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579章 伐髓增骨
    第579章伐髓增骨

    此刻的陸寒體內,正掀起千頃波濤,一股股湍流來回激蕩,從那天于洗靈池走出,這具身體達到此界面應有的巔峰,再沒有近一步提升空間,再強行提升反而受損,因為終極法則有一條‘物極必反’。

    但是伴隨的實力提升中,前世修行之法還未徹底融合,每次突破都讓他遭受些許痛楚,必定屬于新的版本,磨合階段不可避免。

    若非這月余來接連大戰,一步步耗損中提煉和修復,體內玄陰之氣仍舊無法徹底流暢運轉,今天豁然如天大開,腦海中閉塞許久的仙鏡,出乎意料閃爍一次,將精純真元如高壩泄洪般,頃刻猛烈灌入每一處經脈。

    對于絕世仙寶來說,這點東西僅僅九牛一毛,但可以把凡人之軀,驟然間提純精煉,恍惚后就能比肩三山五岳。

    破天荒的巔峰,讓陸寒能瞬時爆發一次時空法則,比起前幾日的時光朔源,要晦澀神奇千百倍,這等神通在玄界,也必須達到大乘期,還要耗費百年修為,才能迅捷動用一次,代價無出其右。

    ‘嗚——!’

    大半日時光才過,古老的號角聲,忽然在混坤大陸東北角悠揚沖霄,當陸寒到達星外下族前哨,對前方飛騰歡鬧的場面為之一愣,他仔細回憶片刻,在這十幾萬里路途中,僅有幾只飛鳥劃過虛空,難道……?

    這座前哨的規模,在此界面已經頗為恢弘,尤其作為星外下族,資源匱乏下還能建立這等陣地,著實頗為不易。

    一道天塹橫貫東西,呈扇形的巨大高墻足有百丈,延綿三百里酷似巨蟒幻化,厚度可以容納二十輛卡車并排通過,一塊塊材料,都采集硬度極高的石頭,混合其他材料砌筑而成,幾十顆核彈也未必能將其徹底摧毀。

    讓陸寒無語的,是彩旗飄揚鼓樂高亢,多達十萬身影,鋪天蓋地隨聲而舞,熱烈的氣氛驅散陰霾,就連廣袤的荒涼都沾染了幾絲溫熱。

    “陸大師——!”

    “恭迎大師駕臨!”

    “大師樂道修仙,前途浩瀚法力通玄,全體跪謝救命神圣!”

    數百盞靈茶美酒,無法計數的靈果美食,與萬千笑容整齊列隊,中間開辟出十丈寬通道,每雙眼睛都驚訝的望著他。

    ‘你們弄對了嘛?’

    ‘嘖嘖!他竟然如此年輕帥氣???’

    ‘一人屠滅兩萬影哭軍團?我滴天吶,太神奇外加可怕了?!?

    ‘咦?誰知道蘇柳子這夯貨去哪了,他不是跟著陸大師回來了嗎?’

    這些星外下族的處境,還沒有陸寒想象那么差,數萬修士里,就有從三處撤回來的那些人,陸寒微微一瞥,就發現處于蒼元境的強者,也多達六七位之多,唯一尷尬的是僅有兩人踏進中期門檻,如此長久的光陰里,沒有一位至高主宰。

    “咦?我又到了哪?”

    當一個身影,被陸寒丟出來,并且翻滾幾圈站起時,蘇柳子又暈乎這無法瞬間適應,前方頓時傳來滿堂哄笑,將他迅速拉回現實,臉色陡然通紅。

    “咳咳!諸位道友,蘇某人雖然是立了大功的,但絕不會接受同袍們的饋贈,如此多珍品佳釀,還是速速收藏以免破敗?!?

    ‘轟——!’

    為了稍晚挽回點顏面,蘇柳子立即挺直腰桿,滿臉傲慢的拍拍胸脯,但那雙眼卻充滿狂熱和貪婪嗎,一眨不眨盯著想起飄蕩的萬千禮品,自然又被調笑回敬。

    僅有一只青鳥,僅有兩尺頭頂紅冠,如閃電般激射而至,穩穩停在他的肩膀上,會滲透出精靈般的氣息。

    “哈!還是你這小東西有良心,知道早點通知他們迎接陸大師,一會口糧加倍?!?

    ‘吱啊吱??!’

    一道炫光閃爍,陸寒身后又多出個女子,無數驚訝閃過,繼而紛紛面露羨慕,女子甘露甜美,一頭青絲如瀑,身穿深藍色卷云衫,腰間玉帶掛滿香囊,無論身材姿色和面容,都高絕脫俗不思凡陳。

    姚云卻非常驚訝,直接被眼前的陣勢一愣,瞬間明白過來后,立即微微欠身施禮,作為本地修士,他能感應到有無數目光里閃過幾絲敵對,若非陸寒為依托,誰敢孤身進入桓狹荒脈。

    “久聞陸大師的威名,竟然真的能光臨我等荒涼居所,并且出手扶危濟困,這份高尚的道心,足以抵御任何天魔,一路通暢直達無上仙尊?!?

    早在廣場核心,飛來七個身影,為首一人身穿星辰古袍,一團紅云環繞蛟龍,雙肩雕刻日月,滿臉陪笑躬身作揖。

    “荒脈主君——段巖愁!”|

    蘇柳子急忙密語傳音,干脆利落的將這幾人介紹一遍,面對堂堂幾大蒼元境,他的氣勢直接消失無蹤,在雙方間處處點頭哈腰。

    一路上幾次被陸寒丟盡無名之地,無論真元和修為都快速恢復,如今精神壯碩,做個小小跟班綽綽有余。

    “陸某所來,業已早有收獲,更非上門推杯換盞,這些俗套根本沒必要,我就在此正式的問一句,寒冥殿四次禍水東引,不惜犧牲二十多萬修士,這里必有非同尋常之事,還望諸位屬實相告?!?

    “啊——?!”

    隆隆之音帶著陸寒的話,清澈傳進每個星外下族耳中,滿場喜悅頃刻間失去蹤跡,被十足意外和驚訝侵占,一時間萬眾呆滯,繼而陷入迷茫里。

    ‘對??!我早就感覺太詭異了,寒冥殿那些混蛋,為何突然大舉加害咱們?’

    ‘陸大師一語捅破,將我等的心里話直接掀開,實在痛快!’

    ‘快聽聽主君大人怎么說,你們看那幾位副主君,怎么也有大半滿臉疑惑,這里面似乎非常蹊蹺呢?!?

    十多萬人,驀然間回轉身去,把目光匯聚在段巖愁臉上,如同千萬道電弧彈跳,事關生死存亡,那個還敢松散懈怠,心情沒來由開始緊張。

    “這……寒冥殿詭計多端,他們竭力轉移影哭族的主意,作勢要大舉遷徙至此,是純粹的明修棧道之舉。實則已經預料宗門九死一生,將真正的渾厚底蘊,暗暗向正北方轉移,就是桓狹荒脈西側,有混坤三大絕地之一的‘鬼蜮’?!?

    嗡——!

    段巖愁的幾句話,立即掀起千頃波濤,十萬身影驚呼出聲,表情紛紛接連狂變,無不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還有更多的難以相信。

    “鬼蜮?傳聞里的死亡歸宿之所,怎么可能?”

    “那里是死淵啊,天下間誰敢靠近,他們莫非被影哭族嚇傻了不成?”

    “還不如舍身忘死一戰,或許還能留下點根本,竟然主動向鬼蜮遷徙,呵呵呵……!”

    額?

    陸寒眸光里,閃過不可察覺的神韻,這答案突如其來,也微微蹙眉片刻,這個界面還真的存在大兇之地?

    然而以他的敏銳,仍舊在段巖愁身上,感察覺到缺乏了幾絲真誠,這一點在此人身旁,名叫灮古博的副君主表情里得到再次驗證,只見他表面點頭確認,眉宇間反而微微下垂,分明屬于皺眉的前期動作。

    “陸大師是我們的光明,懇求再次挽救幾十萬生靈,我們愿意奉獻所有,甚至這片桓狹荒脈,都可以奉您為主?!?

    “請您做萬眾敬仰的守護神吧,必將世代享受尊貴,以八大界面的命運為血誓,每個星外下族,永生屬于陸大師的奴仆?!?

    納尼?越來越離譜了,你們這么大放厥詞,經過那幾個大陸允許了嗎?為了保住桓狹荒脈,將自己的發源地都拿來詛咒,陸寒瞬間就感覺不好了,但這并不能打斷自己的意志。

    “所謂下族,只是因為你們體質特殊,根本無法融入這個界面所致,陸某卻有至少兩種方法,讓爾等顛覆一切,從此真正屹立于大地之上,打破任何蔑視和欺壓?!?

    ‘轟隆隆……!’

    如果方才,段巖愁的話讓這泱泱之眾面露驚吒,陸寒的聲音更如利刃,狠狠切開他們的創傷,將里面積蓄萬年的腫瘤清理掉,滿城驚駭如同雷鳴。

    顛覆?崛起?

    曾幾何時,這些還是夢想,被一代代人前赴后繼努力,有朝一日迎來曙光。但他們發現,前方的路竟然直通幽冥,只有更加黑暗,狂熱的心逐漸冷卻,最后冰封于絕望里,已經代代傳承不用銘記。

    一個人,忽然來到你面前,和你說找到了出去的道路,可以輕易打破桎梏,勃發沖天走進永生,其結果可想而知。

    換做其他修士,此刻或許已經死于非命,十萬人一擁而上,將其睬扁做成肉餅吞噬,胡亂撕開傷疤并大放厥詞,是對整個桓狹荒脈生靈的侮辱。

    但陸寒之名,從幾年前震蕩西荒時,就如一股股狂雷,接連不斷猛烈轟擊在這些人的神魂深處。

    畢竟也是被鄙視的人,同樣被稱之為星外下族,處處遭到欺辱,卻連續鎮壓當世,幾大超級宗門先后消失,得罪他的修士,無一不被送入輪回。

    從那一刻起,陸寒就是這些人的驕傲,是他們心中的一團火,如今燃油潑了上去,引起驚天爆炸,無不駭然狂喜。

    陸寒一人,就可以為星外下族證道,便能讓他們驕傲于當世,若能讓千萬身影證道,即便萬海顛覆,天地狂潮席卷寰宇,都無法表達幾十萬生靈的震撼。

    “陸大師萬年永生!”

    “天地為尊,陸大師更屬于尊王之位,大家快快跪拜??!”

    “萬法重歸,您與我們同在,生生滅滅誓死相隨,謝陸大師萬恩!”

    呼啦啦……!

    滿城十萬眾,渾身顫抖激動非常,如無骨之身,不用呼喚便徹底臣服,頭顱撞地咚咚悶響,血絲外溢仍不自知,不知是誰一聲哭嚎,直接引崩海嘯般的嚎啕,老淚縱橫扔歡呼不已。

    ‘擦!我還沒說完呢好不?’

    陸寒已經郁悶了,區區一點甘霖而已,這些人大旱八百萬年了嗎?他們固步自封無法躍出,是因為從開始就走錯了,一條不算崎嶇的小路,就如和西側大兇之地的距離,僅僅翻過去便可豁達。

    但在這些人眼中,陸寒如同神明,似乎從混沌走來的創造者,周天星辰傍身,腳踏星河頭頂陰陽,一呼一吸都是鴻蒙紫氣,他就是萬千生靈眼中的大道。

    這里的修士,只需用特殊方法,將體內精髓洗滌一遍,增骨三毫重煉經脈,便可轉移成一種特殊體質,即便仍舊和本地修士存在差距,也僅僅毫厘之遠可以忽略。

    “一天后,各族抽取最有資質的二百人,每個界面后裔里,挑選三百最具資質的修士,我要用他們試法!”

    “你,隨我來!”

    段巖愁忽覺冷風撲面,驟然抬頭發現,陸寒已從十里外,詭異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并且用手點指,話語里蘊含不可抗拒,其心中頃刻幽寒拔涼。

    ‘難道?我那句話說錯了?沒有!’

    整個星外下族前哨,除卻延綿的高墻,就是一座八十里的小城,碉堡森森棱角分明,無數長弓巨弩林立,各種機關層層疊疊,已經屬于龐大的陷陣。

    核心之處,位于五十里的中后方,八座高塔彼此連接,中間的最為寬廣,偌大樓宇僅有七層。

    陸寒無視一切,區區禁制早被看的一清二楚,僅僅前行的路線,就讓幾個蒼元境震驚不已,一路通暢直達主殿,似乎他才是真正的主人。

    “除了他,沒有允許不得擅入,否則陸某翻臉無情?!?

    蘇柳子被陸寒一指,立即哆嗦了三次,臉色瞬間就變了,此刻他的地位,仿佛碾壓幾位蒼元境,已經超脫于以往,要當這里的二把手了?

    “謹遵號令!”

    “我等為陸大師族護盾!”

    這幾人直接頷首,滿身卑微快速退出,生怕一個表情就招來禍端,他們面對的可是陸寒,外面超級宗門無數,都無人再敢和他叫板,誰還自尋死路。

    蘇柳子隨后撤離,偌大屋內只剩下三個身影,姚云坐在陸寒側首,一副藏匿著十萬個為啥,即將憋悶不住的模樣,那雙眼睛瞪著段巖愁,后者更加倉皇不安。

    “寒冥殿所為,請段道友再說一遍,你也僅有一此機會,沒有任何事情能逃過我的掌握,除非我不想!”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