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405章 妖族軍團出戰
    “若這也是大陣的話,那些玄界仙界的法陣又是什么?又把諸天古陣置于何地,米粒之光豈能和星月爭輝,陸某可碾壓此界面一切之物,無論生死道魔,真若出手的話,區區一個界面也未在法眼之內,看我翻手摧天毀地!”

    仿佛一股不是人間的玄妙力量,在陸寒說話的同時鼓蕩而出,他腦海內的那面仙鏡,不知為何自己跑出來,并釋放出淡淡光霞,三支火靈獸和血蟒,頓時十分敬畏的匍匐下身軀,卻在被光霞滋潤的十分舒坦,奴隸伸展軀體汲取神秘能量。

    逼人的霸氣威壓,頓時讓所有人臉色微變,看著陸寒就像下凡的神仙那般,在敬畏下緩緩低垂了頭顱,再也沒有半點憂慮神色表露出來。兩女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暗暗責怪自己多嘴,差點把禁地里蠻荒古林那一幕忘了,這位的確不是此界之人。

    “吼吼!神尊所指,必定天翻地覆!”

    “請下達旨意,我等妖族必定粉身碎骨,放眼大道只有神尊一人!”

    “戰——!戰——!戰——!”

    堂堂人族修士,竟然被眾妖的氣勢嚇了一跳,而且沒人家懂得捧場高呼,立即微微汗顏的尷尬瞪眼。

    “出來吧,讓陸某為敵的人去感受爾等妖族的力量,碾碎他們脆弱的神魂,吞噬掉他們的肉身!”

    陸寒驀然轉身,向通往禁地的方向連續打出無數繁奧法決,那里原本已經平靜,此刻頓時再起波瀾,原本已經消失的兩扇大門重新浮現??臻g波動震撼了人族和妖族的心神,但大門上的虛影變了,此刻已經換上一個人族身影,竟然就是陸寒的虛影。

    而且已經沒有以往的旋渦,自大門內噴出無比濃郁的靈氣,隨之逐漸清晰,但一股狂暴氣息率先撲出,為進入過禁地的人頓時勃然變色。因為他們終于看到了里面的情形,卻發現密密麻麻的碩大身影都匍匐在地,一只延伸出數里左右,黑壓壓光暈閃閃,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妖獸。

    “神尊大人,請接收妖族的檢閱!吼——!”

    最先探出的是兩根墨綠色觸角,足有大腿粗細而且閃爍晶光,不規則的大嘴里藏著幾排鋒利鋸齒,腦袋酷似大型蝗蟲,但后方牽動著十幾丈長肢節,蜈蚣般的軀體脊背上,全部描繪著詭異棕色符文,后面拖著五尺長的蛇尾。

    一見到陸寒就抬起頭顱,氣勢驚人仰天長嘯,嘯聲化為長達百丈的直線波動,直接洞穿處一條圓形通道,還有紫紅色小電弧閃爍。

    渾天穹和雷焞二人頓時屏住呼吸,哪還看不出這又是一只九級大妖,后方齊刷刷邁著步伐快速涌出的,并列著三只同樣威勢驚人的巨獸,中間的又是個八級,兩只七級分為左右,而五級左右的境界,烏泱泱多達上百只。

    妖族軍團?!

    他們本以為外面這些就是禁地內的絕大力量,這就足以碾壓一個宗門了,但是仍舊小看了蒼梧禁地,此刻或許才算里面的主力。更讓他們駭然的還是陸寒,百思不得其解他如何馴服遑遑眾妖的,也只有制造禁地的蒼梧神獸有此手段,莫非兩者見面打架了?

    嗖——!

    在眾妖快速走出后,禁地的兩扇大門徐徐潰散,又見陸寒向前方空地一揮袖袍,頓時有道光芒射出,閃電般無限變大,在地面一滾便筆直站起,是一具三尺高的迷你古銅色傀儡。

    看著外表不錯,除卻雙目空洞,其他幾乎盡善盡美,也未感覺到絲毫氣息,不知陸寒扔出個這東西干啥。

    “神尊大人已經調動如此多妖族,竟然還有不能抹平的人族勢力,請盡管吩咐我吧!”

    ‘竟然還會說話,真的讓他們嘖嘖稱奇了,而且靈性一點不低,比起大妖聲音好聽,只是語氣有些煩躁,好像和陸寒不太對眼,也沒有臣服的姿態。

    但是傀儡出現的剎那,上百妖族又齊刷刷低下頭去,似乎對傀儡非常敬畏,姿態不比面對陸寒差到哪去。

    “你去直接轟爆云霄宗的護山法陣,然后再破開他們的宗門庫房,把里面全部拿光即可回返,我在趕往瑯琊谷的路上?!?

    一張地圖甩了過去,傀儡伸手接住,動作也靈活的完美無瑕,只看了看就揚手扔掉,地圖在出手的瞬間已經粉碎并燃燒成灰燼。

    “小事情!”

    僅僅吐出三個字,就見古銅色傀儡一扭,咔咔咔狂漲到三丈高大,伸手如刀就朝著頭頂狠狠劃下,在無數驚叫四起中,空間直接出現巨大的裂口。

    然后毫不猶豫的閃身躍入,里面黑漆漆不見五指,頓時失去碩大身影,巨型缺口又以奇快速度彌合,就好像什么都未發生,而且沒有任何異象。

    “它……它竟然是靈傀儡?而且能撕開虛空跨越?”

    雷焞忍不住驚呼了一句,今天都被震驚到爆,感覺腦海容量有些不夠,這還是神獸大賞嗎?

    “那豈非是化神太祖,也被陸道友收服了?”

    低階的金丹境只能捂住嘴,努力壓制震驚的內心,若非太忌憚陸寒的實力,此刻早已炸鍋崩潰,只能彼此瞪著眼睛用眼神交流,來宣泄身體內部的那股憋悶之力。

    “嘿嘿!雷道友帶他們去云霄宗,還要踏平底下那些宗族,我給你調遣一部分妖族,具體情形自己做主即可!”

    “好!老身盼了多年,沒想到轉眼就被陸道友滅了,這份美差自然極好,可算是我玄華宗的恩人!”

    除卻渾天穹和他的三個宗門弟子,剩下的修士都被帶走,陸寒沖著九級大妖甲誨一揮手,調撥給它六級妖獸五只,五級的二十只,浩浩蕩蕩轉眼遠去。這股力量就足以應付任何意外,其實已經算大材小用,只是為了盡快解決節省時間而已。

    “我們去滅了瑯琊谷,然后圍剿夢通山,在對太極真境四面包圍,至于你們天青殿,相信會做出正確抉擇的,出發!”

    群妖浩蕩震天呼吼,陸寒連飛遁都省了,直接站在螈融的腦袋上,這反而讓八級大妖很高興,幾乎是脫離了地面飄飛,速度著實和元嬰中期老祖媲美,但還要顧及后面的小妖。

    就在這里清凈的同時,好多原本平靜的地方,反而大肆喧鬧起來,緊張的氣氛前所未有。

    云霄宗上下已經被愁云慘淡和驚惶占據,守護‘寄神祠’的地方,被十多個低階弟子圍的水泄不通,門前僅有一個金丹后期在那大聲呵斥。

    ‘都給我肅靜,誰敢將子車老祖隕落的消息胡亂傳播,等道元老祖回來一定從嚴處置,亂人心者殺無赦!’

    這個青衣藍袍的唯一高層,是維持宗門秩序的主心骨,此刻滿臉蒼白神色驚慌,但還是穩定情緒提高聲音維護大局。

    ‘韋前輩,此刻的蒼梧禁地按時間推算還未關閉,誰敢不顧公約主動下手謀害老祖?我們也要派人去查探清楚,否則等道元老祖回來的話,不知要到什么時候,屆時定然會給您扣個辦事不力的帽子,驚怒之下的我等都會受到到責罰啊?!?

    下面立刻有人回應,只是個筑基后期的晚輩,但是一番話立刻得到聲援,此人思路比較清晰,驚顫中仍舊保持冷靜。

    ‘還有護宗大陣必須全力開啟,各處弟子都要加強戒備,實在不行就把資質不錯的門外弟子也派出去,不見到大軍凱旋絕不放松?!?

    “還能怎樣,只好如此行事了,我以云霄宗臨時主事的身份,下令宗門上下進入頂級備戰狀態,口號為‘玄華宗必死’!”

    當十多個筑基期快速散去執行任務,他反而一屁股坐在臺階上,額頭上的汗水滾滾而下,堂堂老祖竟然隕落,不亞于當頭一棒,當然若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這些根本不算什么。

    與此同時,瑯琊谷宗門的中心處,一座九層高塔頂端,是布置精美的封閉空間,里面只有兩個人,但聲音比吵架還要高亢。

    “啊—?!滿嘴放屁!丁老鬼在蒼梧禁地門口,根本不會發生任何意外,按時間掐算禁地的大門還開著,咱們的弟子或許還未出來,你竟敢詛咒他隕落!若非你是我親自培養的優秀后生,此刻早就被我廢了,趕緊滾回‘天魂居’值守,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

    渾身紫袍滿頭白發的丹鳳眼老者,跳起來就是厲聲大罵,指著前面跪著的身影,怒氣沖天臉色陰森。這個親信弟子竟然發出紅色‘傳音符’給他,那可是最緊急情形下才能動用的,還要求必須到此等秘處才能相告,結果出口就是報喪詛咒之言,豈能不讓他惱火。

    “這等違逆的舉動,豈是晚輩所能做出的,就知道老祖不信,所以斗膽把丁老祖的‘?;隉簟苯尤?,他老人家的確不在了啊?!?

    周身上下全是墨綠色服飾的干瘦男子,哭啼啼的從袖袍中取出一物,黑乎乎僅有五寸長,造型宛若煤油燈。四個承重架上都鑲嵌了猙獰冥獸,頂端是一朵未開放的蓮花,有一層透明的靈光保護著里面的東西,但是內部空空如也。

    “啊——!給我看看!”

    紫袍白發老者瞬間就瞪圓雙眼,一把將?;隉魯z了過去,滿臉驚駭目露狂芒,接過小燈的手顫巍巍抖動,嘴角劇烈抽搐了無數下。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會呢,這東西出毛病了吧?唉吆……痛煞我也!’

    沒過片刻就聽見鬼哭狼嚎般的嘶吼,和轟隆隆咔嚓嚓損毀東西的聲音響徹好久,還有個苦苦哀求的勸慰之音,緊接著又是怒叫連連。

    相比兩個宗門的動靜,坐落在四個大湖中間的太極真境,仍然如往常那般運轉無恙,只有核心處一間大廳內,陰云籠罩寂靜如斯。

    七張青色古老的座椅,圍繞著三丈圓形白玉巨桌,有五個身影端坐其上閉目不語,滿臉愁容和陰沉,屋頂上的七彩亮螢石也未亮起,光線都暗淡不少。

    “你們幾個誰親自走一趟,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何事,反正我絕不相信區區一個渾天穹能把呼延老弟留下,而根據最新情報,天青殿其他五個老鬼都未出山!”

    主座上一個四十歲的鐵塔般壯漢,忽然睜開雙眼掃了四人一遍,話音低沉的可怕,顯然也知道了禁地門口發生異變,頃刻間就舉行緊急會議商榷對策。

    “正是見鬼,我太極真境作為堂堂界面魁首,從未發生這等奇聞,而且神獸大賞結束的時間還差七個時辰,就算提前關閉,誰能奈何呼延師兄?”

    緊挨壯漢的是個道士,天水色錦袍裹著修長身軀,馬臉大眼睛相貌不雅,說話的同時卻盯著天花板,眼眸深處隱藏著意味深長。

    “屋漏偏逢連夜雨啊,明懷師兄剛剛坐化崩解,才半個月便失去兩位同道,此事想保密也維護不了多久,就連玄華宗蒼星都再次出關了?!?

    左側的人很年輕,而且臉龐白的不正常,兩道橫眉下眼睛不大,咕嚕嚕跟著說話轉動,一看就不是本分的修士。

    “哼!都在避重言情,當掌門師兄的話是擺設么?諸位也怕送了性命不敢前往,本人就親自跑一趟,橫禍來了躲在哪里都沒用!”

    一人忽然拂袖而去,中等身材較為圓潤,滿臉正色夾帶怒氣,兩撇黑胡子字嘴角垂下,額頭上有塊明顯的紫瘢。

    “唉——!!鳴修老兄還是這個脾氣,但是太極真境能有今天,多半都仰仗了他,我等慚愧不及也,但是異變當前,必須齊心協力找出兇手?!?

    最后發言的是個滿臉病態的郎中,三角眼半開半合,語氣老氣橫秋,似乎混跡于江湖很久,境界卻僅僅邁入中期的門檻。

    坐化輪回了一位后期巔峰大修士,又失去一個后期元嬰老祖,似乎對他們沒什么影響,作為第一大宗,后生里人才濟濟,似乎很快就能補上空缺。

    只是鐵塔壯漢的雙眼里閃過一絲寒芒,十分鄙夷的閉上雙眼,身軀逐漸模糊起來,很快消失在原地。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