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598章 橫斷兩界
    第598章橫斷兩界

    空間通道的法則紊亂,迫使傀固向自己的寶貝噴一口精血,此物頓時光芒再放,內部出現一層詭異符文,從眼前向尖端拳頭大小的出口涌去。

    仿佛宣泄的波濤,頓還是將所有不穩定因素帶走,模糊情景立即清晰數倍,如同塑料膜換成鏡片,然后他看到了不可以死的一幕。

    天雷陣陣電光狂閃,蒼穹上黑漆漆的巨大漩渦轉動著,連續不斷的雷霆向下轟擊,但僅僅打在一根鏈條上,金色的璀璨中向下引導,沒入地下消失不見。

    地面卻嗡嗡微顫,一股強大氣勢來回激蕩,在到處都是金芒的世界里,一尊烘爐大鼎高高聳立,里面雷火沸騰電蛇狂舞,在一個身影操控下忽強忽弱。

    那個年輕人仿佛身披金甲,如九天戰神降臨,頭頂法相卻是一輪大月,銀光灼灼保持本色,金芒不可侵入神圣之地。

    不時就有大量靈材,從年輕人身前推入烘爐內,立即有苦澀味道涌出,隨后就是滋滋啦啦的爆豆子響聲,片刻后又是一堆靈材扔了進去。

    ‘此人就是陸寒?這般嬌嫩年輕,能否吃的下一拳都是問題,到底那幾個老鬼是如何被打傷的?嘖嘖!’

    光陰一晃就半個多時辰,傀固眼中逐漸生出火熱神色,他所見到的靈材,雖然無法知曉名字和用途,但卻可以看出無所不凡,都屬于讓人垂涎的罕見之物。

    但僅憑短暫觀察,無法判斷就地煉化靈材,與他們有何關聯,至少現在未發生任何異常。

    不久,在他逐漸失去興趣,準備返回繼續商討‘諸源神契’時,忽然一股巨力洶涌而來,就算身在異界,但緊鄰空間節點,仍然感受到莫名的沖擊從空筒內涌來。

    只見那尊大鼎,烘爐卓卓雷火猛的變強,仿佛內部蔓延三千里雷海,每道電芒都有手臂粗細,匯聚成一團漩渦,徐徐托舉著什么東西逐漸上升。

    如眾星捧月中,一件橢圓形的三色短矛出現在視野,金燦燦鋒利的尖端,讓人一看就緊閉雙目,有刺痛之感不可抑制。

    不足尺長的把柄,中間是一抹翠綠,如同翡翠打造,僅僅手把處是赤紅色,仿佛地火之精打造。緊接著那個青年以手代筆,在上面快速刻畫靈紋,那股晦澀無從見過。

    但當一切結束,有道靈光從大月中射出,精準打在短矛之上時,立即有洶涌的威壓奔騰開來,可以推動萬斤橫移百里,無比蕭殺之氣隨后鋪天蓋地。

    “原來是在臨陣磨槍,這廝連趁手的家伙都沒有,簡直可發一笑啊,嘎嘎嘎嘎!”

    “傀固老家伙,當前形勢如此不利,還有什么能讓你發笑的,讓我也看看這件‘洞光錐’,是否有傳聞的那么神奇?!?

    身后有氣息壓來,傀固立即滿臉不悅,回頭狠狠瞪了一眼,來的是大邏賁一族之王,與自己身份等同。

    “哼!我很懷疑,六個老不死的竟然害怕一個小崽子,是不是都被時光抹去了棱角,開始怯懦萎靡了?!?

    大邏賁深吸一口氣,他對八荒的認知,還存在于戰紀里,從未見過任何異類,早已無法按奈心緒,迫不及待的探頭看去。

    此刻,陸寒將那件短矛捏在手里,足有數千斤的力量傳來,頓時一團雷火在表面炸開,恐怖的寂滅之意勢不可擋。隨后凌空俯視,以廣場為核心,環顧周圍片刻,雙手輕輕摩挲短矛,就對著某處狠狠拋射而去。

    ‘轟隆隆——!’

    蒼穹陡然降下一道粗大雷電,轟擊在短矛之上,不但未傷及絲毫,反而助長了兇猛之勢,金色槍尖兒幻化出無數虛影,一簇簇赤紅火焰在微端噴射,中間處有綠液璀璨欲滴。

    噗!

    就像從天外射來,劃出一道細細彩線,便如無所阻隔的扎進地下深處消失無蹤,周圍土層連半點破壞痕跡都未留下,但那里的上方,卻已經出現陸寒身軀。

    只見他單手化劍,以無比凌厲姿態,對著地表唰唰揮舞,一個三間房屋大小的圖案赫然入目,仿佛里面蘊藏的全是鋒利海洋,只要打破任何縫隙,就會被淹沒在洶涌厲芒中尸骨無存。

    大邏賁的眸光頓時一凝,饒是他被奇異的一幕吸引,但對面一舉一動,似乎都在設伏,或者在準備什么犀利手段,任何動作都是對圣界的不利。

    兩天時光過去,但陸寒將第三件東西打造出來,是一件渾身黃燦燦的小鼎,也按照某種方位打進地下,不同的還有那刻畫紋路,似乎被第一個更深奧幾倍,影哭之母的身影,也加入了觀察行列。

    “法陣!這點毋庸置疑了,而且每個陣眼下埋設的東西,都具有極大威能和毀滅力,但若想對付軍團,根本沒必要動用數百里方圓的規模,簡直浪費大好的材料?!?

    “那這賊子的目標,就是對付我等幾個老鬼了?”

    “也不對,他豈能傻到如此轟轟烈烈,愚蠢到不知我們可以窺探嗎?這般氣勢恢弘的法陣,并未蘊含極其恐怖戾氣和殺意,這件小鼎似乎就是為了專戶而設,最后的陣眼才是緊要關鍵?!?

    “封印呢?只要把這里的節點堵死,你我就算神通逆天,想再次打通也不知多少年以后,似乎是我想多了……哈哈!”

    “就憑他?癡心妄想!這封印古陣豈是誰都能做的,人族古修士也不知耗費多少神通,才將這個小界面護佑至今,堂堂一塊大陸,強大勢力也不少,面對我圣族過界,都無何奈何接連敗亡,諸位都多心了!”

    “本王不和你們吵嚷,此人是圣界眼中釘,必須盡快出去,我等要將‘諸源神契’快速驗證一番,合六族之力保證通道順暢,無法保證那位大人是否會下來巡視?!?

    “嘶——!”

    …………

    半個月后,陸寒站在節點附近,望著還有不足兩丈的節點通道,偶爾向嘴里扔一顆靈丹,腳下靈石碎渣無數。

    他身后,恢弘大鼎已經不見,更沒有廣場蹤跡,所見之處遍地草香,一片生機勃勃,似乎從未遭到任何破壞。這是他調息的第三天,練就六件古陣替代品,法力耗損不小,神魂都有些疲乏,但奇怪的是異族也無任何動靜。

    但身后的天際遠方,卻有至少十多個身影在向這里飛射沖來,在千里外就被陸寒分辨出,是從東南方折返的異族強者。

    ‘這里斷絕信息多日,他們終究等不及了,哼!’

    此地作為大軍中樞,必須頻繁與前方通信,這些異族修士,應該既有信使,也有請求指示的主將,但感覺出異常,已經錯過此地的精彩太久。

    十三到遁光風馳電掣般,轉眼已達五百里,為首者渾身淡淡青光裹身,身披一件碩大黑袍,赤膊光膀子胸膛凸出,身體已經被凝練到至高地步。

    他的遁光,隨著移動逐漸變緩,滿臉開始浮現疑惑,接著就是驚訝,直至滿臉驚駭停住。

    “巴莫大列將,我們圣族軍團的警衛呢?而且其他身影也沒有,竟然寂靜如斯,這不像咱們圣界的作風,而且我上次離開時,那棵巨樹死氣沉沉,這才幾天啊……”

    旁邊一個異族臉色有些難看,若在以往早有人過來盤查,根本不允許如此接近,他的目光總是看擎蒼古樹,金燦燦巨葉似乎有些刺眼。

    “見鬼!一個人影都沒有,不……還有一個身影,但并非是我們圣族人,至于你說的龐大軍團,或許得到新指令,開拔到了其他地方大舉進攻吧?!?

    “什么?!”

    其他人頓時瞠目結舌,一臉迷茫和不解,又拓展新戰線可以理解,但還有個不是圣族的身影在大本營,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戒備,作戰——!”

    被稱為巴莫的大列將,驀然一聲高聲大叫,將身后十二個身影嚇得渾身微顫,臉色頓時劇變,習慣性散步成扇形,卻又緊張茫然的盯著遠方。

    當這些人看清節點附件的一切,距離影拉近到三百里,這里非??諘绾透蓛?,一個身影佇立在巨樹下,顯得頗為孤單和幽冷。他們走過的節點通道,卻僅剩下大半,而且還以緩慢速度持續恢復,就是傻子也瞬間明白,他們的處境非常不妙。

    “何人在我圣界之門?”

    “滾!”

    “可惡的混賬,在我看到你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經死了,竟敢侵擾空間節點,破壞我圣族大計,一起去殺了他!”

    巴莫眼眸收縮閃爍,渾身爆發出強悍威壓,大手向前狠狠揮動,一股洶涌的殺意無限沸騰,僅有眼角余光快速觀察四周,他似乎修到了一絲亡靈血氣,更隱隱感應到什么。

    “吼!沖過去,不許卑微的人族在此存活,是他驚擾了諸位大人?!?

    十多個身影,修為最低的也有中旗官級別,堪比化神境界,兩側各有一名中列將,這是幾乎堪比頂級宗門的力量,多人對戰一個人族,簡直就是自我羞辱,但大列將不可違背。

    ‘咦?巴莫大列將去哪了?果然不愧是主帥,竟然搶先一步想拿下頭籌,諸位大人或許就在看著?!?

    如蜂巢一般洶涌撲去,他們眼中的陸寒,只是一塊小瘦肉,幾乎不用全力就可撕扯開,將空間通道萎縮的原因暫時擱置腦后。

    “這里將被封印,你們是第一波見證奇跡的異族,從此淪落他鄉直到消亡,給我鎮!”

    陸寒的話剛傳蕩過來,就抬起手掌向頭頂一舉,頓時幾百里內銀芒大盛,緊接著古樹之巔奔雷翻滾,一道粗大電弧,順著罰靈鞭閃爍貫下。

    轟??!

    似乎山體傾倒的巨震,在茫茫虛空響起,那只舉起的右手,掌心浮現一座陣圖,猛然間刺目璀璨,中心處銘刻著銀色紋路,不同于任何一種符篆,是仙界才出現的道紋。

    緊接著一掌掄下,仿佛灌注了山海之力,狠狠打在空間節點,末日狂震立即產生,不足兩丈的狹小缺口,頃刻間如遭電擊,隨后就仿佛注入興奮劑,愈合速度明顯加快。

    十二個身影驚駭欲絕,他們聽的再真切不過,但滿臉狐疑還未產生,就發現極高的沖擊速度慢了,只劃出百丈便酷似老牛耕田,慢悠悠艱難挪布。

    一種無法抵抗的力量,詭異從四周產生,排山倒海擁擠過來,他們就想汪洋上點播的小船,任憑全力施為,也難以抵抗濤濤大勢,還被強迫向中間擠去。

    剎那間,才豁然醒悟這個人族,能一人獨立此地,自中間將信息掐斷,必然有非凡之處,但是巴莫大列將到底去哪了,為何還不見蹤跡?

    嗖!

    眼前銀芒一閃,不可敵的那個人族,竟然已經憑空消失,留給這些人的只是條淡淡的劃痕,方向直奔后側天際。

    與此同時,圣界一側有個矮胖身影,如皮球般倒飛出去幾十丈,滿眼金星閃爍,震驚的瞠目結舌。

    “傀固匹夫,那廝是想打破節點,要過來和我等一戰嗎?”

    “啊——啊呀!真是氣死我了,他竟然猝然襲擊,不對,那家伙說要封印空間節點,黑蠻族的巴莫也帶人回來了,必定兇多吉少啊,快點六元合一,施展‘諸源神契’秘術!”

    嗡!

    五個身影正圍城環形,臉色凝重商榷著什么,被忽然涌入的強大沖擊波打斷,聞言吃驚非常,盡數沖了過去,影哭之母一根觸角,狠狠插進通道之內,立即膨脹數倍,將收縮加快的狀況緩解下來,一只眼睛移到‘洞光錐’里。

    所見到的卻是空空如也,只有能凝望的極限距離邊緣,十多個小身影如同束縛而粽子,被詭異擠壓于一處,全部法力盡失的狀態。

    更遠的地方直接模糊,但幾道閃光還可以分辨,激烈打斗的征兆一眼便知,卻也僅僅持續不足三個呼吸。

    繼而,一人騰空飛來,他的手上還拎著個壯碩身軀,影哭之母之掃了一眼,身軀內就涌出無端煞氣,傀固所說的巴莫大列將,竟然如此不堪被生擒活捉。

    但這些都不是她關心的,正感應到的一股蒼?;臎銎鹣?,帶著古老之意,已經在空間節點附近越來越濃。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