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香火煉神道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交代
    殺破狼,三大將星,一同匯聚。

    埋藏在地底的陣法發動成功,武明空親眼看著這一幕發生,隨后大楚的氣運金龍嘶鳴了一聲,化為無數道龍氣朝著四周散去。

    “天凰吞龍?!?

    早有預料的武明空里面搶占先機,天凰吞龍秘術發動,無數的無主的龍氣被她的天凰法相一爪一個,吞食一空。

    其余十七路的反王,都是得到龍氣的新晉王者,還顯得稚嫩,大多數都是剛剛突破到武道神通境界,龍氣伴身,氣運勃發,背后也會有宗派下注,很容易就會從一無所有變成一個高手。

    相較于武明空而言,全都稚嫩一些,呆愣了一番,才手忙腳亂的收復大楚的龍氣。

    他們心中都明白,大楚亡了。

    誰得到最多的龍氣,將會在之后的爭龍之戰搶得先機。

    龍氣的多寡對氣運,氣數,戰力皆都有影響,更能影響麾下將士的士氣,若是麾下的將士全都戰敗,即使一個王者再厲害,沒有麾下將士的氣數加持,戰力也會受到影響。

    戰場之中,一個普通的先天高手帶著上千精兵結成戰陣都能與普通武道神通高手一戰。

    于此同時,楚都各處勢力全都感到大楚的氣運迅速的流逝,大楚的守城將士全都狀態低迷,實力大損。

    楚都的城門本就是取自天下安寧,門可有可無,并無任何特殊之處,十八路反王一同飛天吸取龍氣,而十八軍聯盟則在殺破狼三大將星的帶領之下,朝著楚都之內而去。

    燒殺掠奪,一路全都是刀光血影,尸橫片野,一路從青龍街直沖朱雀大街,再到楚宮之前。

    十八路反王麾下同樣良莠不齊,有些甚至都是大匪出生,僥幸得到一縷龍氣,這才激發命格,趁著王朝末年,氣運流動,國運不穩之際,一路攻往楚都。

    此刻這些士兵,又或者說等同于強盜之流,在楚都造成無數的罪孽。

    凌霄殿之中,如此大戰,自然引起不少人的興趣,拓跋昊日也不例外,觀天鏡,可觀三界,正在天庭眾神的面前。

    尤其是十八路反王一同攻破楚都的畫面,清晰可見。

    至于殺破狼的格局,一同破除大楚的氣運金龍,這等畫面倒是不會在其中顯現而出,雖然眾神也十分奇怪,為何大楚氣運金龍在十八路反王一同攻城的那一刻都潰散而去,只當做是大楚的氣運金龍已經不堪重負,終于在此刻破滅。

    只有姬晨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周玄此刻心中十分的焦急,臉上倒是沒有顯露而出任何的異樣。

    如今天庭誰都知曉,拓跋昊日想要徐渭,以前徐渭是人皇,有著王朝氣運庇佑,想要出手,都要謹慎幾分,要是被氣運反噬,即使是神靈一個不小心也會有隕落的危險。

    況且徐渭身份不一般,天庭之中,只有拓跋昊日不懼徐渭的打神鞭,他執掌天條,天條之中便是有規定,上下尊卑有序,不得以下犯上。

    而玉帝作為眾神之主,自然是最為尊貴的那一個,雖說名義之上東王公神位不弱于玉帝,可是實際之上,還是低了半等。

    “昔日封神之一戰,紫薇星主你可是徐渭的手下敗將,落得一個死后封神的下場,從此不能插手人間之事,而你姬家的大夏近乎全滅,皇族子嗣只有少數茍延殘喘與世?!?

    “眾神之中,恐怕半數以上與那徐渭都是大敵?!?

    “神靈不得干擾人道變化,我等即使心中有些怨氣,也不會不顧蒼生?!奔С棵嫔蛔?,緩緩說道。

    昔日姬晨也是一方帝王,深諳帝王心性,知曉此番拓跋昊日開口一定不簡單,他暗中出手用了殺破狼格局,已經出了一口惡氣,如今天庭之中,拓跋昊日與徐渭的爭鋒已經到了水火不容,早已經撕破了臉皮。

    如今這個時刻,姬晨也不想多出風頭,拓跋昊日與徐渭兩者相爭,必有一傷或者一死,況且姬晨也是與徐渭作對過的人,自然知曉一些徐渭的手段,未到最后一刻,誰也說不準。

    “你倒是深諳神道?!蓖匕详蝗蘸吡艘宦?,也有一些不滿,在天庭他是眾神之主,但是也不能夠胡作非為,天條雖然幫助了他,讓執掌天條的他獲得對抗眾神強大的力量,同樣也束縛了他,他自身也不能夠胡亂的違背天條,否則必定遭受反噬。

    “太歲星君何在?為何幾次朝會都未曾見到?!蓖匕详蝗针S即便是詢問道。

    天庭各部,司職都在天庭之中,不會前往地仙界或人間界,尤其是星神,每次朝會來的最早。

    “稟告玉帝,太歲星君之前就在星辰之中閉關參悟天道,很久未曾現身?!?

    在姬晨的暗示之下,一個星神上前說道。

    “這倒是可惜了,太歲星君秦戰聽說當初封神之戰可是被那徐渭打的尸骨無存,凄慘無比,對徐渭也是滔天的恨意,卻是不能夠親眼見到如今的這一幕?!?

    拓跋昊日今日十分的興奮,自從成神的那一刻,徐渭便是剝奪了他的玉帝印,讓他顏面無存,神道職權也被分割了一半,他千般謀劃,終于用立下天條的機會贏了一局,又與寶香夫人和命仙聯合,趁著王朝末年,氣運變化無常,奪得了玉帝印,威勢終于到了巔峰。

    唯一讓拓跋昊日擔憂的便是封神榜,此乃神道真正的至寶,封神之后,一直被徐渭掌控,誰也不知其中還有什么玄機。

    而天庭眾神的名冊也同樣在徐渭的手中,這導致了拓跋昊日無法進行冊封神靈,更加無法更換眾神的神位,對天庭正神這等級別的威懾要小的多。

    “本帝知道,你們都不敢下界去對抗徐渭,就是懼怕他手中的打神鞭,本帝也未曾想過讓你們出手,此番只是讓你們知曉,誰才是真的眾神之主,等除了徐渭,本帝定要平定蠻荒,收復九幽,屆時本帝才是真的三界之主?!?

    “那小神等就在此恭賀玉帝早日功成?!?

    .......

    “且看一看,徐渭該如何度過這一劫難,王朝氣運反噬,可不是說笑,要是死在這些所謂的反王手中,那才是真是英雄時運一去,天地皆無力?!?

    拓跋昊日也未曾著急,他也能夠忍,不然就不會等到今日,要是當初徹底惹怒了徐渭,徐渭就算不顧神道大損,也要用打神鞭活活將其神位打散,也是可以做到。

    可是他能忍,忍到最后,天庭格局大變,終于占據了上風。

    他的目光朝著觀天鏡的畫面看去,眾神也隨之屏住了呼吸。

    楚宮之中。

    “皇,你不一樣了?!?

    那完全變成妖的狐馨面對徐渭,本能深處感到一陣的恐懼,小心翼翼的說道,語氣都正色了幾分。

    “狐馨,你也算是可憐人,淪落到此,完全迷失了本性,也有一部分是本皇的責任?!毙煳嫉谋驹挫`性回歸,不在受到屏蔽,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他不在是受到與狐馨之愛影響的楚皇,也不再是胡亂濫殺的楚皇,同樣也不是背棄諾言的徐渭。

    最重要的是,徐渭也清楚知曉他要做些什么,更加知曉大楚如果度過了四十九年,人皇道果將永遠不會圓滿,他將會被羈絆在楚皇的位置之上,要么隨之大楚的覆滅而滅亡,要么只能將大楚變得更加強大。

    人道雖強,可是紅塵羈絆,因果糾纏太深,很難超脫。

    即使天仙都會選擇遠遠避開紅塵,普通的修行者,除了需要入世修行的,一旦到了天師境界,就很少在人間游蕩。

    好在徐渭之前經過無數的推演,知曉大楚不會度過四十九年,他還有最大的后手沒有動用,大楚四十九年接觸,他不在是楚皇,大楚已經名存實亡,而新的王朝將會在楚都誕生,或許楚都就會改命。

    “皇,你在說些什么?為什么馨兒感覺如此的陌生?!焙氨犞敉舻拇笱劬?,欲要再次靠在徐渭的胸膛之上。

    可是剛剛一靠近,徐渭的目光一冷,瞬間猶如置身在冰窖之中,離著半丈遠,便是停滯不前,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朱唇微微的張開一個圓形。

    徐渭的眼神是那么的陌生,絲毫沒有半點的情意,好似看向一個陌生人一般。

    “你只是迷失了本性,想必記憶還在,本皇與你之間的感情,想必是寶香夫人,拓跋昊日等的算計,用種種手段迷失了本皇,同樣也陰險到你,你才會癡迷本皇,最終要讓本皇滅亡?!?

    “皇,你都知道,可是馨兒從來沒有對不起你?!焙按箿I欲滴,掩面而泣,哭聲讓人慘不忍睹。

    徐渭搖了搖頭,面對狐馨,他也感到難纏,他靈性回歸,心志堅定,絲毫不會為其所動,可是畢竟對其有些愧疚,只是男人對女人的歉意。

    “想必以你現在的修為也感應到了渾身的鳳氣散去,大楚氣運金龍滅亡,同樣大楚也會滅亡,你作為帝后,也會遭受一定的反噬,不過不會危及性命?!?

    徐渭正色道,最大的反噬已經成了他人皇道果與人道糾纏接觸的一柄利刃,他自身同樣安然無恙。

    而狐馨畢竟沒有徐渭的謀劃,身居鳳氣,自然要受到反噬,不過這種反噬并不強大。

    “皇,你到底在說什么?”

    狐馨先是不解,隨后趕到渾身的法力不斷的退去,妖丹破碎,淪為妖體境界的妖修,外貌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渾身的狐毛也冒了出來,只能維持一個人形。

    反噬消失,狐馨也感到送了一口氣,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她的妖性也開始減弱了大半,恢復了一些本性。

    “楚都已經是是非之地,想要保命,迅速的離去?!毙煳祭^續說道,他看著狐馨的變化, 面不改色。

    狐馨點了點頭,她也感到大難臨頭,妖性褪去,似乎也恢復了一些正常。

    “人皇劍暫時有你掌控,即使神獸級別也傷害不到你,狐族就不用回去了,人族同樣也是修行的好地方,尤其適合妖修?!?

    徐渭想了想,手一召,人皇劍落入到狐馨的手中,帶著狐馨離去。

    人皇劍本身具有陽剛正氣,能鎮壓萬邪,之前狐馨妖性以及成了本性,如今露出了破綻,倒是有機會能讓狐馨走入正途。

    況且此刻徐渭要與人道斬斷羈絆,那么人皇劍和人皇印同樣要處理一番。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中珠医疗股票最新公 浙江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一期计划免费版 青海快三基本走势图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幸运快3大小单双下载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皇家彩世界pk10 陕西快乐十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