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512章 如淵如海,莫敢不服!
    “你還好吧?”

    葉仙云瞪著大眼睛,忽閃忽閃凝視陸寒片刻,才說出這幾個字,那張玉臉透著激動,轉而化為腩紅。

    “廢話!”

    兩個字搞定,內容清脆精簡,如星辰流光超凡脫俗,撇去世間雜物,化為最美妙而惱人的語句。

    這是怎么回答本姑娘的?

    簡直豈有此理,見陸寒不但如此放肆,還故意白了她一眼,頓時將美女撥弄的氣鼓鼓,卻又無可奈何。

    “兄長走了,公告說大限將至,要閉生死關,再也不問世事!這枚島主令已被我拿到,妾身還未進階蒼元境,此令牌分量有點太重,所以請你代為保管?!?

    然后,一枚紫金令牌地道陸寒面前,還附帶著葉仙云略微異樣的神情,雙眼毫不眨動的看著這位大魔王,即便大勝仍然沒有半點喜悅。

    “切!”

    陸寒一眼未看,仍舊凝視遠方,幾萬里外就是超級大宗飛花島本部,他根本不屑一顧,還返還給葉仙云一個鄙視的眼神,回應的話比上一句更加精煉。

    ……?

    啥意思?這就是不要了?一路打斗至今,難道不想做飛花島之主?

    若陸寒接收令牌,飛花島實力看似大損,實則遠超從前,以他逆天的神威,就算掌管西荒也有資格,實力就擺在這。

    當榮升為飛花島暫代之主,葉仙云有些恍惚,幾個月前還為小命擔憂,此刻已經位列上尊,她只需向荒主遞上一份文書,蓋上大印即可合法。

    但是,感覺陸寒對她反而疏遠了,即便在宗門議會上,飛自空和圭樺兩位副宗主,以及三位長老都同意,拿出五十萬靈石和一百種絕頂材料,送給陸寒作為答謝。

    陸寒收下重禮,卻留下幾句話就告辭,主要是叮囑葉仙云閉關苦修,并且將適合她的秘法送了幾種,然后再去陀螺紫海,九華城四海貨尊老板,用最快速度湊齊當日的清單,已經為他送來。

    西荒震動,混坤大陸震動,這次突然產生的驚天之戰,猶如一記耳光,將所有人從沉睡打醒。

    什么是無敵?

    一路前推毫不退縮,破開險阻神魔皆殺,而且始終站在高處,陸寒以不敗之姿態,用劍陣誅殺數百修士,差點將包裹起來的無數強者盡數留下。

    幾個頂級宗門之主命懸一線,在生死間徘徊許久,蒼元境界不如狗,蠻荒圣殿慘敗,二長老和兩位供奉全死了。

    “哈哈哈哈!那些廢物蠢貨,若非從開始就鄙視陸寒為星外異族,屢屢挑釁侮辱,豈有今日之果,活該!”

    躍蒼陽忽然大笑,當消息傳到這里,他這位西荒至尊,也忍不住撫掌嗟嘆,卻感覺自己的老臉也有點疼,卻對陸寒之威也有些神往,那屬于大痛快大自在的狀態。

    “但是,根據另外的消息,他的麻煩才剛剛開始,那些被殺的修士里,有些人關系和來歷很復雜,幾乎涉及五大洲際,陸寒的一擊的確逆天厲害,卻也掀動整個大陸起了波瀾?!?

    身后幾丈外,一個筆直的身影矗立在那,兩人都在草屋之內,他卻倒背雙手站在門口凝視遠方,身上散發出劍意般的凌厲。

    這個將近三十歲的男子,其姿態就像一把倚天長劍,靜靜插在那睥睨蒼生,雙目早已能割破天地元氣。

    劍朝元!

    西荒第一劍道尊者,曾在當年化神境時,就用三十年時間走遍五洲,盡敗蒼元境以下任何天才。

    突破到蒼元境后,苦修百年而出,又有十年再次掃蕩混坤大陸,同樣一舉打敗遇到的任何同階,神通直逼五洲之主,然后回返再次閉關,半年前跨入后期境界,劍道大成而出。

    “小元啊,不要太激動,陸寒的來頭十分神秘,沒人知道他如何出現的,就像天降隕石那般不可估測,我都沒發怒,你也要暫且忍耐?!?

    荒主躍蒼陽,以手為筆在桌案上,龍飛鳳舞般刻出大大的‘劍’字,其中雖然包含精銳之意,但是蓄勢內斂沒有穿刺而出。

    “不決生死,只問劍道,他的修為有何懼哉!”

    說罷,劍朝元絕塵而去,破空時發出的正是劍鳴之音,無數載過去,終于又有劍修高手出世,這機會豈能錯過。

    ‘有人已經出動‘哭殺軍團’,從南界向這里趕來,說是要為死掉的晚輩報仇,真會借題發揮??!西荒天翻地覆,都在看我的樂子,爾等都失望啦,呵呵!’

    在那道人影遠去后,躍蒼陽自我呢喃的聲音開始變冷,桌上的字體被大手拂過,頓時勃然蒼勁,一股爭鳴之音響起,再無半點含蓄,轉眼就犀利無比。

    其他四洲,十幾個超級宗門,十多個巨城翹首以盼,坐等西荒高層出手懲戒,陸寒以下犯上橫行不法,大肆屠戮手段殘暴,為修仙者所不容。

    若荒主不出手,往日威嚴何在,若各方全部實力大損,整個體系分崩離析,就有美味可以品嘗,環繞的餓狼虎視眈眈,一雙雙兇目貪婪的盯著。

    外界惶惶然時,終于得來重大消息,西荒副尊主烈九霄大怒,公開譴責陸寒令人發指的行為,肆意插手超級宗門內訌,肆意挑撥兩大宗門爭斗,為私利殘殺修行同行,按理當誅!

    副尊主的號召發出后,立即調動八大冥衛出發,這八人去全部為化神后期,擅長縱橫合擊,終日苦練三種殺陣,可困死蒼元境尊者,是他的終極護衛。

    陀螺紫海,陸寒到達后,他先前所在的洞府??并未有人租住,這里靈氣極其濃郁,價格上自然很難有人承受。

    “陸道友,再次見到您,我們非常榮幸!”

    “是??!陸大師神采更勝從前,您就是陀螺紫海的代言者,此后再也不用繳納靈石了?!?

    還是上次的兩人,呢個身材苗條如少女,臉上黑須泛濫、紫色紗巾裹頭的惡心玩意,笑吟吟在遠處就施禮作揖。那個笑呵呵的小胖子,臉龐如包子開花一般,態度同樣恭敬有加,獻媚之詞不絕于耳。

    “給我滾遠點!”

    陸寒直接殺機迸現,用眼神將兩人逼退,扔下靈石直奔密室,區區耗費想買人情,簡直癡心妄想。

    纖斕還在閉關,或許三五年就可渡劫,畢竟小界面的環境太差,縱使有資質,如代月離的亂花神體,以及鐘離婉莟的悟靈天賦,仍舊被遏制住正常成長。

    目前他所缺的,就是法力純粹再提純,將肉身打造的無比完美,這樣才能充分施展前世的無數神通,只要有時間上的空隙,就抓緊來此地閉關,即使隨便個把月,也碾壓正常修士數年苦修。

    當寂靜無聲,身前小瓶已經擺出三個,然后就是中品靈石上千塊,普通貨色已經變為雞肋,窮極這個界面最強的資源,加速讓自己變得更加恐怖。

    所謂蒼元境修士而已,若非肉身限制,早就飛升玄界開辟新的地域,所過之處莫非王土。

    玄陰之氣罕見缺貨,就要用稠密靈氣彌補,轉眼就有如蛟如龍的龐大氣旋,在陸寒周圍快速旋轉,然后如巨鯨吸水,一股腦被吸收殆盡,如此反反復復蹉跎著光陰。

    每隔兩三天,陸寒體內就嗡嗡震動一次,低沉轟鳴總要響半個時辰之久,元嬰已經沐浴在一片藍光中,十分愜意享用美餐,肌膚晶瑩剔透,比瓷娃娃還可愛三分。

    自蒼梧獸那里得來‘天陽鍛體決’之后,從未間斷修行和參研,和以往的豐富經驗互相參照,妖族精粹和人類智慧相結合,修煉的效果比起前世更加強悍幾倍。

    體修秘術方面,人族的確落了下乘,龍族為萬妖之王,自洪荒就相當于準圣般存在,差點不生不滅。

    那只銀蛟精血純度一般,只要他再次回返仙界,前世不曾會面的那些老家伙,都會被自己踩在腳下,真靈古獸盡數捉來,最純粹的血脈隨便提取。

    總之,不能太憋屈,殺出一條通天大道!

    半個月后,九玄冥珠和烈陽神珠,正圍著陸寒快速旋轉,彼此相吸相斥產生的詭異力量,正被主人靜靜吸納,不陰不陽冷熱適中,灰蒙蒙氣旋化為小型颶風,一個身影在其中,后腦喲玄妙光輪忽隱忽現。

    吞服然后加速煉化,接著再吞服,肉身強壯之后,吃糖豆的速度比起在初來乍到時,已經提到三倍多。

    曾經一顆靈丹煉化幾天,如今一天煉化兩顆法華丹,強大藥力始終不斷沖刷肉身,仍然還能挺住劇烈澎湃,這可是尋常修士最大極限的七八倍。

    ‘轟隆隆……!’

    又過了兩個月,密室內藥香大放,一瓶瓶新的極品靈丹裝進陸寒的儲物戒,強大氣場如驚濤駭浪,在洞府內來回激蕩,他再次出關遠遁。

    化神后期徹底鞏固,如今無視踏入蒼元境的大道法則,已經可以修煉此等境界后期巔峰之內的任何功法,但是他卻不需要,最大煩惱就是怎么從仙鏡里找到適合自己的用途。

    因為差距太大了,釋放的玄陰之氣只是仙寶日常狀態之一,就對自己無窮幫助,所有收益基本都從廣寒闕得來的,而且只屬于仙鏡的投影。

    關鍵就在他的級別太低,根本無法和仙鏡溝通,更談不上開啟,否則隨便噴出一點精華,都能將陸寒灰飛煙滅,甚至會干爆這塊大陸。

    作為主人,積累一世經驗的前提下,能與仙寶做初級溝通,操控這點基本狀態已屬不易,若其他人得到,早就被當做廢棄物扔掉了,和板磚毫無區別。

    即便相隔幾十萬里,陸寒仍舊能預料到,此刻的飛花島前大敵林立,有好多人想找自己,而葉仙云絕不會出賣自己的蹤跡,此刻應該在僵持狀態。

    他,又要開始掃蕩了!

    ‘這就是當年那個劍尊???’

    ‘誰曉得,大家都是初次見到,不過看他那股凌厲氣勢,絕非一般人能做到?!?

    ‘咱們飛花島竟然立于不敗,到現在還猶如夢境,陸大師之威恐怖如斯啊,否則我等早就潰散各安天命了?!?

    ‘大小姐……不對,代理島主竟然也有底氣了,居然不鳥堂堂天福山來人,她究竟想不想扶正了?’

    ‘當然是有陸大師在,女孩子嘛總有些蠢,以為找到個厲害的就是靠山,他或許的確有資格讓荒主大人掂量一下?!?

    ‘那……陸寒呢?’

    這句話很噎人的,直接就把議論掐住了,劍朝元就在在飛花島大門外,內部始終沒人出去,此等情形已經維持了半個月。

    兩日后,無邊蕭殺之意豁然來襲,這種狂烈的怒濤般氣勢來自幾百里遠的天際,那處金云滾滾,有大片光芒在飛速靠近中。

    劍朝元凝立虛空,就站在護島大陣前十幾里處,始終未說一句話,他已經猜測到陸寒不在里面,或許已經受傷正在治療,但是可以等。

    然而后方煞氣沖天,金色的狂云如離弦之箭,遠遠感應到如一張強弓,鋪天蓋地席卷而來。

    是誰?竟敢如此放肆!

    絕非蠻荒神殿和乾元宗,他們沒有這般強大的力量,軍團級別修士群,全部為金色鎧甲,清一色的化神修士,足上百有余。

    “是哭殺軍團?南界無恨海閣?混賬!”

    如此大規模行動,荒主并未得到任何消息,劍朝元絕對確定,對方如此作為,顯然屬于先斬后奏,想用最快速度達到目的,突襲之后造成事實,用外交手段平復這場風波。

    這是欺我西荒內部已亂,威信急速驟降,已經成為覬覦巨大利益的先鋒,找借口猝然發難??!

    我的劍,還很鋒利!

    ‘鏗鏘——!’

    筆直的劍芒沖天而去,蒼穹如被割裂,頓時開始劇烈激蕩氣來,一道奪目劍光射出,從劍朝元身上向前,一路斬在上百里外,經過之地盡數崩開,化為幾丈深的鴻溝。

    哭殺軍團洶洶而至,龐大氣勢一時被壓制,差點被劍意壓迫的潰散,立即從隊伍中竄出一桿金色大旗,隱隱有金戈交鳴之聲,烈烈擺動時發出無比絢爛的光芒,頓時把鋒利之意頂住,相撞的雷鳴聲立即大作。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