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449章 埋伏
    然而又有機會擺在面前,纖斕的內心再起波濤,因為對面是陸寒,是她根本無法揣測看透的存在,是個小變態。

    后面還跟著青瀾獸,顯然也是篤定要隨他一起去,那么還有一個更厲害的蒼梧神尊呢……?!

    “好!”

    兩人說話也沒有實質性內容,仿佛心有靈犀那般,化神境大修士就是如此,甚至境界越高越能痛快溝通。

    纖斕回去稍作準備,陸寒才向北飛遁幾十里,就有一道光點從北方射來,直接鉆進了陸寒的袖筒內,蒼梧獸更直接爽快,它的爪內還有個迷你傀儡。

    天地盟的藏書閣,已經集界面精華于一身,從太極真境繳獲的古籍玉簡,成了陸寒這幾天參考的對象,他仍舊想從其中尋覓到一點蛛絲馬跡。

    然而仍舊以失望收場,堂堂第一大宗能標注出的幾個空間節點,都是原本六大宗門的具體位置,以及一些譬如靈礦的重要區域。

    “去那個傳送陣看看!”

    蒼梧獸忽然對他密語傳音,這提示頓時讓陸寒眼前一亮,似乎已經猜測到對方的意思,就等同于理論和實踐的區別,實地考察或許能得到樹上無所提及的東西。

    飛霞峰主殿后院,正在修建的小型傳送陣接近尾聲,此次還無法使用,只好靠兩條腿跑路。

    化神境大修士,十幾萬里路途,僅需一天多時光即可到達,這就是領悟了些許空間法則的恐怖之處。

    太極真境分舵的負責人,是渾天穹和曲輪,見到兩位盟主一起駕臨,趕緊畢恭畢敬的迎接招待,并且陪同陸寒一行人來到后方秘地,此處由他們二人親自負責。

    這里早被陸寒親自設下了幾道厲害禁制,還安排老祖級別的照看,只是對外傳遞一個信號,此地仍舊和當初的第一大宗同樣森嚴。

    傳送陣開啟并不難,而且曾經見到太極真境之主的司寇勝動用過一次,那時此人要逃脫,還將這個界面的空間節點發了出去。只是根據他放置在卡槽的那些靈石來看,送出的信號不會太遠,能否被其他界面截獲還很難說。

    這次陸寒拿出的,足有一千塊靈石之巨,比起司寇勝那次多了幾倍,而且中間的主卡槽內,是兩塊上品靈石以及多達三十塊的中品靈石。

    “這等手筆可不小,而且還是僅用來做實驗用的,妾身也對此傳送陣的力量很感興趣呢?!?

    纖斕蹲下來,用手不斷摩挲著這些復雜的古怪紋路,不是造詣非凡的陣法師,外行只能看看熱鬧,當然沒人知道陸寒有《天陣三篇》。

    “要是有這東西,本神尊在當初豈能那般狼狽,妖族至今被人族壓著打,就因為你們在智慧上的確無與倫比,哼!”

    蒼梧獸回憶起當初離家出走,就有些憤憤不平,就算涉獵些毛皮,也能省卻很多法力,不至于掉在此界面落得差點魂飛魄散。

    “不說廢話,我要開始啟動了,幾位都開開眼吧?!?

    在真正的修真界,此類傳送者多得是,豪門大宗數不勝數,陣法師不再稀奇,只要你有好東西肯付出。而且那些超級巨型傳送陣,甚至可以進行星域傳送,動輒就是億萬里距離,滯空時間能有數天。

    至少在這幾人眼中,感覺陸寒是無所不能的,所以都遠遠退開,靜待期盼的那一刻。

    嗡嗡嗡…………!

    轟——!

    大地最先震顫了一下,二百丈之廣、青石鋪就的法陣表面逐漸亮起,各種紋路符文交相呼應,開始大片大片的閃光,最大的符文堪比磨盤。

    中心處逐漸升騰起一道白光,從大腿粗細開始向上竄起,最后足有水缸粗細,空間法則波動越來越強,很快就沖破云霄,那里的盡頭出現了大型漩渦,里面黑洞深深。

    “快看,有兩組數字在光柱上,咦……又不見了?!?

    傳送陣似乎全力開啟了,纖斕趕緊驚呼著指點,那是淡金色的筆記,只停留一個呼吸時間,但已被他們看在眼中。

    “沒人用過,所以不知道彼端是何方,看來這兩個空間節點是給大手大腳的人留著,或者是膽大的家伙,顯然我都具備?!?

    太極真境絕對沒想過全力開啟一次,否則或許早就改變了界面格局,這建造法陣的人,或者曾經傳送走的化神太祖,都是極具野心的家伙,不知他們去了何地,此刻是否還活著。

    估計很懸??!

    兩個空間節點坐標,數字都有十幾位,沒經過遠行的人對此一知半解,和界面內的坐標有很大不同,后者只有八位數字。

    這兩組標志這能去的地方一遠一近,按照方位估算,兩個坐標間相差無限遠,但對于茫茫外域深空來說,也許只是下等界面的鄰居,至少也有三四億里,陸寒大致猜測著。

    “去哪個?我遵循大家的意見?!?

    當下可以傳送了,靈石在開始消耗,就等全力爆發額那一瞬間,可以將人直接送走。

    “別看我,本獸尊只跟著你!”青瀾獸淡淡的說道,他氣勢就在廢話,陸寒問的還是纖斕,畢竟遠行有風險。

    “最……最遠的吧,如果風險一樣大的話,狠一點又有何妨!”

    纖斕幾乎是咬著牙吐出這句話的,她從未有類似巨大的決策,兇險程度幾乎等同渡劫飛升,至少后者生存率幾乎為零。

    若蒼星在這,他可能會退縮,畢竟有自知之明,感覺自己太菜,除了化神以下的,任何人都打不過,只會給陸寒拖后腿。

    嗡嗡……嗡——!

    當所有身影目光決絕的進入傳送陣,陸寒再次打出一道法決,他自然不怕任何意外,除了別再跑到很垃圾的界面,否則這比靈石和寶貴時間都會賠進去。

    外部的聲音開始變得刺耳,白色光柱越來越凝實,高度反而在逐漸收縮,但是蒼穹上的黑洞卻更加深邃。

    一塊令牌出現在手中,正是那枚‘遁空令’,只見他抬手一晃,令牌便射出一道奇異的藍光,形成類似洪鐘的狀態,內部的空間壓迫感頓時消失。

    “走!”

    砰——!

    當喝令下達時,外面空間頓時劇烈扭曲起來,法則波動猛然間向他們壓迫,白光卻更加刺目,很快就感覺腳下有東西在蓄勢,但最后猛然間爆裂開去。

    隨后,就是長久的寂靜,外面逐漸昏暗,然后就是黑暗……徹底的黑!空間法則越來越強烈,身軀先是變得輕微修長,就像被拉面條那般,隨后又有弱弱的扭曲,繼而又開始向中間縮短,化神境的肉身很強橫,外加遁空令護佑,除卻有些窒息的感覺,并未發生任何意外。

    …………

    “九萬?!?

    “我碰!打……二筒吧,希望能贏一把,今天好衰啊?!?

    “對不起啦小環,我又糊了!”

    頓時就響起不滿和悲憤的尖叫聲,像個怨婦一般,陸小環又噘著嘴拿出了五塊靈石,鐘離婉莟則喜滋滋的來者不拒。

    瑯琊谷分舵某間密室,幾個身影圍坐在一張方桌前,有嘩啦啦的聲音不斷響動,自從將這種叫做‘麻將’的東西出現,代月離二女就不淡定了。

    這是柳薇薇從地球帶來的,三位牌局老手近些日卻連續翻車,鐘離婉莟和代月離異軍突起,讓三女一度輸的懷疑人生。

    “都怪哥哥,說好的要陪你們上百年才飛升,這還沒有一成時間,就帶著老幾位屁顛跑了,哼!”

    運氣不好就找借口,不知陸寒此刻是否打了幾個噴嚏,自己的妹妹竟然……

    “出去轉一圈而已,時間很短的,估計幾年就會回返,哪里都裝不下他?!?

    …………

    這是一片遍地紅色的世界,有兩座小型火山在天際盡頭噴發,至少據此數百里,一排身影齊刷刷站立,他們身后就是生機皆無的亂石灘。

    前方卻荒草茂密,叢林逐漸稠密增高,全部都是紅色的,僅有深淺之分,就連樹干也如被潑了紅漆。

    “嘰里呱啦……!”

    這些身影造型奇葩,雙腿粗壯有力,長滿濃密的灰色細毛,肥厚黑色的腳掌不穿鞋靴,指甲緊緊扣住地面。

    上身狀如猿猴,窄臉龐上都有紅色線條,腦袋略尖巨鼻大嘴,一個足有丈高的壯漢,正面色嚴肅的大聲講話,不知是何內容。

    所有人的手中,都有一根兩丈長的鋒利長矛,尖端還閃爍著淡淡青色光則,此外他們的脊背上還有弓箭傍身。

    只見為首壯漢揮了揮手,這些人頓時如鳥獸散,多達二十個身影,動作輕盈奇快的分開,轉眼鉆進叢林消失無蹤。

    距離他們對面上百里的一處小山上,則有不同的身影匯聚成一圈,數量上基本相等,這些人則身材矮小,而且身材較瘦,卻披著厚厚皮革甲胄,而且目中精光閃爍。

    個個披頭散發,看著頗為飄逸,用只用一根紅色布條系在額頭,手中都拿著兩把大號圓月彎刀,腳下蹬著短靴,渾身戰意頗濃。

    片刻后,這些人每三個一隊,也分開鉆進了腳下的密林,很快也徹底消失,方向正是壯漢一伙之地。

    這兩撥人似乎在干架,只是人數太少了吧,而且都鬼鬼祟祟的,若說要去獵殺兇獸更實際一些,藏身埋伏守株待兔。

    紅色密林里的樹木,最高的也不足二十丈,粗度僅有兩人合抱,但勝在茂密,而且地表除了荒草,還有許多荊棘狀矮樹,鋒利尖銳的小刺,簡直就是動物的噩夢。

    但此地沒有大型獸類,諸如鼠兔野貓之類的偶爾出現,在一片密草中,就有個類似獰貓的小獸,正將身軀緊貼地面,緩緩向前靠去。

    它的視野中,任何東西都被忽略,唯有十二丈外拱起的一根粗大樹根陰影中,那兩只正在調情的大耳紅鼠,關乎它今天是否餓肚子。

    ‘嗷——!’

    忽然,獰貓猛地躍起,并且向一側閃電般瞬移出近丈,如臨大敵般渾身毛發豎立,兩個幽光閃爍的眸子,死死盯住才路過的腳下。

    地面中,有一把鋒利切涂滿紅油的利刃,忽然停止了繼續探出,位置距離獰貓爆發之地僅有半尺。

    “滾!若非大事在身,你這孽畜早就死透了,媽的!”

    地面下,驀然傳來一聲低沉的怒喝,獰貓渾身猛顫,似乎遇到了可怕存在,兇性早已不在,慌不擇路猛然逃竄,那兩只大耳紅鼠早就沒了蹤跡。

    有根草棍空管如拇指粗細,從里面隱約聽出呼吸聲,竟然還有人早已埋伏于此,地點正是外面兩撥獵手的中心。

    距離此地三百里外,山丘林立形成幾條峽谷,最大的山體僅有百丈高,但上面平整干凈,有座小型奇怪建筑坐落于此。

    中間是個圓形平臺,八根粗糙無比的石柱均勻圍成一圈,表面刻畫了不少文字,有座雕像立于中間,多達十幾只手上,都纏著許多藍色布條,整座建筑充滿荒涼蒼茫的氣息,好像是個祭壇。

    ‘嗡——!’

    忽然祭壇上空幾十丈高的地方,驀然出現一個刺目的白點,轉眼就變成幾丈大小的旋渦,隨后化為大型黑洞,很快就從里面掉出三個身影。

    分別是個俊俏青年和中年美婦,還有個憨乎乎的三尺小獸,出現時立刻有一股玄妙力量托著他們,才沒有狼狽摔下。

    ‘呼——呵——!’

    青年用力一呼一吸,附近數里內的靈氣,頓時如江河入海般洶涌想此地匯集,很快形成方圓十幾丈大小的靈氣旋渦。

    “呀!如此濃郁的靈氣啊,切身都要流口水了,咱們可要向緩一緩?!?

    中年美婦微閉的雙目立刻睜開,有所察覺后頓時驚呼,趕緊貪婪的開始吸收起來,渾身毛孔盡數放開,感覺修為頓時開始快速攀升。

    他們自然是陸寒和纖斕以及青瀾獸,另外兩位仍舊悄無聲息,但是陸寒的兩只袖筒附近也旋渦滾滾,顯然也加入了吞吐吸納的行列。

    略一感應周圍靈氣濃度,至少是地球的上百倍,以及來時所在界面的十幾倍,匯聚的靈氣堪稱磅礴洶涌。

    “終于來到真正的修真界了,不知是歸屬玄界的哪個界面,但已經有了答案?!?

    ??????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