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348章 宗門詭譎
    藏在暗處偷窺的陸寒,將這一切聽得詳實仔細,沒想到天青殿有和玄華宗聯手的意思,但為何沒在禁地開啟前互相知會?他所代表的鐘離家,原本是和所屬宗門不太和諧的,這點從他們來時就彰顯無疑,天青殿老祖渾天穹,帶著其余三個宗門一起現身,可見對他們的重視程度。

    在兩大宗門交好的起點,鐘離家自然巴不得如此,一旦正式頻繁往來,他們宗族必將成為兩者間的聯絡站。按說發生此事,陸寒應該高興,但他的眉頭卻越皺越緊,似乎洞穿云霧繚繞,發現背后隱藏的其他大事。

    瑯琊谷和云霄宗聯姻,處于地緣狀態考慮,絕對有情可原,夢通山也橫插一腳,實在讓人無法理解。但三大宗門的背后,若有一只大手向前推動,似乎才嘴和情理,當然唯獨太極真境具備這個實力。

    正因為他們是第一大宗門,更不敢輕易公開沖突,否則稍有不慎就會掉落神壇,與后幾名的無所顧忌格格難容,目前最好的辦法是維穩,盡力保持當下的格局。

    誰崛起的可能性變大,就暗中出手推波助瀾,聯合周邊一起施壓,天青殿自然不傻,看清太極真境的陰謀,偏偏反其道行事,而渾天穹和雷焞兩個老祖間的私交,正填補著合作的所有縫隙。

    就在陸寒閃電洞悉內情的時刻,夢通山馬臉修士的青紫刀芒劇烈吞吐,那兩把小刀組成的光圈,正源源不斷增加威能,似乎要用這這雷霆一擊重創對方。

    高個閔姓修士瞳孔不斷收縮,渾身猛地劇烈鼓蕩,全身頓時出現三彩光華,面前倏然出現一道近丈厚的屏障,也知曉對方不是善茬。奇怪的是不知這屏障如何形成的,根本沒有法器的蹤影,和護體靈光有幾分相似,但是汲取周圍靈氣的速度,比起中品法器更高半籌。

    ‘轟隆隆——!’

    不遠處的另外戰團,矬胖子的雙股靈叉,第二次打在那件圓形亮銀盾牌上,爆發出的強大威能,將附近三里內都籠罩在颶風威脅之下。與倒霉黑衫修士不同,兩人齊齊向后倒退幾步,看起來似乎勢均力敵。

    但在此刻異變發生了,馬臉修士忽然面露狡猾的一笑,猛地向成套法器一點,身軀驀然轉身,一個瞬移就到了百丈外,竟然不可思議的飛逃而去。

    “額?”

    高個閔姓修士的雙手,還在向三彩屏障注入法力,見此情形頓時瞠目結舌起來,怔怔發呆立在那里,顯然對這一切的發生非常突兀。

    “啊——?姓全的,你好卑鄙,竟敢坑害我!”

    矬胖子頓時大驚失色,做夢也想不到盟友此刻跑路,而且是在他激戰正酣的時刻,局面瞬間危險至極,僅面前的一個他都沒有勝算,若那位轉身合圍,絕對有死無生。

    “哈哈哈哈!真是有趣極了,這盟友好得很,你就在此地和云霄宗的陪葬吧,當我法力損耗一些,就沒手段滅殺你這蠢貨么?”

    散發閔姓忍俊不禁的爆笑,待擋住對方一擊,同時忽然身形閃動,立刻落在矬胖子身后,從袖袍里飛出個圓圓的鐵餅狀法器,瞬間變大到兩丈大小,狠狠向對方頭頂落下。

    擺明要阻斷其逃跑的可能,迅速轉守為攻,開始發揮自己的真正實力,盾牌收起的同時,那把深紫色長弓又被祭出,左手捏住弓弦,強烈波動再次出現,靈器狂涌而至,無形之箭比先前一擊還要厲害,黑色光澤就像從地獄涌出。

    但是法力也快速消耗,其臉色有些白的難看,卻比矬胖子好上太多,對面驀然絕望的狂叫起來,感受到恐怖波動,那張臉面如死灰。驚恐之下收起雙股叉,身前除卻多了件白色秤砣狀法器,還有個巴掌大的不規則紅色骨片,即便兩件法器護佑,矬胖子根本不放心,趕緊向嘴里狂扔數顆靈丹,做好了傾力拼命的打算。

    高個閔姓修士的遁光,同樣速度更高一籌,馬臉修士在第三次瞬移后,還不忘回頭幾句嘲諷的一笑,卻見后面這位帶著惱怒,一股煞氣爆裂的樣子。

    “你以為,生性狡詐就能活命么?”

    “嘿嘿!至少沒那家伙死的快,有本事就來和大爺玩,僅憑單打獨斗的話,誰勝出還很難說?!?

    馬臉微微僵硬片刻,繼而還是桀桀冷笑,但已經把遁光催動到極限,方向正是先前追逐金戈鐵鳥的去向,周圍情景一無所知,神秘就代表危險,這里至少有惡鳥為他趟路。

    兩人一前一后,幾個呼吸就飛出六七里,前方的絕不戀戰,后面的殺心畢露,也在此刻他們身后,一撥又一波的爆炸聲動蕩不已。

    深紫色長弓射出的晶瑩箭矢,比擊殺黑衫的那次更加狂暴,在和大號秤砣接觸前,忽然自主停頓片刻。但被帶起的狂風卻依然向前,在巨大推力到達后,又猛的被箭矢吸附大部分,原地形成音障一樣的爆發層。

    ‘咚——!’

    箭矢的光芒,忽然刺眼無比起來,鋒利尖端前方,出現一個豆粒大小的黑點,那件法器秤砣,詭異的自己被吸附上前,形成片刻間的呆滯木訥。然而這就夠了,只見高個閔姓面帶壞笑,沖著箭矢輕輕一點,食指勾動后向外彈出。

    箭矢莫名一個橫移,立刻脫離秤砣法器防御范圍,在矬胖子恐怖驚叫中,狠狠扎在紅色骨片上。中品法器沒能奏效,區區下品法器更加不可能阻擋一擊,綻放的強烈血光中,發揮最大威能也沒法拯救主人,頓時哀鳴中從中間裂開。

    矬胖子雖然絕望,但手中的動作著實不慢,雙手瘋狂揮舞著,不但又出現一件中品法器,右手中還多了張墨綠色符篆,頓時拍在自己頭頂上。

    他那較矮的身軀,頃刻間被詭異光團包裹,就連神念也無法窺探到,分明就站在那里,卻像個實質性的透明人。而此刻的晶瑩黑箭矢狠狠打在剛變大的法器上,那是件形似酒盅的東西,但底部還多了塊硬板,做了特殊加厚處理。

    即便如此,也只是將箭矢威能阻擋不過三息時間,于陀螺般高速轉動中,從正中間處鉆出個拇指大小的孔洞,瞬間射出一道長長的尖刺。

    但就在此刻,包裹矬胖子的墨綠光團,猛然間自動炸裂開來,沒有任何波動和威能,就連聲音都沒有,但諾大的身影憑空消失了。

    “什么?這怎么可能?”

    散發閔姓修士驀然狂叫,無比恐怖的箭矢失去目標,在幾十丈外凌空爆裂,他的身軀頓時搖晃幾下,似乎疲勞過度。但比起心中驚駭,這些反倒不值一提,若非親眼所見,他決不相信金丹境還有此種逆天神通,繼而渾身汗毛倒立,身軀開始不斷挪移,如臨大敵的全力防御。

    “啊——!”

    偏偏此刻,一聲凄厲的慘叫用十里外傳來,嚇得他一個激靈,片刻后才神情徹底放松,幾個踉蹌坐在了地上,立即拿出個小瓶,向嘴里扔進兩顆丹藥

    因為他發現,在左側五六里外的地方,那里的虛空某處猛然顫動幾下,接著就掉出個又矮又胖的身軀,呈直線掉下幾丈后倏然穩住。趕緊回頭向他瞅來,怨毒的目光里瞬間被喜色代替,繼而又望向更遠的地方,滿臉瞠目結舌的扭頭就跑。

    “真好!真是活該!這就是算計隊友的下場,竟然被直接秒殺,比我可凄慘多了,雖然害得我用掉大半身家換來的‘斷空符’,嘿嘿嘿!這第一天就如此倒霉,沒想到背后還有個黃雀,鐘離家族的那小子又在何時靠近的?”

    正如矬胖子解恨的那樣,馬臉修士正全力狂奔,前方幾十丈處突兀出現的一道綠芒,以閃動即到達的速度將他攔腰斬斷,根本未及反應。

    只見前方二里外的樹叢后方,才緩緩出現一個身影,倒背雙手目光森然,臉上毫無表情的看著他兩截肉身接連掉落。高個子閔姓修士登時大驚失色,立刻剎住遁光面露惶然,只感覺渾身發冷起了幾層雞皮疙瘩,相距五六里竟然沒發現還藏著別人,而且這突襲發動的無比干脆,詭異莫測無法設防。

    馬臉修士做夢也想不到,本以為逃離了災難,卻正撲進災難懷抱,還有和他一起的矬胖子,壓箱底神通那么高明,后發先至比自己逃得更徹底。

    因為神魂和金丹還未合一,駕馭金丹逃遁的僅存希望徹底斷裂,而且那個身影一個模糊,就已經來到近前,在他即將徹底告別時,翠綠劍芒又籠罩而來。

    “額……你是鐘離家邀請的那位道友?”

    看著陸寒劍光紛飛,將馬臉修士徹底絞殺成碎渣,將那顆金丹有封印后收起,連串動作嫻熟老練,高個子閔姓又隱隱發毛,這絕對是個殺場老手。

    以往驕傲的性情壓了壓,又向前靠近幾步,但私下打起十二分小心,畢竟天青殿和宗族,對鐘離家都十分冷淡,況且這里是禁地,做任何事情都不算違規。

    “就算是吧,有何不妥嗎?”

    陸寒依然毫無表情,余光向遠處一掃,只見散發閔姓也快速趕來,生怕這位會吃虧,滿臉警惕的看著他。

    “咳咳!在下閔然,并沒有別的意思,反正我追殺這家伙有些困難,道友能有這等手段,也算略幫小忙。只是好奇你也被傳送到此地,要知道多達五人相隔如此近,這幾率堪比渡劫成功,蒼梧禁地著實怪異無比?!?

    這話被說的如此委婉,想弄清對方是如何出現并靠近的,還不表達自己的無能,此刻就開始動用心機,為利益快速盤算著。

    “哼!我可沒那么好的機緣,本來降落在幾百里外,恰巧碰上這倆蠢貨在追殺金戈鐵鳥,但速度不及那群惡禽,放棄后聲稱惡鳥全身是寶,要回來打掃戰場,才被在下跟蹤至此?!?

    陸寒眉毛閃動,將情形大概講述一遍,之所以如此說,間接表明那幾只鳥尸,的確屬于矬胖子和馬臉所為,所以他也有資格分一杯羹。雖然根本瞧不上這些,重點尸將兩人注意力盡量拖住,根據目前情景,他們得知此地有玄鐵精的可能性為零。

    “哈哈!原來是這位道友,在外面可是見你和玄華宗非常親近,而我們又有老祖囑托在身,不會和玄華宗發生任何嫌隙,甚至臨時聯手合作都可以,所以愛屋及烏,道友也算半個自己人了,我叫閔成,失敬失敬!”

    法力消耗嚴重的散發閔姓,還未到就開始大聲嚷嚷,滿臉已經換上十足笑意,頗有拉近雙方敵意,化解隔閡的態度。沒進來之前,陸寒怒懟幾個宗門老祖,而玄華宗的人對他又十分客氣,就知道這位不簡單,自己戰力不足,一旦翻臉動手,他們倆也未必留下對方,所以盡量緩和氣氛增進融洽相處。

    “好說好說,在下姓陸,也是看在兩位為人不錯才出手相幫的,至于那幾具金戈鐵鳥的尸體,我只要一具拿回去做研究即可,剩余的六具全憑你們兄弟自行處置?!?

    “額……陸道友果然爽快,我們可算遇對人了,多謝不吝大方,那就這么辦,咱們既然相熟,還請道友挪移身軀,到洞口外攀談一刻鐘?!?

    閔然非常意外,就算陸寒分走兩只,他也毫無意見的,畢竟頭一次聽說金戈鐵鳥這種惡禽,更毫不知曉其中妙用,因為夢通山瑯琊谷那兩人擊殺惡鳥的時候,他和閔成都不在現場。

    只看見云霄宗黑衫修士滿臉喜色,瞬間判斷有不凡之處,才出手橫刀奪愛,沒料到引發了層層大戰序幕。

    “對對!鐘離家畢竟和天青殿同屬一脈,至于期間有何欠妥之處,咱們做晚輩的也不太明白,但回去后必定弄清后盡量斡旋。眼下和夢通山瑯琊谷等已經結仇,我等更要傾力合作,陸道友神通不凡,以后多有仰仗!”

    陸寒暗自皺眉,心忖這倆不愧是一個窩的,連說話都彼此銜接無誤,再拒絕就會把唯一的小團伙弄僵,無論玄華宗和天青殿,單獨面對周圍打壓,都非常吃力處處被動。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