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人內心的成見是一座大山(第三更)
    看到這條傳訊,陳沉臉上的笑容僵住。

    因為那后面還列了一長串的名單,他的名字赫然在其中。

    不過好在這事情他早就告訴了夏惜霜,所以此刻也不需要多做解釋。

    片刻之后。

    夏惜霜突然哽咽起來,喃喃道:“他們明明知道你加入天邪是為了整個人族……可為什么還是把你列在了這名單之中?”

    陳沉輕笑了一聲安慰道:“多大點事,我本來就是天邪成員,列出來也是正常的,難不成他們還能殺了我不成?”

    夏惜霜搖了搖頭,語氣有些失落。

    “陳沉,到了我們這等境界,每一個舉動都不是無的放矢,我總感覺有人想針對你。

    幾位宗主他們當然知道你是無辜的,可人族有多少人?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真相的,如今這份名單已經在人族廣為流傳,這恐怕會影響你的聲譽?!?

    陳沉聽此依然在笑,不過心中卻是悵然。

    那份名單十有八九是天邪道主傳出去的,看這樣子,她是徹底放棄天邪了。

    至于是不是針對特意針對自己,他不得而知。

    正當陳沉思索著要不要聯系一下妖卿,罵她一頓的時候,師父玉瓊傳來了一道訊息。

    “陳沉,那消息你應該也看到了吧?莫要多想,這事幾位宗主會昭告整個人族,替你正名?!?

    “師父,替我多謝幾位宗主?!?

    陳沉回復完后,又開始安慰夏惜霜,許久之后,才讓夏惜霜臉上再度出現了笑容。

    ……

    等到了第二天,幾位宗主的聲明便傳遍了整個人族。

    但與此同時,另一條消息也如同風暴一般席卷人妖兩族!

    人族的第一天驕陳沉,因犯下大罪孽,被上天降下了破厄印,誰能擊殺陳沉,便能得到上天賜下的福緣!甚至可以免去飛升之劫!

    ……

    小無憂仙宮之中,陳沉面露苦笑,拿出了某塊傳訊令牌。

    “道主,您還真是不想讓我好過啊?!?

    沒過多久,妖卿便傳來了回復。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們人族并不比妖族高尚多少,有一個傳說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

    斬殺惡龍的人,最終會成為新的惡龍。

    這世間,無論是人是妖,內心都是貪婪的,哪怕是你我,也不例外?!?

    “我不想知道這個道理?!?

    陳沉冷漠回應。

    這道理他當然懂,無論人族還是妖族,都有好壞之分,但生而為人,他只有站在人族這一邊。

    種族之戰就是如此,不分正邪,只看立場。

    “你終會知道的,無鋒城占據了妖族東域太多的地方,已經有人對你心生不滿了。

    一個剛誕生的勢力而已,沒有煉虛強者,更沒有犧牲多少人,憑什么占據和四大宗門四大皇朝相當的地方?”

    “那我讓無鋒城撤回來便是了,那些地方,我無鋒城不稀罕?!?

    陳沉平靜回應。

    雖然他的那一群手下在妖族疆域付出了不少心血,但他知道,只要他一聲令下,無鋒城便會拋棄一切,返回人族疆域。

    這點信心他還是有的。

    “你真是天真,你真要這么做了,你們人族的某些強者反而會以為你在韜光養晦,等著以后伺機報復,畢竟以你的潛力,只要踏入煉虛,用不了多久,便是人族第一強者!你說他們會放心嗎?”

    陳沉聽此閉上了眼睛。

    有句話說得好,人內心的成見是一座大山,而這座大山,能讓一個人進退不得。

    只要人心貪婪,那有些事情終究避免不了。

    “你將那些消息傳出去,為的便是對我進行說教嗎?”

    陳沉睜開眼睛回復道。

    傳訊令牌一陣安靜,過了良久才再度傳來妖卿的傳訊。

    “陳沉,去無盡海吧,那里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以后不要插手人妖兩族的事情了,我不想和你為敵?!?

    看到這訊息,陳沉直接將傳訊令牌丟進了儲物戒深處。

    這一個月中,妖族在人族的壓迫之下逐漸變得團結,八大妖族全都認可了妖庭的統治,妖卿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妖族之主。

    反觀人族,卻因為利益分配不均開始產生內部矛盾。

    或許,這就是人妖兩族相爭上萬年都滅不了對方的原因,因為人性與妖性,在貪婪這一點上驚人的相似。

    陳沉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突然感覺內心有些疲憊。

    沒過多久。

    一道神識傳音傳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徒弟,你出來一趟?!?

    聽到這聲音,陳沉離開了小無憂仙宮。

    ……

    見師父玉瓊親自來到無鋒山,臉色還十分難看,陳沉心中隱隱感覺不妙。

    “師父,怎么了?”

    玉瓊猛地坐下,怒聲道:“那群皇朝的修士,太可惡了,他們說要調查你!”

    陳沉聽此并不覺得意外,剛剛妖卿和他說那些道理時,他就預感到會發生這種事。

    “調查就調查吧,我又沒做過壞事?!?

    陳沉無所謂地道。

    玉瓊聽此有些詫異,她這徒弟什么時候這么大度了,簡直不合理!

    沉默了片刻,她才道:“我和他們解釋了,你是掠奪了太多天材地寶才被上天降下的破厄印?!?

    “他們怎么說?”

    “他們想查看你的儲物戒?!?

    “讓他們滾!”陳沉勃然大怒!

    他的儲物戒是能隨便查看的嗎?把人嚇死了,怎么辦?他可擔不起責任。

    玉瓊見陳沉這副神情,心中松了口氣,這才是她熟悉的那個徒弟。

    “陳沉,你放心,我和他們說了,你把那些天材地寶都上交給我們玉鼎丹宗了?!?

    “那師父……您來我這兒是為了什么?”陳沉有些疑惑。

    “他們還想問你幾個問題,我提前來和你透透口風。

    首先,他們問你有沒有修煉邪道功法,你一定要否認!

    第二……”

    沒過多久,玉瓊便囑咐了七八條。

    陳沉在一旁默默點頭,然而,還沒等玉瓊說完,一個洪亮的聲音便響徹在了無鋒山上空。

    “陳沉道友,我等代表整個人族而來,還請打開防護陣法?!?

    聽到這聲音,陳沉揮了揮手,無鋒山的大陣立刻就被撤除。

    沒過多久,四道身影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四人全都是元神境的修為,為首之人一身華服,修為達到了元神巔峰,滿臉都是和善的笑容。

    “陳沉道友,在下大荊皇朝大皇子,奉命來此詢問你幾個問題?!?

    大荊皇朝大皇子?

    陳沉眉頭微皺,說實話,他對什么大荊皇朝沒什么好感。

    當初天邪有個邪修是什么四皇子,簡直毫無底線可言,當場就被他給滅了。

    這么一聯想,他再看這大皇子,總感覺這大皇子臉上的笑容十分虛偽。

    “我等見過玉瓊前輩!”

    說明了來意之后,四人又對著遠處的玉瓊行禮。

    玉瓊卻是沒給這四人好臉色,直接轉了身,假裝沒看見。

    四人見此見怪不怪,再度看向了陳沉。

    陳沉淡淡道:“有什么問題,你們問吧?!?

    他的話音剛落,四人中年紀最小的那個直接酸溜溜地質疑道:“陳沉,你這無鋒山的環境簡直比我們皇朝的皇宮還好,你交代清楚,哪里來的這么多靈石?”

    啪!

    他的話音剛落,陳沉還沒回答,玉瓊直接一巴掌就將那人給扇飛出去數十米遠!

    “你酸什么酸!陳沉是我玉鼎丹宗弟子,有這么點靈石難道不正常嗎?你以為誰都和你們一樣窮嗎?”

    陳沉看到這一幕瞠目結舌,場面一時間變得尷尬無比。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