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總有那么一個人(第三更)
    “門主不可!”陳沉推辭。

    “有何不可,我已經決定了,你如今是我魔門第二高手,而且足智多謀,你比我更加適合這個位置?!敝苋她堃荒樥J真。

    “萬萬不可,我資歷還不夠!”

    “此事就這么說定了!無需再提!”

    ……

    兩人推來推去,仿佛魔門門主之位有毒,誰坐上去就會死似的。

    最后陳沉嚴肅道:“門主,我魔門向來以強者為尊,只有最強的那人才能擔任門主,這規矩不能隨便亂破,不然以后我魔門人人都將生出野心!”

    聽到這話,周人龍神情復雜無比。

    他心中的確有那么一點試探的意思,但如果這張辰真想當這門主,他也不會有意見。

    只不過事后會對這張辰稍微警惕一點,留意一下這張辰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身份。

    但現在……

    他是真的無話可說了,面前這年輕人,并不是假意推辭,而是發自真心。

    這種情況下,就算這張辰有其他身份,他也認了。

    張辰對魔門無惡念,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

    七天之后。

    毒蛟妖皇正帶著三個心腹元嬰在大周境內瘋狂逃竄。

    短短七天之內,他的手下就死的死,逃的逃,反觀那黑豬妖皇卻如日中天,接連大勝,就連那難纏的魔門門主周人龍都不是對手。

    說實話,如果不是那黑豬妖皇血脈太差,他都想去投靠了。

    “妖皇大人,我們明明幾次擺脫了他們的追殺,為什么魔門那些人總能追上我們?莫非人族也能感應到我們的氣味不成?”

    毒蛟妖皇身后一個妖王十分郁悶地問道。

    “誰知道呢?!倍掘匝枢驼Z。

    他當然不會想到妖族之中出了叛徒,總是把他的位置泄露給黑豬皇,再由黑豬皇告知魔門。

    “毒蛟!你的死期到了!今日你不死,老子跟你姓!”

    背后傳來周人龍的呼喝之聲,毒蛟妖皇心中暗恨。

    這周人龍是個煉體修士,根本不怕他的毒,以前赤虎妖皇和他聯合的時候,還能壓周人龍一頭,可現在就他一個妖皇,卻不是周人龍的對手了。

    為什么短短半個月,就變成了這么個情況?

    他想不通。

    ……

    與此同時,在他前方萬里的火焰山脈之前。

    陳沉正帶著魔門幾個元嬰,布下了大陣,靜靜等待他的來臨。

    周人龍也不是一路盲目追擊,而是有意無意地將毒蛟皇朝火焰山脈方向驅趕。

    只要毒蛟妖皇逃進了埋伏圈之中,那兩面夾擊之下,毒蛟妖皇難逃隕落的下場。

    “師兄,你覺得那黑豬皇的金甲怎么樣?我總覺得和你很配,要不咱想想辦法,搞到手?”

    大陣旁邊,袁擎天搓著手,一臉討好的對陳沉說道。

    在他看來,師兄出關了,他們這偷盜三人組也該開張了。

    如果再不偷點東西,他這輩子恐怕都追不上陳沉。

    陳沉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就在這時,他們身后的火焰山脈,有一道龐大的黑影一閃即逝,從他們頭頂上方不遠處飛速掠過。

    “臥槽!不死妖凰!”袁擎天看到那黑影,驚呼出聲。

    其他魔門修士也是嚇了一大跳,他們在這里埋伏的好好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正前方,背后卻突然竄出來一只不死妖凰,這要是冷不丁的對他們發動攻擊,那還得了?

    不過好在這不死妖凰好像在趕路,根本沒注意到他們。

    “師兄,是上次襲擊我們的那頭!”

    “我認得他?!标惓廖⒉豢刹榈锣止玖艘宦?,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隨后他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個精致的靈器酒杯,用靈火熱了一杯酒,放到了袁擎天手中。

    “我去去就回,等我回來喝這杯熱酒!”

    說罷他直接飛上了天空,朝著那不死妖凰追了過去。

    一眾魔門中人面面相覷,看著那杯散發著熱氣的酒杯,不知道少門主到底是何用意。

    ……

    “找死!”

    不死妖凰很快就察覺到了背后有修士追擊,低罵了一聲之后陡然調轉了身形,朝著追來的那修士迎頭飛去。

    轟!

    一道黑色火線噴出,直接將那修士完全覆蓋。

    見此不死妖凰冷笑了一聲就想繼續趕路,沒曾想火線中驟然沖出一道金色身影!

    金色身影手持赤金巨劍,二話不說,就朝他橫斬而來!

    看到這金色身影,不死妖凰不驚反喜,高聲喝道:“魔門煉體一脈的人!很好!我等這一天很久了!今天就了結我們兩家數千年的宿怨!”

    ……

    半刻鐘后。

    不死妖凰化為了一個一身黑色羽衣的年輕男子,被陳沉踩在腳下。

    此時的他鼻青臉腫,遍體鱗傷,那模樣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咳咳……沒想到,我竟然敗了?!?

    輕聲呢喃了一句,不死妖凰掙扎著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塊看起來年代十分久遠的古樸石板。

    石板正面寫的勝,反面寫的敗,而在這兩個字下面則刻了一大堆歪歪斜斜的“正”字,看樣子是用來計數的。

    看著這古樸石板,不死妖凰眼中滿是愧疚,最后在敗的那一面將一個寫了一半的“正”,加了一劃,代表著不死妖凰一族又敗了一次。

    “殺了我吧,我還會回來的,如今你們煉體一脈,還領先我族兩勝,這兩勝,我族早晚會討回來!”

    看著此情此景,陳沉有些無語。

    這讓他忍不住夢回前世幼兒園的時候和同桌打架,多挨了一下好像吃了天大的虧似的,總想補回來……

    “黑鳥,你們不死妖凰一族就這么小心眼?千里迢迢趕過來送死,我要是你,我就不活了,太給八大妖族丟人?!?

    反正這貨殺了還會復活,陳沉也懶得直接滅了他,反而是和他閑聊了起來,看看有沒有機會感化他,化解這段千年宿怨。

    “誰特么來找你了,我來是為了找夏惜霜報仇,早知道會遇到你,我肯定把傷養養好再來,告訴你,要不是我受著……嘶!”

    不死妖凰的話還沒說完,陳沉就從他身上揪了一大把羽毛下來,疼得他倒抽了一口涼氣。

    “還去找夏惜霜報仇嗎?”陳沉隨手丟掉一把毛,冷聲問道。

    “不去了?!辈凰姥苏诹苏谛厍肮舛d禿的一片,乖巧地回應。

    “不去就好,告訴你,別以為你不怕死我就治不了你,我有一萬種辦法給你留下心理陰影!”

    “你整治我有啥用,我不去不代表別人不去??!你還能都整治了不成?”

    不死妖凰不滿地小聲嘀咕。

    陳沉眉頭一挑,冷聲問道:“誰這么不開眼?”

    “她以元嬰境界斬殺元神,名震兩族,我妖族天驕哪個不想踩著她成名?”

    “你的意思是最近會有很多妖族天驕去找她的麻煩?”陳沉眼神逐漸變得冷峻。

    “什么找麻煩?那是要滅……”

    啪!

    不死妖凰話說一半,身上又掉了一片羽毛。

    “滅你個頭!找死!”

    陳沉低罵了一句,手中萬化神鋒變成了一個刮子,逮著不死妖凰就是一頓擼,不過幾秒鐘時間,就把不死妖凰身上的羽毛擼了個干凈。

    做完這一切,陳沉無視了不死妖凰屈辱的眼神,朝著大晉的方向飛去。

    不知為何,此時此刻,他內心有些顫抖,只有回去看一眼那個女人才能好的樣子。

    ……

    “徒弟,我天云宗之外來了不少妖族,這些妖族不進攻我們天云宗,卻叫囂著要和浩然劍宗的夏姑娘單挑?!?

    剛飛出去不到千米,蕭無憂便傳來了這樣的消息。

    “我馬上回去?!标惓粱貜偷?。

    隨后他又拿出了另一個傳訊令牌。

    “惜霜,我聽師父說你遇到了麻煩?!?

    “無妨,一些宵小而已,我能解決,你在外面注意安全,保重自己,如今這兩國的局勢還有些復雜,你別急著回來?!?

    看到這訊息,陳沉眼眶瞬間紅了,此時他不需要詢問系統,也知道了那個答案。

    因為那心痛的感覺不會騙人。

    只是這傻女人……有事總想著一個人扛,真當自己這個天驕是弱雞,需要吃她的軟飯嗎?

    深吸了一口氣,陳沉加快了速度。

    “師兄,你那酒快冷了,咋辦?”袁擎天那邊傳來消息。

    “你自己喝吧,我不喝了?!?

    ……

    “師兄,那毒蛟妖皇快到了,沒你我們擋不住??!”

    “放他走吧?!?

    ……

    “張辰,你小子耍我呢!”

    ……

    之后的各種訊息,陳沉沒有再看。

    什么斬殺元神,大周局勢,魔門門主,溫酒裝比,通通被他拋到了腦后。

    他從來不是什么魔道巨擘,無法做到冷眼看世界,心中除了利益之外一無所有。

    ……

    人生在世,總有那么些人,能讓你忘記利益,不記得失,奮不顧身,一往無前。

    手 機 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