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四章 心如蛇蝎
    “不行!王少,這萬萬不可!”村長氣得直哆嗦,擋在了瘸腿中年人面前。

    一個狗腿子正準備毆打村長,卻見周圍一眾村民全都圍了過來,看那樣子竟然不下上百人。

    一見這陣勢,他也是慫了。

    “你們這是干什么?想造反嗎?是不是不想種地了,想去當流民?”

    一個狗腿子怒聲喝道。

    但一眾村民卻沒有退卻的,甚至有不少人已經拿出了農具,作出一副要拼命的樣子。

    就在場面陷入僵持的時候,陳沉的爹陳山突然站了起來,沉聲道:“王少,你去問問你爹,難道真的一點不念當初龍行山的舊情嗎?”

    王少聽到這話,臉色一變。

    他們王家原本只是個小地主,后來之所以成了大地主,那是因為他爹王虎以前當兵時立下了戰功,縣里賞賜了不少土地。

    而他爹的功勞,大部分都是在龍行山立下的。

    如今聽這泥腿子所說,似乎和家里有點關系?

    不過不管怎么樣,今天他是什么事都干不成了,這群泥腿子雖然命賤,但也正是因為命賤,所以他們不怕死。

    真要鬧大了,他栽在了這里,那就虧大了。

    想到這里,他冷哼了一聲道:“今天就算了!三天之后,會有人來收田租!若是你們交不上,那就別怪我無情,這事到哪兒都是我們王家占理!

    我們走!”

    說罷他貪婪地看了那小蘿莉一眼,然后大搖大擺地帶著一眾狗腿子離開。

    七八個狗腿子見此跟在了后面,臨走前還不忘吐一口唾沫。

    ……

    片刻后,一眾村民散去,各回各家想辦法籌集田租了。

    陳山和秦柔也回到了家,見陳沉平安歸來,都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

    秦柔更是揪了揪陳沉的耳朵,埋怨道:“就你跑得快,下次別亂跑知道嗎?這天底下壞人那么多?!?

    在見識到王豐的癖好后,她突然覺得自己兒子一個人出去也有危險了,畢竟兒子長得眉清目秀的……

    陳沉躲過母親的手,表情訕訕。

    “我知道了,不過我也籌到了錢??!”

    “什么!”

    陳山和秦柔兩人齊聲驚呼,全都意外無比,不過還沒等他們繼續問下去,陳沉卻是主動轉移了話題。

    “老爹,你今天和那王豐說的話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和王家還有舊情不成?”

    聽到陳沉的詢問,陳山滿是皺紋的臉上閃過一絲悵然,喃喃道:“二十年前,我和王豐的爹一起去參的軍……”

    “老爹,你們還是戰友呢?”陳沉一臉詫異,這件事他從沒聽陳山說過。

    陳山聞言自嘲一笑,道:“當初王老爺擔心兒子安危,逼迫我們幾個佃戶之子去一同參軍,保護王虎的安全。

    龍行山一戰,慘烈無比,其他幾個佃戶之子為了保護他全部陣亡,而他卻是當起了縮頭烏龜。

    在戰后更是直接冒領了我的軍功,得到了大量的賞賜?!?

    “什么?還有這種事?”陳沉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

    雖然他來這世界沒幾年,接觸外界的機會也少,但他也知道冒領軍功是何等大罪,那王虎為什么敢做這樣的事?

    似乎看出了陳沉的疑問,陳山嘆了口氣道:“當年我們的父母都控制在王老爺手里,不然在戰場上我們幾個何必要拼死保護他?

    冒領軍功的事,我若是聲張,恐怕你那在家鄉的爺爺奶奶都見不到你一面,就要歸天了?!?

    聽到這話,陳沉久久不語。

    他那爺爺奶奶在他兩三歲的時候就去世了,他是穿越者,所以對兩個老人的記憶還很深刻。

    “等你爺爺奶奶去世了,王家也成了縣里有數的大家族,我一個佃戶人微言輕,又有你們娘兒倆需要我養,也就徹底將那些軍功拋到腦后,只想著安安穩穩的生活。

    今天要不是那王少太過分……我根本不會提當年的事,你不知道,小朵他爹的親哥就是當年為了保護王虎戰死的佃戶之子之一?!?

    屋內陷入了沉默。

    秦柔聞言幫丈夫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頭發,眼神里充滿了柔情。

    丈夫為了她們母子倆的安危,寧愿徹底咽下這口氣,這讓她心中十分感動。

    陳沉心中也有些無語。

    王家冒領軍功就不說了,如今竟然還想欺凌當初那些戰死佃戶之子的親人。

    這未免也太不是東西了。

    ……

    王豐回家的途中越想越生氣,他堂堂王家大少竟然在一群泥腿子面前吃了癟,這讓他如何忍?

    再想想那可愛的小蘿莉,他心里如同百爪撓心,不知不覺間腳步也加快了許多。

    等到了王家大宅,還沒看到他爹王虎,他就高聲喊道:“爹!今天我在石頭村被欺負了,對了,石頭村還有個村民跟我提龍行山的舊情,咋回事???”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后宅便竄出了一個中年人,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抽到了他的臉上。

    “逆子,你鬼叫什么!”

    打完王豐,王虎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這逆子把什么龍行山的舊情喊那么大聲,實在是欠打!

    “爹!你竟然打我!”王豐摸著自己的臉蛋,有些不敢置信地道。

    “打的就是你這個逆子!”王虎揚起手作出又要打的樣子,卻被不知何時來到他旁邊的一個年輕姑娘攔住了。

    “爹,別打哥了,什么事讓你這么大動肝火?”

    看著自己的女兒素琴,王虎心中火氣去了一大半。

    他這個女兒可不是王豐那樣的廢物,不僅練武天賦極高,根據縣令所說,好像還有修仙之資,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只要一看到她,王虎心里就高興。

    “沒什么大事,就是這小子提到了一些不該提的過往?!?

    “什么不該提的事?你都不知道向我吹了幾次龍行山的戰功了!”王豐依然有些不服氣。

    王虎見此又要打,卻依舊被女兒阻攔。

    “爹,到底怎么回事?你說清楚了??!”王素琴好奇問道。

    王虎聞言有些訕訕,然后將一對子女都拉進了內宅,這才一五一十地將當年的事說了出來。

    “素琴,一群泥腿子而已,他們立的功不就是我立的功嗎?要不是我帶他們參軍,他們有機會立功嗎?”

    王虎一臉理所當然,絲毫不提那些為他戰死的佃戶之子。

    因為在他看來,那都是應該的,畢竟他的身份尊貴。

    王素琴聽了眉頭緊皺,沉聲道:“爹,你這事做的不對?!?

    王虎聽女兒這么說,臉色一下子漲得通紅,正想爭辯,講一講尊卑的道理,王素琴又開口了。

    “這事傳出去對我王家聲譽影響太大,爹,你為何不斬草除根呢?

    若我王家聲譽受損,我還如何踏入仙門?

    幾個賤民的死活難道還比得上我王家聲譽,比得上我的前途?爹,你老糊涂??!”

    聽到這話,王虎眼神一滯,片刻后表情就變得兇狠起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