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道德標桿陳師兄
    看著發狂四處破壞的狂獅妖皇,神冰妖皇臉色一變再變。手機端

    狂獅妖皇竟然沒死!

    說實話,回來的路上,他都做好給狂獅妖皇收尸的準備了,甚至想好了一系列的應對方法,結果這混賬東西竟然活了下來。

    當然,這是再好不過呃事情,但他總感覺情況不對,至于哪里不對,他一時間想不明白。

    正當他心煩意亂之際,狂獅妖皇驀然張開嘴巴朝他噴出了一口沖擊波。

    “沒腦子的東西!”

    神冰妖皇怒罵,隨后猛地踩踏地面,整個天地迅速變得極寒無比,沒過多久,狂獅妖皇便被冰封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看著那被冰著的狂獅妖皇,神冰妖皇真想將他當場一巴掌拍死,但最終還是沒下得去手。

    畢竟這瘋子是妖族重點保護對象,事關整個妖族的士氣問題。

    而且如果他沒感應錯,這瘋子雖然身受重傷,但經歷這一戰,血脈好像又復蘇了幾分。

    這老天,可真是瞎了眼。

    ……

    另外一邊,一眾人族修士見神冰妖皇撤退,試探著返回了營地。

    發現神冰妖皇真沒折返回來的跡象后,這才完全松了口氣。

    一番聯系之下,沒過多久,四散的人族修士便全部集結在了營地內。

    經歷這一戰,人族修士方面戰死了近百人,雖然不至于元氣大傷,但問題是這些修士全都是死在追擊途中,沒有擊傷擊殺妖族任何一人。

    用俗話來說,就是白死了。

    這讓不少修士心中都無法接受,畢竟那些可都是他們的戰友,甚至是朝夕相處的師兄師弟師姐師妹。

    所以等張忌回到營地里時,整個營地里的氣氛都有些不對了。

    憤怒的情緒在每個人內心氤氳,眼看著即將到達爆發的邊緣。

    張忌卻是無可奈何。

    師父前往妖族疆域的消息無論如何都不能說出去,此時此刻,所有的怒火都得由他來承受。

    師父冒險前往妖族疆域,而他如果在這里連這點壓力都承受不住,那他怎么對得起師父?

    想到這里,他的神情變得毅然決然,沒等眾修士詢問,張忌主動開口道:“這件事,過幾天后,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還請大家稍安勿躁?!?

    不少人聽此眼中露出了輕蔑之色。

    人都死了,還能怎么交代?

    莫非七殺魔君修煉到了關鍵時候,去閉關了?

    可就是這樣,怎么也應該和大家說一聲才是,就這么一言不發,將所有人蒙在鼓里算是怎么回事?

    大家來這里是為了整個人族拼命的,不是來死的不明不白的。

    “張道友,就現在這情況,幾天之后大家能否還活著都不好說,你到時候去哪里給交代?”

    有修士陰陽怪氣地譏諷。

    張忌暗暗捏緊了拳頭,卻沒法出言反駁,因為人家說的是事實。

    眼看著眾人眼中的怒火更甚,一道不和諧的輕笑聲從遠處傳了過來。

    “哈,大家這是在干什么?”

    聽到這聲音,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道略顯狼狽的身影緩緩從瘴氣中出現,正是消失了一夜的陳沉,

    事實上,絕大多數人都沒注意到陳沉的消失。

    雖然陳沉這人天資卓絕,相貌堂堂,又仁義無雙,但在戰場上最受關注的永遠是最強者。

    所以如今見陳沉這副狼狽的模樣,一眾修士都以為陳沉和他們一樣,奔逃了一夜。

    “陳道友,這張忌是你兄弟,你問問他,七殺魔君到底去哪兒了?”

    有修士看向了陳沉,語氣中滿是對張忌的怨念。

    陳沉一本正經地走到了張忌面前,沉聲問道:“張忌,魔君他老人家去哪兒了?”

    張忌錯愕地看了一眼陳沉,然后低下了頭,一聲不吭。

    不少修士看到這一幕,都氣得不輕。

    不遠萬里來幫你的兄弟問你你都不說,這人真是無可救藥。

    難道魔道之人疑心就這么重?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嗎?

    想到這里,有人替陳沉感到不值。

    陳沉深深地看了一眼張忌,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臉上滿是無奈。

    “我這兄弟我了解,平時比較木訥,他既然不說,應該是七殺魔君下了死命令吧?!?

    眾人一怔,沒有言語。

    “七殺魔君大人既然下了命令,那自然有他的道理,我們只能選擇信任。

    諸位,試問,若是你們的師尊對你們下了封口令,你們會說出來嗎?

    推己及人,希望大家能夠理解一下?!?

    聽到陳沉的話,不少人臉色稍微緩和了些,但也有人不滿。

    “陳道友!難道七殺魔君下了命令!我師兄就該死的不明不白嗎?”

    聽到這聲質問,陳沉看向了遠處,目光變得深邃,過了良久才幽幽地道:“我人族死的不明不白的人還少嗎?

    這齊衛兩國之地,幾千萬凡人枉死,我們誰能給他們解釋,告訴他們為何妖族會踏入我們人族的疆土?”

    那修士啞口無言,只能默默低下了頭。

    弱者只能聽從強者的安排,無法支配自己的命運,雖然殘酷,但卻是現實。

    凡人雖然在他們這些修士眼中如同螻蟻,但他們在更高階的修士眼里同樣是如此。

    想明白一切,唯有強者才有資格。

    陳沉繼續道:“七殺魔君是我人族的高手,成名上百年之久,想必大家心里都是相信他的,如今之所以憤怒,也只不過是因為戰事的焦灼擾亂了大家的心境而已?!?

    眾修士聽此都忍不住有些慚愧。

    如果靜下心來一想,的確正如陳沉所說,他們之所以責怪張忌,不過是為了給自身壓抑的情緒找個宣泄口而已。

    七殺魔君若是臨時去支援其他更重要的地方,不在營中,這種事能說出去嗎?萬一要是傳到妖族的耳中,那后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里,有幾個明事理的修士看向了張忌。

    “張道友,之前是我等沖動了,還請張道友莫要放在心上?!?

    “不錯,此事是我等的不對?!?

    見幾人主動向自己表達歉意,張忌看向了那個在他身前不遠處的背影,心中感動無比。

    只要大哥在他身邊,大哥就會為他遮風擋雨。

    他這一生,欠大哥的太多了。

    陳沉卻是沒有看他,而是揮了一下手,頓時一頭巨型獅子尸體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元神獅皇剛被我斬殺沒多久,還熱乎著,大家趁熱烤一烤吃了吧,順便壓壓驚?!?

    陳沉一指那獅子尸體,臉色微微發白。

    “是它!”

    “半個月前我還和它激戰過一番!沒想到如今竟然死了!”

    眾人看著那大獅子一身的傷痕,又看了看陳沉的狼狽模樣,心情無比復雜。

    這明顯是經歷了一場艱苦卓絕的大戰,才硬生生地將這元神妖皇斬殺。

    “咳咳!”

    陳沉掩嘴輕咳了兩聲,嘴角沁出了血絲。

    眾修士見此心中又是一陣內疚。

    一個絕世天驕混在他們之中,都沒有抱怨,他們這些臭魚爛蝦有什么好抱怨的?

    難不成他們的命還能比人家先天靈體珍貴不成?

    關鍵是這陳沉沒抱怨也就罷了,還拼著重傷擊殺了一名元神妖皇……

    此等高風亮節,讓他們自慚形穢!

    幾個浩然劍宗女弟子見此心中一陣酸澀,趕緊湊了過來問道:“陳師兄,你沒事吧?”

    陳沉強打起精神,搖了搖頭:“無妨,只不過是腎臟和肝臟被這元神妖皇拍碎了而已……這點小傷,比起那些戰死的同胞,實在不算什么?!?

    幾個女弟子聽此差點哭了出來。

    兩個內臟被拍碎了還是小傷……還在硬撐著和大家講道理,甚至還把自己辛辛苦苦得來的戰利品分給他家。

    沒想到世間竟然有這等無私奉獻的奇男子,難怪師姐會看上陳師兄!

    想著門派里還有幾個男弟子對陳師兄懷有成見,她們心中就愈發不忿。

    等回去了之后,一定要和那些人好好講講道理!

    其他人見此也立刻過來噓寒問暖。

    營地里的怒氣逐漸消散……

    有了陳沉這等大公無私的道德標桿在,無人再好意思說出一句怨言。

    我能追蹤萬物

    我能追蹤萬物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