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圣子,難為你了!
    一個時辰后,綿延不知道多少里的天幕大陣緩緩暗淡。

    第十六城里的大晉修士們此刻也徹底放了心,看來其他城池的戰斗也已經結束。

    第一次與妖族對戰,眾人自然而然地要聚在一起交流一番。

    “妖族實力的確很強,那些妖修元嬰同樣有本命法寶,靈智也不低?!?

    “還好這次我斬殺了一名結丹妖修,拿到了他的內丹,如此一來應該足夠購買一枚增加修為的丹藥了?!?

    ……

    “不行!”

    一名金丹修士的話音剛落,門口便傳來了一聲低喝。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陳沉和蕭無憂兩人一臉冷峻的走了進來,眼神中的凝重仿佛大難即將臨頭一般,讓在場所有修士心里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這是咋了?發生了什么驚天大事?

    沒等眾人詢問,陳沉主動開口:“我們第十六城的防守力量太過弱小,今日那些妖族只是來試探而已,下次來真的,我們必然抵擋不住。

    事實上,今天如果不是我強行暴露實力,我們都守不住?!?

    眾人默默無言。

    事實的確如此,不過今天這等陣容只是試探,未免有些太過夸張了吧?

    “圣子,那我們怎么辦呢?要不明天就去據點購買一批提升修為的丹藥,你看如何?”有金丹修士提議。

    陳沉斷然搖頭,沉聲道:“太慢了,說不定明天妖族就會來攻擊第二次,到時候你那丹藥估計都還沒完全消化,我們需要的是防護大陣,還有守城靈炮!”

    “???”眾人瞠目結舌。

    陳沉耐心講解了一番自己的想法。

    眾人愈加震驚,按照陳沉的規劃,他們所有人傾家蕩產也搞不起……

    這讓他們如何能愿意?

    說實話,大多人都是自私的,自己的家底用在公共之物上,就總感覺虧了。

    對于他們的反應,陳沉并不意外,不過他的眼神卻是愈發悲壯,喃喃道:“張忌,若你看到妖族之中有我這等天驕,心中產生的第一個念頭會是什么?”

    一旁的張忌聞言,神情一肅道:“此妖不死!必為我人族大患!”

    雖然他沒參戰,但卻全程圍觀,在精神助威上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陳沉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張忌越來越聰明了。

    像這種天命之子都需要慢慢成長,很明顯,張忌現在就在成長。

    雖然心中滿意,陳沉臉上卻裝出了為難之色。

    “大家知道我剛剛為什么說強行暴露實力了吧?事實上,我也不想暴露實力,以免招來妖族針對……”

    聽到這一番言論,眾人心中都緊張了起來,因為設身處地的想一下,他們也會生出和張忌一樣的心思。

    金丹斬元嬰,這等人物下一次不安排安排,都有些說不過去。

    可是眾人也知道,這實在不能怪陳沉,要是人家不盡力,別說下次了,這次都守不住。

    正當眾人心中開始動搖的時候,那兩名出去探聽情況的金丹再度出現,不過此刻他們的神色更加驚慌,甚至可以說是驚恐!

    身上更是受了點傷!

    “蕭宗主……我去第十五城查看了下情況……攻擊他們的妖族實力強大無比,元嬰超過十五名,一眼望去都沒數清楚!”

    受傷的那人更是心有余悸地道:“第十七城更加慘烈,我只是遠遠地看了一眼,就有一名元嬰妖修轟然自爆,哪怕隔著數千米,也把我給震傷了!”

    蕭無憂聽此臉色微微發白,喃喃道:“今天進攻我第十六城的妖修只有八名元嬰,真是潑天之幸……看來他們這次真的只是來試探的?!?

    聽到這番話,在場的大晉修士無不神情絕望,有幾個女修更是眼睛發紅,都快哭了。

    此刻他們感覺自己不是來守城的,而是來送死的。

    陳沉見此心中感嘆,無論是師父還是那兩個金丹,都得加雞腿。

    “陳沉,那我們應該如何是好?哪怕我們想按照你的規劃來,可是我們也沒這么多靈石啊……”

    葉無生眉頭微皺,有些為難。

    陳沉深吸了一口氣,神情愈發沉痛,眼神中更有一往無前的壯烈。

    “這個……在下和浩然劍宗上使,有些交情,如果不惜那啥……或許能借到點靈石,不過只是我一人擔保不行,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陳沉支支吾吾,言語不清,滿臉都是屈辱之色,一副好像要去賣身潛規則的樣子。

    “陳沉,你直說吧,到底需要我們怎樣!”葉無生沉聲道。

    陳沉聞言二話不說,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堆賣身契。

    “諸位把這個簽了,日后一人只要出五千中品靈石,便可贖回?!?

    一眾大晉修士看著那賣身契,眼角直抽搐。

    五千塊中品靈石!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哪怕他們在大晉混的不錯,大部分人的身家也都沒有兩千塊中品靈石。

    如果貿然欠下這么多債?什么時候才能贖身?

    正在眾人猶豫的時候,門外幾個修士抬了一個擔架進來,擔架上金甲將領還在抽搐并且口吐白沫。

    陳沉見此立刻靠了上去,喃喃道:“將軍……苦了你了!是我大晉,對不住你!”

    說完這話,他轉頭看向了大晉眾修士,神情悲痛欲絕。

    “這位將軍……跟了我們才不到兩天,我們還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被妖族打成了這般模樣!

    唉!盟友不畏艱難過來幫助我們,而我們呢?連他們的安全都保證不了,說實話,這簡直是我大晉之恥!

    日后這樣的事傳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大晉修士?!?

    他的話音剛落,那金甲將領抽搐地更厲害了,目光死死的盯著陳沉。

    特么的!老子這副模樣,還不是因為你不早點出手!如今還把老子拖到這里來貓哭耗子假慈悲,到底是何用意?

    一眾大晉修士看到金甲將領的凄慘模樣也是臊地臉頰通紅,羞愧地不行。

    可是這賣身……實在……

    陳沉見此站起了身,將以前得到的那塊白虎宗令牌放到了葉無生手中,眼神中滿是意味深長。

    葉無生接過了令牌,沉默了良久,恍然大悟,當即喝道:“這賣身契,我葉無生簽了!如果連自己和盟友的性命都保證不了,要此身又有何用!”

    說完葉無生直接咬破手指在賣身契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留下了自己的獨特氣息。

    不過剛簽完,他就感覺好像哪里好像有些不對。

    怎么才替陳沉辦了一件事,完成了當初的承諾,就又把自己給賣了?

    沒等他想明白,其他人就被他的情緒所感染,紛紛接過了賣身契。

    “葉宗主說的是!如果自己和盟友的性命都無法保證,那要此身有何用?”

    ……

    片刻之后,陳沉收起了一票賣身契,神色悲壯地往外走去,剛走出門就差點因為憋不住笑出了聲。

    然而看著他的背影,一眾大晉修士心中異常沉重。

    天云圣子這一去,還不知道要做什么屈辱的事……堂堂天驕,為了大晉,為了第十六城做出如此犧牲,讓他們心中都有些堵得慌。

    眼看著那背影即將遠去,一名金丹修士忍不住高聲道:“圣子!這情分,我銘記于心!”

    其他人也紛紛表示。

    “圣子!難為你了!他日若有贖身之時,在下再報答圣子情義!”

    “圣子!一路好走!”

    ……

    手 機 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