,她忽然想起,這么強烈的威勢下,那產生的余波定然十分的強大,不是人力可以抵擋住的,很可能,那產生的余波便是把這周圍的一切給吞噬了。

    當王蓉叫出聲音來后,幾個老祖面色明顯的一變,他們也是想到了什么。在這一刻,集體的向后撤退而去。

    這一退便是數里的距離。

    而在王蓉的命令下,那周圍的眾多弟子亦是紛紛行動起來,速度快的驚人,紛紛向后撤退而去。

    連筑基老祖都后退了,他們還敢不后退嗎?他們可不會覺得,他們比的上筑基老祖的厲害。

    而就是在周圍眾人開始后退沒多久,一直未動的兩人的開始動了。

    華凌眸光一寒,迸射出的精芒令的虛空都出現了窟窿。

    去。

    他低呵一聲,令的整個虛空都產生了漣漪,劍光如海,掀起滔天氣浪,向著陸寒席卷而去,這一刻,整個天空都亮了。

    白茫茫的一片,劍氣遮擋住了一切。

    而與此同時,陸寒亦是目光一凝,識海當中的神識之力在這一刻蜂蛹而出,洶涌的涌入那巨劍之中。

    這巨劍渾身一顫,爆發出熾熱的光芒,在這一刻,它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虛空生出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

    這聲音一出現,便是震的那澎湃而至的劍氣之海不穩,險些崩潰掉,而就是這般,劍如游龍,在虛空之中破開沖沖氣浪,向著華凌而去。

    劍如龍,破開層層的劍氣逼近著華凌,而御劍術,只是在前期給劍一股力量,運用特殊的功法達到斬殺敵人與千里之外。

    如果修煉到高深之時,更是可以以神識之力化出有形之體。

    以劍為骨,為血肉,神識化形賦予其靈,最終達到一種猶如真形化形的具現境界。

    “那是什么聲音……?!?

    一處山脈之上,幾個老祖站著,那虛空中傳蕩的聲音令的他們都為之一驚。

    “像是龍吟之聲……?!?

    “怎么可能?應該是劍吟之聲才對?!庇腥朔直娴?。聽到這聲音的不在少數當中,但是,在大多數人眼中,確是鬧不明白為何會出現劍吟之聲,紛紛吃驚。

    現在,哪怕是幾個老祖聽到這話,也是一臉的詫異,目中露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樣,確實,哪怕是他們,在這一刻,也不清楚,為何會出現劍吟之聲了。

    難道是一種奇特的劍術不成?

    這是什么劍術?怎么會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王雄面色嚴肅,再也無法看出一種憨厚的感覺了。

    實際上,能夠達到筑基期的修士,有怎么會沒有一點兒的心機呢?不然的話,哪里能夠活到現在。

    只不過每人顯露出來的模樣不同罷啦。而王雄自然是外在粗狂,內心細膩已經達到了一種令人心驚的程度了。

    就像這次一般,王蓉只是在之前有過一次使出御劍術而已,而僅僅就在他們面前,使用過一次而已,就令他有了印象。

    這是多么令人的記憶力啊。

    對啦,是哪一次。猛然之間,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腦海之中靈光一閃,目光當即便是看向了王蓉。

    當即,他的目光便是一縮。

    此刻,王蓉并沒有察覺到在她的左邊此刻正有著一道目光注視著她,她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在了陸寒身上。

    確切的說是集中在了陸寒的那一道御劍術之上了。

    “御劍化形。竟然是御劍化形。御劍化形……?!彼齼刃脑诓粩嗟乃缓鹬?,因為激動渾身都出現了微微的顫抖。(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青海快3图 最新管家婆24码期期准 二分彩 河南11选五5历史开奖 广州体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金猎人配资 云南11选五今天开奖号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 中国铁建股票 幸运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