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相認
    咳咳?!?

    清木輕咳了一聲,避開了面前不遠處那純情女修火熱的目光,然后拿出了一份清單,送到了楚蕓面前。

    “兩位道友,這是我們玉鼎宗現有的丹藥清單和價格,還請過目?!?

    楚蕓接過清單,開始仔細查看,陳沉則看著清木激動地直搓手。

    清木見此心跳隱隱有些加速,他沒想到自己年紀都這么大了,竟然還如此有魅力。

    那女修也真是的,至于這么夸張嗎?做出那種迫不及待的樣子。

    這上界的女修,真是太不講究了!

    楚蕓看完之后,笑著說道:“我黎仙宗要采購的丹藥數量不少,在這價格之上打七折如何?”

    “不可能!”

    清木直接了當的表態,然后才緩緩說道:“道友,你可能不知道,我們玉鼎宗的丹藥其實并不愁賣,這上面的價格若是打九折,就會有不少宗門過來哄搶,道友所提的七折,實在是太過離譜了。

    這等價格,我們玉鼎宗是會虧本的?!?

    楚蕓聞言翻了個白眼。

    虧本?這人還真說得出口,她們黎仙宗又不是沒有煉丹師,只不過數量稀少,無法量產丹藥而已。

    但煉制一枚丹藥的成本她們還是知道的,單純材料成本,包括非正常損耗在內也只不過才這清單上所書寫的價格的三成而已。

    就算是加上煉丹師的辛苦費,玉鼎宗打個六折,也能賺不少靈石。

    一念之此,她輕笑道:“道友說笑了,七折的價格我覺得剛剛合適,我們黎仙宗畢竟是老客戶了?!?

    “最多九折!這還是看在你們是老客戶的份上?!?

    ……

    就這樣,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爭了一刻鐘后,最終以八折的優惠成交。

    此時清木的額頭上已經沁出了汗珠,不得不承認,這上界的女修也很難纏,恐怕只有他那個徒弟飛升之后才能與這女人一戰。

    只不過讓他驚異的是那女修旁邊的那個隨從此刻竟然還看著自己,跟著了魔似的。

    這就讓他十分難受,莫非這女修喜歡自己這種老而彌堅,成熟到快腐朽的類型?

    ……

    其實陳沉現在也很煩惱,他在思考該怎么擺脫楚蕓這個女人?

    好不容易找到組織,只要和師祖相認,自己就不需要寄人籬下了,甚至還能把自己的徒弟和幾個小弟接過來。

    手上的那印記也不會是問題,以玉鼎宗的實力,保住自己應該不難。

    要是沒和楚蕓洗了個澡,他肯定就直接亮明身份了,可如今……

    想到這里,陳沉腦子有些疼,他真的不該和楚蕓洗澡的,順便還把人家看光了。

    “師妹,你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旁邊傳來楚蕓關切的聲音,陳沉靈機一動道:“師姐,其實我對丹道一直都很向往,想和這位道友單獨交流一番,您看……”

    楚蕓聽此眼中閃過古怪之色,她剛剛就覺得這個師妹情緒不對,沒想到竟然是存的這個心思。

    只是,這師妹真的是對丹道感興趣嗎?

    “咳咳,既然這位道友想請教我有關丹道的問題,那我自然不會吝嗇于自己的那點學識,楚道友,我讓其他人帶你去庫房查看丹藥,如何?”

    清木笑著說道,眼神中滿是得意。

    沒想到,他這個老男人也是有人欣賞的。

    單獨交流,嘿嘿嘿,看來是走桃花運了??!

    “好吧?!?

    楚蕓想了想點頭答應,師妹的事她不想多管,不過在臨走前卻是又看了陳沉一眼,眼中蘊含關切。

    等她走后,陳沉長舒了一口氣。

    這時清木已經坐下,臉上滿是風輕云淡之色,甚至還擺了個姿勢,頗有老夫聊發少年狂的韻味。

    “這位道友,老夫至今研究丹道上千年,對丹道的理解在這玉鼎宗都算是獨樹一幟,你有什么問題盡管問,我知無不言?!?

    陳沉看了這個騷包的師祖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鄙夷,調笑道:“道友,我除了對丹道感興趣,對您更感興趣呢!”

    聽到這話,清木老臉瞬間通紅,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難道……莫非!

    陳沉見此看不下去了,直接摘下了面具,興奮道:“前輩,你看我是誰!”

    清木腦海中正在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驟然看到陳沉嚇得踉蹌倒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這是什么幻術!”

    陳沉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好笑,淡然道:“師祖,我是陳沉,下界飛升上來的,剛剛你看到的那副女人模樣,才是幻術。

    您在下界把玉鼎丹宗宗主之位傳給我了,您忘了嗎?”

    清木聽到這話腦海中瞬間變成了一團漿糊,只感覺整個人都飄飄忽忽,有些站不住。

    ……

    半刻鐘后。

    清木總算接受了現實,并且完整的知道了下界發生的事情。

    得知他這個徒孫竟然就在他飛升之后不到一天的時間便跟著飛升了,這讓他唏噓不已。

    人生際遇,當真是奇妙。

    誰曾想到,他徒孫修為都趕上他了。

    “陳沉,你怎么跟著黎仙宗的弟子,還男扮女裝?”

    清木又問道。

    陳沉聽此露出了苦笑,將黎仙把他擄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清木眼中閃過了一絲羨慕之色,原本以為自己難得走了一次桃花運。

    沒想到真正走桃花運的是這小子。

    這看臉的世界,對他這種人何其不公平?

    “陳沉,既然你來到了咱們玉鼎宗,那就留下吧,諒那個楚什么的,也不敢多說什么,你本來就是我們玉鼎宗弟子?!?

    清木不想再聽關于桃花運的事情,于是擺了擺手,直接決定道。

    陳沉卻是又苦笑了起來,將自己和楚蕓一起洗澡,甚至同床共枕的事情又說了出來。

    清木聽得直哆嗦,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過了良久,他才怒吼了一句:“豈有此理!你怎么可以這樣!”

    陳沉聞言臉上的苦澀之意愈發明顯。

    清木轉過了身,默默想辦法,然而,他剛轉過身,一張老臉就因為羨慕嫉妒恨而微微扭曲了起來。

    這萬惡的世界!

    如果不知道別人的人生也就罷了,這一知道,簡直能把人氣死!

    人比人,氣死人,就是這么個道理。

    “師祖,你怎么了?”

    陳沉見清木身體微顫,詫異問道。

    清木轉過身,臉色已經恢復如常,只不過在他眼神深處卻是隱藏著一絲幽怨。

    “這事有點難辦啊……”

    陳沉笑道:“其實我已經想好了辦法?!?

    “什么辦法?”

    陳沉下意識地想說出口,不過想了想還是用神識傳音了過去,沒過多久,清木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不得不說,他這個徒孫,不僅天資卓絕,就連餿主意也極多。

    書客居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