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上鉤
    “宿主前方三米有邪神殿殿主的腿骨?!?

    聽到這個答案,陳沉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趕緊根據系統的指引翻找,沒過多久就找到了一截手臂長短的腿骨,

    相比于煉制自己分身的那骨架,這腿骨要脆弱的多,甚至都成了化石。

    就這模樣,陳沉敢打賭,哪怕是他死了一萬年,那骨頭也比這骨頭看起來像一個大能的遺骸。

    “怎么成了這樣?”

    陳沉一邊觀察一邊拿出了留影石將這腿骨的形狀保存在了留影石之中。

    “大哥,這是什么?”張忌好奇問道。

    “大能遺骸,那種即將成仙的大能?!?

    陳沉幽幽說道,隨后嘆了口氣將那腿骨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中。

    這寶庫之中只有一截腿骨,那看樣子他還是得用一下萬里追蹤了。

    “系統,動用一次萬里追蹤的機會,尋找邪神殿殿主遺骸?!?

    陳沉剛詢問系統,系統便給出了答案。

    “宿主西方百里,有一截手骨,宿主東方三十里有一截肩胛骨……”

    這一列就列了數十條之多,很明顯,那上代殿主邪帝已經徹底散架了。

    恐怕這數十個都收集起來,也未必能拼成一個完整的骨架。

    ……

    一個時辰后。

    陳沉將所有的殿主遺骸找齊,并且拼了起來,事實和他想的一樣,不僅不全,而且差的還很多,只能勉強看出是個人形生靈。

    “大哥……這就是大能?”

    “不錯,這就是大能,嘿,只要沒能長生,終究都會變成這樣?!?

    陳沉颯然一笑,將這尸骨收了起來,隨后又帶著張忌到了遠離靈虛氣宗的一座深山之中。

    當初他從天蝎那里獲得的那枚儲物戒中有不少陣圖,全都是極為強大的陣法,他隨意地選擇了一座要求簡單的便開始在這深山周圍布置。

    然而,就算是一個簡單陣法,他和張忌也足足布置了一天之久。

    沒辦法,那畢竟是渡劫境大佬兒的私藏。

    等一切準備妥當,陳沉深吸了一口氣。

    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必須得將那些上界修士全部安排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下定決心后,他將邪靈子給放了出來,這家伙自從被他打暈后就沒醒來過,但陳沉知道他其實早就醒了。

    “咳咳,這人看來是醒不過來了,既然如此,還是殺了吧,身上說不定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陳沉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邪靈子直接彈了起來,眼含熱淚道:“張忌道友,您大人有大量,有話好好說,喏,你看,這是我的儲物戒,都給你!只求你饒我一命!”

    一旁的張忌聞言一臉懵逼,有些反應不過來。

    怎么大哥放出來一個人剛一蘇醒就像自己求饒?

    而且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

    就在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時候,陳沉一巴掌直接將邪靈子拍暈,片刻后又把他搖了起來。

    “知道求我沒用,就求我最好的兄弟?哼!罷了,既然如此,我就賣給我兄弟一個面子,饒你一命?!?

    邪靈子被打的迷迷糊糊,聽到饒他一命,只是下意識地連連點頭。

    一旁張忌心中頗為感動。

    很顯然,自己這大哥沒少提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會抓了個俘虜也知道自己。

    如今更是因為對方提了自己名字,便準備放對方一馬,這大哥……真是厚道。

    “大哥,你不用看我的面子,該干什么干什么,該殺就殺?!?

    張忌笑著說道。

    陳沉淡然一笑,以掩飾自己的尷尬,隨后神色一厲,看向了邪靈子。

    “邪靈子,給你個活命的機會,看你能不能好好把握?!?

    “張……”邪靈子第一個字剛吐出,便被陳沉兇狠的眼神嚇得咽了回去。

    片刻后他才回過了神,改稱前輩。

    “前輩,我一定……我一定好好把握?!?

    陳沉點了點頭到:“拿出傳訊令牌,趕去幽冥那些人,就說你找到了上代殿主的遺骸?!?

    “???可是我沒找到??!”

    邪靈子驚呼道。

    “你找到了,這就是?!?

    陳沉一邊說一邊拿出了那具骨架,看得邪靈子眼角直抽搐。

    這未免也太假了,而要是傳遞虛假消息給幽冥他們,他恐怖也難逃一死。

    想到這里,他心中就有些抗拒。

    陳沉見此冷幽幽地道:“你當我是在騙你嗎?告訴你,這就是前代殿主的遺骸,只不過可能因為當初那一戰太過慘烈,他消耗了體內所有的神性,所以這才會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邪靈子還有些不信。

    “前輩……既然如此,那為何你不聯系幽冥大人,賺取這份功勞呢?”

    陳沉突然笑了,笑的有些滲人。

    被那堪稱恐怖的眼神盯著,邪靈子瞬間崩潰。

    “我答應,我做!”

    說罷他便拿出了屬于他的傳訊令牌,在看到集結傳訊后他愣了一下,隨后他傳訊道:“大人,我暫時還不能去集合,因為我很可能找到上代殿主的遺骸了!”

    傳完這條訊息,邪靈子的臉色就變成了死灰色,沒過多久,他收到了回復。

    “是什么樣子的?”

    邪靈子聞言看向了陳沉,見陳沉指了指地上的遺骸,他只好無奈道:“看起來很普通,而且還有殘缺?!?

    “那你是如何確定那是殿主遺骸的?”

    邪靈子見此又看向了陳沉,陳沉嘴唇輕啟,說了幾句話,邪靈子則趕緊回道:“這尸體隨身帶著我們邪神殿的令牌,而且根據擁有這尸骸的宗門所說,這尸骸已經存在一萬年左右了……我想除了殿主還有誰?

    當然,若是您覺得不是,就當也沒說?!?

    “你在哪里,我馬上帶人過去?”

    幽冥沒說是不是,但他這態度卻是說明了一切。

    其實真正頂尖的大能死后就和普通人一模一樣,因為他們能輕易調動全身的生機靈力,來修補各種各樣的傷勢。

    所以,一個大能如果隕落,那他身上的所有靈力生機必然已經完全消失,這樣的尸骸就和普通人無異。

    看到這詢問,陳沉又低聲說了幾句話。

    邪靈子會意,先是把現在的地址說了一遍,又回復道:“大人,這尸骸是一座宗門的寶物,我只看了一眼,若想帶走恐怕不太可能,這宗門的陣法極為厲害,就算是煉虛巔峰也未必破的開。

    我剛剛觀察了下,真要想帶走這遺骸,需要組織大量人手從四面八方同時攻擊這陣法,才有可能破開陣法,進入宗門內部?!?

    “放心,我之前已經下令集結了所有征伐修士,最多再過半天,便能集結所有人,到時候會去這一界最強的勢力之處,而你所指的那地方,就是必經之路,我們剛好先在那里鑒定一下殿主遺骸。

    若的確是,你當重重有賞!”

    聽到這里,陳沉吐出了一口濁氣。

    不枉他費盡心機尋找餌,如今這魚……果然上鉤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