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元神境與破厄印
    “嗯?”

    那女人神色頓變,臉上滿是因為羞惱而產生的怒火。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你必須死!”

    一聲怒喝之后,那女人直接伸出了手想掐陳沉的脖子,然而雙手還沒到碰到陳沉,就被擋了下來。

    陳沉下意識地往后推了兩步,眼前的景色變幻,只見一個魔頭正在瘋狂撞擊玄光罩。

    然而,玄光罩依舊紋絲不動。

    看到這一幕,陳沉面露微笑。

    回想起之前的兩幕幻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來到這世界,前十多年雖然沒什么建樹,生活也很貧苦,但家庭和睦,還算幸福。

    踏入修仙之路的這一年多,他擁有了太多的東西。

    有生死與共的兄弟,有真心相愛的道侶,還有幾個能湊合的師父。

    除此之外,他有無數的靈石,有大量的天材地寶,見識過這世間各種各樣的的至寶,還有機緣。

    心境早已經到了不以物喜的境界。

    ……

    “少年!你想獲得強大的力量嗎!想修為進境一日千里嗎?”

    天空中的魔頭還在誘惑,卻無法對陳沉施加幻境了。

    陳沉淡然一笑,然后一指天空道:“要不是你們這些狗屁天劫,我都快飛升了!強大的力量,修為進境千里,算個屁!”

    “少年!你想要……”

    “我有?!?

    “少年!”

    “太低端了,不屑要?!?

    ……

    片刻之后,一群天魔盡皆敗退,陳沉神情愈發從容。

    所謂天魔,不過是一些想勾起人內心欲念的魔頭罷了。

    “我心境無暇,我無所畏懼?!?

    陳沉默默地閉上了眼睛,隨便這群天魔吵鬧。

    他想要什么,自己就能得到,根本不需要借助這些天魔的力量。

    無論是精神還是物質,他都已經富裕到了一定境界。

    就這些天魔提出的東西,根本沒資格誘惑他。

    陳沉感覺很舒服,心中決定以后和惜霜不管是生了個兒子還是女兒,都得富養,這樣面對外界的誘惑,才能淡然應對。

    至于會不會培養一個紈绔出來,他倒不用擔心,就他和惜霜這么正直的基因擺在哪里,生的孩子肯定也十分正直。

    就算有所偏差,那在他的耳濡目染之下,肯定也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

    良久之后。

    天地間清凈了,所有的天魔盡皆消散,化為了最本源的靈魂力量融入了陳沉的身體之中。

    陳沉只感覺身體在飛速蛻變,一種超脫的感覺充斥了全身。

    那是一種與天地融為一體的感覺。

    “這就是先天靈體的元神境!”

    陳沉握緊了拳頭,此刻的他只感覺識海在飛速擴張,原本滿溢的神識之力開始變得不滿。

    然而盡管如此,他的神識還是比之前強大了數倍不止。

    除此之外,他終于清晰地感知到了自己元神的存在。

    要知道,在元神境之前,修士真正能感知的只有自己的身體狀況。

    而一旦踏入元神境,便能感知到自己的靈魂。

    這種質變又被稱為化神。

    “我的靈魂正如我想象的一樣純凈?!?

    陳沉喃喃低語,嘴角露出了一絲滿意地微笑。

    與此同時,他神識全開,方圓數十里之地的景象盡皆映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感受到腦海中的景象,陳沉覺得,此刻他的神識之力應該不比青琳差多少了。

    剛剛踏入元神境,就擁有接近元神巔峰的神識,從此以后,他單單憑借凝神珠便可輕松斬殺同修為的元神修士。

    “還有誰!”

    陳沉看著天空,默默在心里喊了一句。

    片刻后,天空逐漸歸于晴朗,但就在天亮的那一瞬,一道黎明之光驟然降下,如同開天辟地一般朝著陳沉射了下來!

    陳沉見此臉色驀然大變,這黎明之光沒什么威壓,但他心中卻是驚慌無比。

    未知的東西最為可怕,這天劫最后還給他來這一套,肯定是什么大殺器!

    比滅世神雷和天魔劫還要強大的大殺器!

    沒等他繼續想下去,那黎明之光已經直接穿透了玄光罩射在了他的身上。

    噗!

    一聲輕響!

    陳沉直接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天空徹底恢復了清明。

    ……

    良久之后。

    陳沉小心翼翼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將渾身上下連帶元神都探查了一遍。

    結果并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沒事!

    陳沉大喜過望,趕緊對著頭頂的天空又鞠了一躬。

    這老天爺還算明事理,最后關頭只是和他開了個玩笑,并沒有動真格的。

    陳沉心中當即決定,以后每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對老天爺鞠一躬,表達心中的敬意。

    “陳沉,你這次渡劫看起來很輕松??!”

    遠處老黑跑了過來,臉上的擔憂消失無蹤。

    袁擎天則是滿臉后怕,顯然剛剛的那陣勢將他給嚇住了,相比于老黑,他可是第一次見陳沉渡劫。

    “也不算輕松吧,只不過其中困難,不足為外人道?!?

    陳沉擺了擺手,一臉謙虛。

    就在這時,老黑突然滿臉詫異,抓住了陳沉的手,指著手心道:“陳沉,你這紋的啥?”

    陳沉眉頭一皺,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其上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道特殊的印記,似乎是某個不為人知的玄奧文字。

    “這是什么?”

    陳沉隱隱覺得不妙。

    “給我看看!”

    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緊接著陳沉的手就被玉瓊給抓住了。

    看著陳沉手上的印記,玉瓊臉色一變再變,眼神無比復雜。

    “師父,這怎么回事?這是老天爺給我紋的身?”

    陳沉見玉瓊那表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趕緊著急問道。

    他這師父其他方面不行,但年紀擺在那里,又常年身居高位,懂得東西絕對比他多得多。

    玉瓊沒急著說話,周身的靈力猛地震蕩了下,便將袁擎天和老黑屏退到了數十米外,緊接著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個手套給陳沉戴上。

    這手套通體漆黑,不知道上什么材質做成,陳沉下意識地用神識去查探,卻被這手套完全擋住。

    “師父,這印記是什么意思?為何你要將它擋???”

    見玉瓊竟然主動送給自己東西,陳沉心中壓力更大。

    這師父,如果不是自己到了生死關頭,絕對不可能有如此良心。

    “不出意外,這印記應該是破厄??!根據我玉鼎丹宗的記載,一萬多年來,這印記也只出現過三次!”

    玉瓊看著陳沉,用神識傳音道。

    “出現在了什么人身上?”陳沉小心問道。

    “邪道巔峰強者身上,那不滅幡你也見到了。

    它原本叫噬魂幡,主人是九千年前一名邪道超級高手,實力達到了煉虛巔峰,平生殺戮億萬,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都對之噤若寒蟬。

    被他屠戮的凡人修士亦或是妖族,靈魂全部被他吸進了這噬魂幡中。

    憑借著噬魂幡,他成為了人妖兩族第一高手。

    甚至渡飛升劫失敗,都沒有隕落,只不過是實力倒退到了煉虛初期。

    但是經歷了那次失敗,他身上多了一道你這樣的印記?!?

    陳沉聽到這里,額頭上已經沁出了冷汗。

    “此印就是破厄印,代表著上天的降罪,若是能擊殺攜帶有此印記的人,上天會降下功德……

    而有大功德在身,傳說可以免去一次雷劫之苦,包括飛升之劫在內。

    當年,那噬魂幡的主人狂傲慣了,不知道隱藏,最后被兩族的絕頂高手圍攻而死?!?

    聽完玉瓊的解釋,陳沉臉色變得漆黑一片。

    他就知道!

    這賊老天害他之心不死!

    我能追蹤萬物

    我能追蹤萬物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与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公告 哪个平台有内蒙古11选5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时时彩软件免费试用版 股票配资网站·选择配资658 广东好彩1肖开奖 甘肃省快三 爱上配资 陕西11选5技巧 炒股模拟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