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355章 留下
    圍繞著那跟伸向天空的藤蔓,草木靈氣形成了幾丈粗的龍卷,在代月離頭頂徐徐旋轉,靈氣被那根藤蔓汲取,然后快速導入到下方的身影體內。

    比起平日苦修快了數倍,相當于吞服小半顆靈丹的效果,也讓疲乏的力度稍微減輕,代月離深深幾個呼吸后,沖著卓姓修士狠狠點指幾下。

    “不好!”

    卓姓修士只感覺身軀莫名的悸動,立刻再次橫移幾丈,但是這次沒有那班順遂,除卻上方之外,腳下和四周多大十幾條堅硬藤條全部刺來,迫使其咒語聲大作,數十個火星練成火網,朝著刺來的藤蔓涌去,而自己猛然上竄,還祭出一件瓦片狀的中品法器。

    但是代月離見此情形一喜,抬頭看向高空的蒼穹,牢籠根本不會阻止她絲毫,那根通天向上的最粗大花藤,只是微微輕顫幾下。

    “啊——?!”

    盧姓修士勃然變色,還未徹底脫身,只感覺上方無盡尖銳和重壓齊齊降臨,飛起的身軀不但回到原處,再次回到包圍圈,就連火網也頻臨崩潰。

    一根從天降下的花藤,幾個閃動就降臨頭頂,威能是至今面臨最恐怖的,再不做出抉擇就被徹底洞穿亡命。

    “竟敢逼我傾盡所有,你們百死莫贖,啊——燃燒真我,以極化極!”

    接近瘋狂的大吼中,他的整個身軀竟然從外表開始慢慢燃燒起來,危急關頭終究還有后手可以動用,無數火星上竄,頃刻間就組成一面盾牌,將刺下來的藤蔓抵住。并且向下降落一圈火網,為他加強了堅固防御,從遠處看就像個近乎透明的火人,僅僅觀看就震驚無比。

    燃燒自己的肉身,以極端催動神通極大威能,這一次果然奏效,周圍比較細小的藤蔓,一旦靠近立即被焚燒成灰,僅有上面那根完好無損。

    只是顧此失彼,已經無法攻擊代月離了,沒過多久牢籠上的火星全部熄滅消失,交織成的藤蔓接連消失,那個妙曼身影再次現身,神情沒有絲毫輕松。

    對方開始以命相拼,將她的最大絕殺神通抵住,真的無法奈何,只能互相消耗,目前為止代月離基本占在上風,至少法體全部無恙,就不知道卓姓修士還有啥更瘋狂的手段。

    間隔一段時間,火罩里的身影就吞服一顆靈丹,同時忍住肉身的劇痛,情形沒有近一步惡化,暫時還能控制住,余光瞥向幾里外的戰團,那種急切不然而喻。

    鐘離婉莟心神大定,著實被代月離的神通震驚了,她從未想過此女還有這等恐怖的底蘊,在傳承神通面前,法器似乎就是個擺設。見那里陷入僵持,提前一步突然加強攻勢,那盞古燈被羅姓疤臉忌憚,此刻又多了一桿銀白色三角形小幡,表面繡著無數繁星,圍繞著中間拳頭大小的詭譎圖案。

    “他想指望你救場,嘻嘻嘻!先過了我的‘炫星幻境’再說,估計此生到今天為止了,咄——!”

    鐘離婉菡嘴上嘻嘻不斷,眸光卻無比陰冷,對著銀白小幡一點,頓時有無數星光從旗面上井噴出來,瞬間就把羅姓疤臉籠罩在內,附近情景頓時大變。

    還在對這等怪異法器的威能不明所以,羅姓疤臉就身處茫茫星空里,一顆顆閃亮的星芒組成星河旋轉著,偶爾還有流星射過頭頂,周圍眼花繚亂,根本難辨真假,更別提如何防范。

    “哼!這賤胚還有幻陣類法器,真讓老子頭疼,拖延下去大大不利,急煞羅某了?!?

    沒有找到破綻,頓時心急如焚,一旦姓卓的撐不住,他都不夠傳承神通塞牙縫的,那個鵝黃長裙女子太恐怖。

    ‘嗖——!’

    似乎感應到他的分神焦躁,斜刺里頓時射來一顆流星,見到時還在幾十里外,眨眼間就到了近前,似乎虛空是假的,在速度面前猶如浮云。

    羅姓疤臉瞳孔急劇收縮,驚駭的同時引導法器抵抗,擋在他前面的,是一件古銅色芭蕉葉子狀法器。上面的葉脈是紫紅色,瞬間被點亮并膨脹,無數絲絲縷縷構成波瀾壯闊的圖案,整個葉子的厚度也增加到尺余左右。

    噗!

    一聲怪異的輕響,大大出乎他意外,這是本該驚天動地的撞擊才對,為何是此種情形?

    “媽的,上當了,竟然是假象?!?

    只見僅僅有豆粒大小的石子,正耗盡慣性威能向下落去,顏色和星光近似而已,不知如何打造的。不但如此,經過這一擊,周圍的星光驟然增加,真真假假之中成了旋轉的星河,只有被攻擊的羅姓疤臉站在其中,身影孤獨而明顯。

    嗖嗖嗖……!

    嗤嗤嗤……!

    噗—!砰——!砰砰……!

    鐘離婉莟掩嘴輕笑,坐在幾十丈外看著這一切,時而向頭頂的銀白色小幡點指幾下,手中偶爾扔出兩把碎石,還有空轉身望向另一個戰團。

    在代月離的余光中,只見羅姓疤臉揮舞著一大片芭蕉葉,身后還有道卷軸時開時合,在那似乎有規律的舞蹈。只是他周圍除卻有光芒閃動,并無任何東西,不知內情者看到的確莞爾好笑,對手的希望被徹底拖住,她自然徹底放心,可以集中精力對陣。

    卓姓修士面色逐漸變白,在這種消耗戰中,處于下風的他吃驚不小,沒想到對面這個女修的法力同樣不俗,絕非是普通剛渡劫的修士。轉念一想能擁有傳承神通的,哪個不是手段特殊的異類,在宗門內的自己,可算風光無二,如今坐享其成的美夢不但盡碎,生命能否保住都很難說。

    忽然他靈機一動,想起自己先前的布置,立刻開始緩緩后退,目光深處藏著希冀和詭笑,只要進入峽谷,就算沒有反敗為勝,至少壓力絕對大大減小。

    “小心!峽谷內估計有埋伏,千萬別被他引入圈套!”

    代月離還恍若未覺,以為對方難以支撐,耳畔卻傳來鐘離婉莟的告警,頓時美目圓睜,嬌軀快速移動,率先擋住卓姓修士的去路。

    “你這狡詐的賤人,必定不得好死!”

    卓姓修士立刻惱怒喝罵,自己還未移動出五丈,竟然被人家看出破綻,此女的狡猾又出乎他預料,恨恨的無以復加卻沒有辦法。

    忽然,除卻被困住的羅姓疤臉,三人目光驟然望向東方,幾十里外的天際有道遁光,正快速進入神念之中,又在同一時間變慢,顯然也發現了正在激斗的他們。

    “是太極真境的修士!”

    自己分辨之后,代月離率先出聲,神色頓時凝重起來,俏臉上開始浮現惴惴不安。

    “嘿嘿!哈哈哈哈!終于來人了,太極真境么,這次看你們還能放肆幾時?!?

    卓姓修士先是驚懼,繼而驀然狂笑起來,頹廢的精神頓時回暖,就像要渴死的人看見水源,抵擋粗大華騰的火星盾牌亮了不少。鐘離婉莟也面露猶豫,至于太極真境,在玄華宗和瑯琊谷以及夢通山的角力中,態度并未明朗,似乎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為何他卻分外興奮?

    來的是個長有八字眉,面相氣宇不凡的男青年,倒背雙手腆胸迭肚,見到有修士互撕,似乎并不在意,仍然不急不緩的靠近,若是聰明人早就遠遠避開。

    到達一線天峽谷的東側,距離戰團不足十里,才停在原地開始仔細觀望,看向代月離一方的目光帶著以外神色,并且仔細凝視好久,顯然這兩人的神通出乎預料。

    兩個美女見此情形,暗暗長呼一口氣,只要再堅持些許時間,滅殺這兩個打劫的十拿九穩,到時兵合一處,可以從容面對此人而退走。太極真境四個字,給了她們很大壓力,第一宗門的修士豈有泛泛之輩,此人的舉動都牽扯著每個人的神經。

    ‘砰——轟隆隆——!’

    就在此刻,鐘離婉莟倏然后退,臉龐微微蒼白,她頭頂那桿小幡劇烈晃動起來,羅姓疤臉附近爆裂出強大的火紅色光芒,一股股火舌四外噴射。原本孤身于星河的他,惱怒之下將自己的卷軸法器引爆,才將幻境徹底崩碎破開,周圍頓時重回光亮,只是已經氣喘吁吁頗為狼狽。

    “賤人,竟敢戲耍羅某,我要將你碎尸萬段,哇啊啊——咦?”

    被真真假假的攻擊了十七八次,法力消耗掉近三成,這等羞辱豈能不怒,發瘋似的直奔對方沖去,半路又戛然止住,此刻才發現多了個人。

    噌——!

    羅姓疤臉豁然轉身,微微閃動就瞬移到百丈,鐘離婉莟頓時變色,緊接著消失在原地,反應之快匪夷所思,那盞古燈立刻射出道火苗,向對方背后激射。

    用那片芭蕉葉法器擋在身后,羅姓疤臉依然直奔太極真境男子飛去,臉上掛著笑容,并且想說些什么。后方的鐘離婉莟也緊跟而至,第二朵小火苗又要彈出,想極力阻攔二人會合,但是臉色微變的倏然那后退,因為她已經到了峽谷內,秘術突然告警。

    “快點啟動!”

    羅姓疤臉忽然轉身,對著被代月離打壓的卓姓修士驀然厲叫道,話音響起的同時,峽谷虛空猛然間動蕩起來,鐘離婉莟似乎撞到棉花上,被彈回了好幾丈,臉色難看的盯著異變。

    將近五里之內,兩側東西齊齊射出到黑芒,瞬間形成高大的屏障,已經把她困在里面,還好不會隔絕神念,她這一面的透明光罩雖然很厚,連視覺也有些模糊,但還能看到代月離投來的急切和擔心眼神。

    而且不止如此,上方十幾丈高度,驀然降下不俗的壓迫態勢,那里忽然降下幾滴水珠,但在鐘離婉莟看來,卻對不知那么簡單。依然是那桿困住對方的小幡,輕輕揮了揮之后,美女頭頂就多出一層星辰結界,隨后冷冷盯著羅姓疤臉。

    看似平淡無奇的水珠,和星辰結界一接觸,立刻成為焦黑色,并滋滋啦啦的腐蝕起來,只是威能難入法眼,根本不能奈何法器。

    “哈哈!這回有了法陣加持幫助,看你能得意幾時,片刻后就讓你們都慘死當場!”

    噌——!

    那片芭蕉葉法器的確不俗,豆粒大小的火苗不斷灼燒,一時半刻難以分出勝負,羅姓疤臉嘴上恨恨咒罵,卻猛然間再次后退幾十丈。

    “這位道友快快幫襯一把,只要將那倆賤胚子滅殺,得到的收獲絕對能讓你滿意?!?

    他竟然轉首對著太極真境的男修急切求援,直接顛覆了方才的自信,原來也是為了敷衍鐘離婉莟,求援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嘿嘿!收獲?滅殺她們自然容易,可是能有啥收獲,若加上你們兩個,四人的儲物鐲湊在一起,或許能入大爺法眼?!?

    森森冷笑的終于出聲回應,太極真境八字眉青年的話如洪鐘大呂,嗡嗡蓋過全場,不但讓羅姓疤臉吃癟,所有人都盡數吃驚異常。原來此人執意靠近,是打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算盤,只等兩敗俱傷或者一方隕落,另一方法力虧損消耗不小,他再出手結束鬧劇。

    “咯咯咯!好極了,只要你暫時不出手,本姑娘的命就任憑處置,太極真境果然不錯,狂妄無比界面第一?!?

    鐘離婉莟忍不住被氣笑,聲音卻依然不溫不火,鄙夷的看了太極真境男修一眼,忽然其目光陡然亮起,因為他的背后三里外,有個身影正從虛空慢慢擠出,相貌是無比的熟悉。

    “很好!不過若加上你的話,湊足一巴掌的儲物鐲,豈非收獲更加肥厚?!?

    天地間猶如響了一記炸雷,聲音之震撼更勝八字眉青年幾倍,其頓時面色大變,如遭蛇蝎襲擊般蹦起來兩丈高。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身后還有人,而且如此之近,更無絲毫察覺,那種驚恐無法形容。

    “啊——?!是……是你——?放肆!”

    待看清來人,八字眉青年立即先驚后怒的呵斥,對正一臉蔑視盯著他的這位,自然印象不同尋常!因為在進來前,可是猖狂的懟過幾個元嬰老祖,來自鐘離家族的另一人,而和他同來的女修,恰巧正在身旁大戰夢通山的羅姓疤臉。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