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247章 清算
    (這里接240章危險的華凌:

    第241章兩個小祖宗)

    幾個老祖沒有了壓力,又開始紛紛聒噪起來,卻都帶著異樣神情,其中蘊含著凝重、擔心還有焦慮。

    華凌可是動了蜀山的根基,又把他們的王蓉老祖弄傷,原本非常融洽的關系,才幾個時辰就化為冰點。

    要知道王蓉不但特別看重華凌,還故意將最得意的美女大弟子范青青介紹相識,明顯就是可以栽培和拉攏,而此刻蜀山命脈被破壞,這劇情也扭轉的太……了!

    “咦?似乎有些不對,快看他們倆?!?

    就在此刻,王雄瞪大眼睛,似乎發現不可思議的事物品,好像小孩子見到超乎想象的大玩具。

    “那么大聲干什么,生怕嚇不死我們幾……啊——?”

    歐陽家老祖被王雄的叫聲嚇得一哆嗦,反口就要斥責,他們幾個老家伙早已相熟多年,而且都和蜀山血濃于水,不用在乎繁冗禮節。

    但順著王雄所指,看向華凌和陸寒二人時,什么蜀山根基被毀啊,王蓉如何憤怒等事情,全部化為虛無,就像垃圾被扔進處理廠。

    每個人的神色目瞪口呆,用瞠目結舌也只是僅僅形容分毫,就連受傷倒地的王蓉也拋在腦后。

    因為他們都感受到兩股異常強悍的氣息,還有無比恐怖的威壓,才把九座山峰爆發的能量抗拒過去,此刻身軀再次越來越沉,似乎有萬斤大手試壓那般。

    此刻的華凌,渾身上下金色光輝緩緩散去,卻感覺進入了一片更廣闊的世界,前方原本墻壁攔截、山海阻路的壓抑感當然無存。此刻就像馳聘在草原的開端,放眼望去盡是幽幽通途,就連天地也似乎擴大不少。

    “呼——呵——!”

    他當然明白自己突破了,進入到筑基期門檻,而威壓和氣勢的強勢外放,是到達新境界后的自然舉動,還沒注意到遠處幾個各家老祖,已經再次露出苦不堪言的神色。

    然而喜悅僅僅持續了片刻,威壓瞬間消散,內心就被極大震驚代替,因為他看到不遠處的陸寒,正一臉淡然的看著遠方。

    “你……也突破了?”

    幾乎不相信自己雙眼,反復無禮貌的用神識掃視陸寒,結果早已明確,口中依然忍不住吐出幾個字。陸寒所在的位置剛好被一塊石頭擋住,所以王蓉走近的時候沒看到陸寒,只看到中間的華凌。

    “嗯!”

    一個字,只有一個字,而且分量很輕,但是就像一把重錘敲在華凌心頭。

    “而且比我還早許多?”

    “沒有,就提前了一會而已?!?

    陸寒都沒有看華凌一眼,依然在欣賞大地美景,而且自從光海潰散,周圍一切生物的生長速度,都開始了加速模式,雖然此刻還不能用肉眼察覺,但是他感應得到。

    然而陸寒內心早已澎湃,如波濤洶涌來回激蕩,絲毫不亞于華凌的驚喜,畢竟在這個末法世界修煉太難。

    只是陸寒老謀深算,經歷過前世今生,早已波瀾不驚。區區筑基算什么,不知有多少次天劫,都在自己的強橫修為面前變成云煙,結丹、元嬰以及更高境界,如今都能信手掂來。

    華凌都不知道,陸寒是何時突破的,更何況是怎么突破的,而且還主動過來幫助自己,這對他以往的自信給了不小打擊。

    似乎自己苦撐幾個時辰,被靈力粒子虐待的過程,對于這個同齡人不足掛齒,雙目還是那兩只眼睛,但看向陸寒的目光深處,已經多了一絲忌憚。

    “他們倆都進入了筑基期,這怎么可能?”

    “啊啊……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是我們老了嗎?你說你說,大半輩子就這樣白活了?”

    “不對,似乎那九座山峰釋放的光海,對修士有莫大益處,但只有他倆知道?!?

    嗡——!

    幾個家族老祖,頓時炸開了鍋,細想一下茅塞頓開,卻感覺老臉通紅,不知是激動還是愧疚所致。

    王蓉逐漸清醒過來,自己冷冰冰靠著石頭,一個幫忙的都沒有,不由暗自惱怒這些沒良心的東西。她的目光里,幾個家族老祖快速奔跑,目標是華凌和陸寒。

    “該死的,竟敢毀了我蜀山根基,華凌你這個白眼狼,虧我視你為至親,這筆賬必須討還?!?

    “什么?”

    耳畔忽然多了個熟悉聲音,隨后一只大手神過,將王蓉攙扶起來,而幾個家族老祖已經撲空,原地沒了華菱和陸寒的身影。

    “蜀山老祖說要找你算賬?!?

    王蓉內心一驚,這倆家伙是何時到身旁的,自己好歹也是筑基圓滿境老怪物,竟然沒有察覺。只見陸寒一臉壞笑,大有深意的重復她嘟囔的幾句話,而伸手摻起自己的正是華凌。

    “華凌你好狠,這算怎么回事?難道你就是來禍害我蜀山滿門的煞星,我王蓉真是瞎眼沒看清,才造成今天大禍?!?

    “是么?我是煞星,那陸寒呢,他可是和我同樣立場?!?

    華凌對被辱罵似乎早有預料,此刻趁機把陸寒拖下水,因為僅憑他自己的解釋,這些老頑固似乎不會懂。

    “你……你們倆……筑基境界?”

    王蓉開始吃驚,大眼睛瞪圓后,一點也不比核桃小,然而回敬她的是一顆香氣撲鼻的丹藥,陸寒已經遞到眼前。

    “少來軟化我,壞我蜀山根基,此仇不共戴天,這筆賬必須報?!?

    “可以算,而且還要好好算,但是你舊傷未去新傷又來,如何有資格出手報仇,還是服下靈丹要緊?!?

    此刻才感覺五臟六腑在翻滾,王蓉怒色不變,卻接過丹藥扔進小嘴,她對陸寒煉制的丹藥效果無絲毫懷疑。果然,片刻后機就是暖流陣陣,奇經八脈仿佛如沐春風,傷勢快速痊愈著,卻也轟擊了他的自信。

    昨天這兩個小伙子打架,她一個旁觀者都差點死翹翹,而那時的陸寒和華凌,還是煉氣期圓滿境。

    如今二人詭異的就到了筑基期,煉氣期圓滿境對筑基期圓滿,他們這群老怪物輸慘,而前者又強悍一步,她會輸得更慘。

    此刻身旁的這兩個小祖宗,瞬間就成了當今世界最強橫的存在,當然除卻西北方天際的神秘勢力所在。

    可是仇恨……???

    想起九座山脈,還有驚天動地的異象,王蓉目前最大的敵人,已經變成了自己,百般滋味泛濫不休。

    “靈氣充沛了?”

    感受到天地元氣中的變化,王蓉在打坐療傷時,才感受到了明顯變化,但是喜色一閃而逝。

    幾個家族老祖,也已經到了近前,都用異樣目光看了二人幾眼,尤其是柳南豐,若非可以壓制情緒,早就興奮現場跳舞扭秧歌了。

    這位將來的乘龍快婿,越強大對他柳家越有好處,雖然才被陸寒宰了一頓,但對倉庫少兩件寶貝的損失,根本穩賺不賠。

    “咳咳!恭喜二位,已經成了和我們同級別的老祖級修士,嘿嘿!”

    這尷尬的賀喜聲,是歐陽羅天口中發出,但是他心里明白,在華菱和陸寒身上,用境界區劃分身份已經失效了。

    在場所有人都知曉,這兩個年輕奇才,很快就有挑戰結丹境大修士的資本,是根本不能用常理對待的變態,在實力差距面前,必須放下身段。

    “怎么?當我這蜀山老祖不存在了?被人打傷也沒得到任何問候關懷,看來你們都不想來蜀山了?哼!”

    幾個人還在喧嘩,就見王蓉忽然站起,一甩袖袍憤而離去,這些家伙全都是見利忘義、卑躬屈膝之輩。

    “不不……!王蓉你誤會我們了,想關心也的看時候,不能打斷您療傷是不?”

    “我好了,還需要你們關心個屁用,方才是誰先屁顛屁顛直奔那倆小兔崽子的?”

    額……壞了,臟話竟然出口,也不管那么多了。

    “這……我們……我們都怕他們倆出意外,畢竟是個晚輩,咱們做長輩的……?!?

    “啐!現在不是晚輩了,都給我滾吧?!?

    扔下尷尬的的一群老怪物,王蓉才舒暢了些,速度越來越快,提前回到蜀山,她要好好思量該如何對眾弟子解釋這些異象。

    “滾?門兒都沒有,不把你蜀山吃破產恕不罷休!”

    王雄也暗暗啐了一口,其他人當然沒有離開的意思,因為還有好多事情需要在蜀山商量,但是這個華凌以及陸寒無關。

    陸寒知道,這個世界即將迎來巨變,但是對于他來說,除卻結丹是終極大事,其他的已經如天外浮云,才不在意如何變幻。而和自己幾乎匹敵的華凌,也會很快面臨同等問題,那么他們的目標就算一致了,眼下該研究如何解決。

    其實早已有了基本答案,那就是華凌的出身,雖然他沒有明說,但如此變態的后生,必然來自西北,也是這個世界最強大最神秘的地方。

    “兩位真的不回蜀山了?”

    王雄一皺眉,他倆雖捅的大簍子,但因為實力恐怖,這個黑鍋已經可有可無,就怕蜀山老祖怪罪他們幾個老家伙。

    “境界未穩,還需僻靜之地領悟筑基法則,至于那幾座山的損失,會給蜀山一個交代的,但不是現在?!?

    未等陸寒表態,華凌神色如常率先回應,自己私自做主打破禁錮,對這個千年大宗門的影響,的確非同小可。

    他雖然拿不出入眼之物賠償,但是背后有強大支撐,既然禁錮之柱子,已被打破,還順帶筑基成功,師傅的任務已經完成,也該回去復命了。

    陸寒忽然似有所覺,竟然是柳南豐看著自己,目光里有些閃爍。

    “咳咳!你欠我的那兩件寶貝,等過些天回來再取,但是要把我的情況告訴柳薇薇他們一聲,免得那幾個丫頭擔心?!?

    當然是密語傳音的,對于這個被迫強加給自己的岳父,陸寒談不上要必須尊敬,但是面子上優先重視。柳薇薇這個小丫頭,竟然沒向他透漏過自己的真正身份,一頓揍屁股是免不了的,竟敢隱瞞他。

    “吆吆,不得了嗷,也是堂堂筑基大修士了,賀喜之宴先欠著,等你回來再補償,多加小心!”

    就在二人尬聊之時,華凌已經出去了幾丈,而只是邁了一步而已,陸寒見此翹起嘴角,步伐也輕輕一抬,立即跟上前方身影,將身后的贊嘆聲甩開。

    進入筑基期,修為當然有了質的飛躍,何況是這兩個千年奇才,宛若閑庭信步,幾個閃動就消失在眾人視野,片刻間已經出去數里。

    “你也不和范青青道別?”

    “哼!怎么道別,再讓她傷心的和我打一架嗎?對于這些笨家伙,咱們的所作所為,他們是無法領略到奧義的?!?

    的確,陸寒也不知道該如何告知王蓉,何況她們都在氣頭上,但當將來神州大地一路稱雄時,那就是最好的解釋,也或許這些老怪物哪天領悟了呢。

    “你又要去哪?”

    “你去哪?”

    “回家!”百里之外,華凌見陸寒還沒有道別分手的意思,忍不住開口發問,卻被反問回來。

    “一樣的,我可以去你家?!?

    這回答很突兀,華凌只好停住,看了陸寒好久,似乎有所了然。

    “區區筑基境界,根本難不倒咱們倆,雖然好費時間比煉氣期久了些,卻可用外力彌補?!?

    看到華凌的表情,陸寒自顧自向前飛馳,華凌自然要跟上,卻見一物射向自己,是個小瓷瓶。

    “這是……?”

    藥香讓他精神大陣,似乎餓狼見到了無盡美味,還正是最想吃的那種。

    “我好不容易煉制的筑基丹,雖然咱倆在突破境界時沒用上,但對于筑基修士依然有大補之效,可省卻許多時間苦修,你師父最清楚?!?

    “好吧,我的確來自西北,家師修為高深,可以帶你去一趟,但能否被允許留在那,還要看你的本事?!?

    “多謝!”

    華凌沒有理會陸寒,也將小瓷瓶收起來,他無需和這個勢均力敵的家伙客氣,雖然給了自己一顆筑基丹。

    陸寒不以為意,要離開地球回歸修真界,還是需要借力的,雖然打破了禁錮,僅憑當前這點靈氣,想要結丹絕無可能。若像那幾個家族老祖所說,小世界的靈力濃郁幾倍,或許還有幾分可能,他縱然渾身是寶,也不過比旁人多了點勝算。

    而華凌的背后勢力,絕對超乎他的想象,或許就有結丹境大修士,借助跳板才能爬升更快,當然利益是相互的,不知要付出多大代價。(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