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又誤會了
    葉無生陷入了掙扎之中,那邊朱雀門門主和玄武宗宗主眉頭卻是緊皺了起來。

    按照他們的想法,為首的宗門當然是出自他們三宗比較好。

    畢竟他們三宗關系親近,就算是不是他們的宗門為首,白虎宗為首也行。

    葉無生只不過是結丹初期的修士,到時候他們這些前輩提點意見,葉無生還敢反駁不成?

    “這葉無生在干什么,怎么不繼續說了?果然,年輕人大多都不靠譜,遇到這種場面,難免緊張?!?

    朱雀門門主默默腹誹。

    “還有這陳沉,也不是什么沉穩的人,吊兒郎當的,這一代年輕人比起我們當初,實在是差遠了?!?

    想著想著,朱雀門門主余光不小心瞥到了陳沉脖子上的一根紅繩,而在紅繩盡頭,鳳血海棠佩露出了微微一角。

    雖然只是一角,但朱雀門門主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那是自己給愛徒蕭凰的貼身之寶,鳳血海棠佩!

    “這是怎么回事?徒兒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就把這玉佩給了她,現在怎么在這陳沉脖子上!”

    朱雀門門主心中大驚,女孩子的貼身之物怎么可以隨便給別的男人?

    徒弟也沒和自己說起,而且看這陳沉戴的光明正大的樣子……

    莫非,難道,臥槽?

    朱雀門門主是個神色清冷的中年婦人,此刻眼角竟然忍不住抽搐起來。

    隨后她轉頭看向了一直站在她后面的朱雀門圣女蕭凰。

    蕭凰早早地就注意到了師父的目光,可是她能怎么解釋呢?

    難道說自己把貼身之物賣給了那無恥之徒?師父會怎么想?

    而且貼身之物一般別人都看不到,說她是被逼著賣的,也沒人信啊,畢竟她不可能像陳沉那樣大大咧咧地半敞著胸襟靠在座椅上,跟哪里的土匪頭子似的……

    所以面對師父質詢的目光,她只能紅著臉低下了頭。

    朱雀門門主看到這一幕,心中咯噔了一聲。

    沒想到??!徒弟竟然和這天云宗圣子私定終身了!

    甚至還送了定情信物!

    簡直是……豈有……

    唉?似乎這小子還挺不錯哈!

    朱雀門門主下意識地就想罵人,但再看陳沉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突然覺得這少年不凡。

    眉清目秀不說,關鍵是說話不卑不亢,面對元嬰強者也沒有絲毫畏懼。

    更重要的的是天賦極為驚人,修為高深,年紀輕輕就達到了結丹境。

    葉無生雖然也是結丹,但那小子縮在甲里那么多年,人可能有些變態了,實在不是什么相伴一生的好人選。

    想到這里,朱雀門門主突然笑了起來,淡淡道:“我覺得以天云宗為首,也不是不可以,葉宗主年紀畢竟太小了,難堪大任?!?

    噗!

    旁邊的玄武宗宗主一臉錯愕地看向了她,剛剛蕭無憂飛出去的時候,他們可是都商量好了,不讓天云宗為首,現在怎么突然就變卦了?

    這女人,這么不靠譜的嗎?

    那邊葉無生也是滿臉震驚,他不就是說話慢了點嗎?怎么就被賣了?

    朱雀門門主無視了他們,目光始終放在陳沉身上,笑容逐漸慈祥。

    這種時刻,誰更加親近,她心中已經有了數。

    被朱雀門門主那目光一看,陳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趕緊坐直了身體,神情變得莊重起來。

    這女門主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但他隱隱覺得有些慌張。

    ……

    朱雀門門主的臨時變卦讓葉無生原本的說辭徹底打亂,這四宗之中都有兩宗支持了蕭無憂,而在同一起跑線上,他拿什么和元嬰中期的蕭無憂爭?

    更別說陳沉手中還有那枚白虎令。

    玄武宗宗主這時候也徹底不想管了,索性把目光投向了外面的天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玄宏見師父好像在看外面什么了不得的東西,趕緊也跟著看,然而看了半天,也沒找到有什么特別的。

    見到這場景,葉無生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了身,看向了不遠處正襟危坐的陳沉。

    “陳沉,我問你,你以后會是天云宗的宗主嗎?”

    陳沉沒有說話,旁邊的蕭無憂卻是接口道:“那是自然,等他踏入元嬰境,我便會退位,讓他接任天云宗宗主?!?

    葉無生聞言微微頷首,神色變得十分鄭重。

    “那就好,既然如此,陳沉,你和我戰上一場吧。

    若你比我強,那我白虎宗自然會以天云宗為首,否則,現在四宗還是以我白虎宗為首比較好。

    并不是我葉無生言而無信,而是此事事關重大,經歷之前一戰,我白虎宗死傷慘重,若我不爭,實在是對不起死去的白虎宗英魂。

    當然,此戰不管誰勝誰負,那白虎令依舊有效,日后你還是可以讓我做一件事?!?

    葉無生的話音剛落,陳沉還沒說話,朱雀門門主卻是不樂意了。

    “葉小宗主,你這未免太無恥了,你剛踏入結丹,沾染了你氣息的虎魄連心甲就直接被煉化為法寶,收回體內。

    而陳沉哪兒有功夫弄出法寶,有法寶對沒法寶,你這不是在欺負人嗎?”

    聽到這話,葉無生臉又掛不住了,這朱雀門門主怎么總是盯著自己懟?

    陳沉也有些納悶,自己這個正主都沒反對,這朱雀門主反對個什么勁兒?我又不是你女婿!

    無奈地嘆了口氣,陳沉站起身道:“可以,我接受你的挑戰?!?

    葉無生聽此松了口氣,還好這陳沉答應了,不然他今天恐怕得丟人丟到姥姥家。

    “既然如此,這件事宜早不宜遲?!?

    ……

    片刻之后,一群人來到了白虎宗的宗門擂臺邊。

    擂臺上,陳沉和葉無生兩人默然靜立,一聲不吭。

    葉無生身上的虎魄連心甲逐漸從體表懸浮而出。

    陳沉則有些尷尬,剛剛上臺前,朱雀門門主給他塞了一堆東西,此刻他身上還披著一件鳳翅羽衣,手中拿著一把冒火的長劍,搞得跟哪里的異族人似的。

    看著臺上的陳沉,朱雀門門主愈發滿意,轉頭對旁邊的蕭無憂笑道:“蕭師弟,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蕭無憂聞言一臉驚駭,他雖然踏入了元嬰,氣質比以前出眾了許多,但初心可沒變,對幽若水的感情始終如一。

    可這朱雀門門主啥意思?當我蕭無憂是什么人?

    莫非以為支持我天云宗為四宗之首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我呸!我蕭無憂不屑為之!

    想到這里,他下意識地離朱雀門門主遠了點,神情高傲無比。

    臺上,葉無生看著不倫不類的陳沉,神情有些悵然,輕聲道:“陳沉,其實當初在無心宗飛舟上,你搶了我白虎宗的天字號客房,我就想和你戰上一場,不過為了大局,我忍住了。

    后來到了國都,我見識到你的實力后自知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按下了和你一戰的念頭。

    如今我踏入金丹,虎魄連心甲對我的束縛完全消除,并且成為了我最大的助力。

    此時此刻,我才明白當初師父讓我穿上虎魄連心甲的良苦用心。

    所以為了師父的愿望,為了宗門,同時也為了我自己當初的那個念頭,我必須和你一戰。

    陳沉,你莫要怪我欺負你!”

    聽到這長長的一段話,陳沉淡然笑道:“葉無生,你盡管放馬過來便是,何須多言?”

    手 機 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天津时时彩官网 全球股市行情实时行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走势图 股票涨跌买卖 江西快3 开奖 浙江体彩6+1走势图带连线 产业基金配资 二人一副扑克牌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北京11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