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生如戲唱 > 第443章 幻境
    半仙瑤道:“大哥,我有點事跟你說,送你過去吧。”

    小半仙點點頭,以為半仙瑤要說姜夕顏的事。

    兩人在前往花廳的途中,半仙瑤打趣道:“大哥,你對小莫還是只是兄妹之情?”

    感情的事真是旁觀者清,半仙瑤見小半仙終于明白自己對莫流年的感情,心中也很欣慰。

    小半仙沒想到半仙瑤竟然說這個,想起當時對半仙瑤所說,自己也覺得好笑,只是那時自己真的是一身正氣的,小半仙道:“你這個鬼靈精。”

    半仙瑤道:“只怕小莫那個傻姑娘并不知道你的心思。”

    小半仙道:“我會找個機會跟她表明的。”

    半仙瑤道:“小莫是個好姑娘,大哥你別辜負她。”

    小半仙笑道:“你不是認定夕顏是你大嫂嗎?”

    半仙瑤也笑起來,“可是你只有對著小莫時才會笑的那么開心,我是你妹妹,自然還是偏心你。”

    小半仙道:“我與夕顏的婚約本就是契約,以后會找個機會解除這門婚約。”想起姜夕顏現在的處境,小半仙補充道:“等你夕顏結在姜家站穩腳跟再說。”

    半仙瑤點點頭,“夕顏姐確實太不容易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花廳外,半仙瑤對小半仙道:“那我先走了。”

    小半仙點點頭,步入花廳,花廳里除了半仙仁信,老農和花婆婆之外還有四人。

    這四人打扮的都很質樸,其中獵戶的年紀最小,看起來和半仙仁信差不多大,其他都是七老八十,看年紀的確應該和自己祖父是一輩的。

    半仙仁信給兩人一一介紹,這六人竟然是結義兄弟,難怪老農叫花婆婆三姐,因有其他人在場,花婆婆這次沒有和老農翻臉。

    老大還未到,二哥就是那個樵夫,姓元,單名鳳。老三就是花婆婆,花婆婆名司琴。

    老農則姓黃名銳,老五老六是漁家夫婦,男的姓周,名寅,女的姓秦,名新月。

    老七是獵戶,姓鄭,名啟。

    除了獵人兇神惡煞滿身殺氣之外,其余幾人都算是慈眉善目,尤其是漁家夫婦,可說是男才女貌,那么大的年紀還是能隱約看出當年的的美貌。

    小半仙和半仙瑤一一見過后,其中排行二哥的元鳳道:“三妹說的不錯,這兄妹兩都是人中龍鳳。”

    眾人紛紛頷首,鄭啟問:“錢老大什么時候來?”

    周寅道:“說是有樁大生意,談完就趕來。”

    元鳳對小半仙招招手,“來,過來給老夫看看。”

    小半仙也不知他要看什么,但還是走過去,走到離他三尺處停了下來,元鳳微笑道:“再走進一點。”

    小半仙就又上前兩步,元鳳道:“再上前兩步。”

    小半仙有些尷尬,這再走就跟元鳳挨著了,就硬著頭皮上前兩步,第二步剛跨出,周圍一切就變了。

    除了元鳳,其他所有的人和擺設都消失了,他很清楚這應該是個幻境,他道:“元前輩,這是做什么?”

    尤其喝起湯,那簡直像一勺一勺往肚子里灌,她把自己灌得大汗淋漓。

    一旁蕭意意掀開盅蓋,看了看湯色,又湊近聞了聞,一看到邊上那雙銀質筷子,不由得搖頭輕笑。段塵一直淡淡笑著,微微側過身,離那張高幾近了一些,執起湯匙舀了勺清湯,吹了吹,緩緩含入口中。

    顧妍妍一邊點頭,一邊未等其母送近就趕緊湊過去一口咬住小勺子,宛如饞嘴的幼兒,惹得旁邊眾人又是一陣莞爾,她卻渾然不覺,直到一碗不知道放了多少溫和補品的鮮美藥粥下肚,那饑餓感才稍稍減了一些。

    拿了湯匙,就在一碗火腿蘿卜湯里,不住地舀湯,舀得湯一直浸過了碗里的飯,然后夾了幾根香油拌的川冬菜,唏哩呼嚕,就吃起飯來。吃完了這碗飯,一伸手,說道:“手巾!“

    乾萬帝猛地把他半個身體拉離面,一手硬生生扳開他的下巴,一手拿著勺子就把粥灌了進去。他動作太大,明德啊的呻吟了一聲,一口粥被強灌下去一半又灑出來一半,乾萬帝毫不在意,伸手又舀了一勺,緊接著又灌了進去。

    傍晚時分,棉花加工廠里漾開了臘八粥的香氣。我們圍在那口大鍋旁,拿著搪瓷碗、盆,用勺子敲打著邊沿,焦急地等待著這頓不花錢的晚餐。

    孫德海小心的抱著孫一平的小腦袋,李木子一手端著小碗,另一只手小心的盛出一小勺蛋羹吹涼,然后送到孫德海的堂弟的嘴邊,仔細看他的面色現在已經不是那么紅的嚇人了,而且人也清醒了,聽大夫的意思是最危險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剩下的就是保證今后別在發燒就可以了,而且今后的吃食上也要多吃些好的,才不會留下病根。

    男子將酒放下,接著拿起筷子,夾了一口魚,放入口中,細細品著,唇畔微笑一直不減。接著又拿羹匙舀起一勺嫩汪汪的豆腐,上面還點綴著一顆碧綠碧綠的豌豆,緩緩放入口中,男子斯文咀嚼。最后拿起一旁的小碗,拿起羹匙,一勺勺喝著湯。

    面條差不多熟了,簡思用勺子舀出一勺湯來最后試下味,她怕燙,小心翼翼的瞪大眼,嫩紅的小嘴在勺子上慢慢的一抿,樣子很乖巧又有些調皮,奚成昊的心咚的快跳了一拍,他走過去從背后摟住她的腰,這樣的姿勢讓她顯得更加嬌小,身高還不到他的口。

    見了大缽子扣著小缽子的白米飯,他情不自禁地,就抓了個飯團塞到嘴里,嚼也不曾嚼,就一伸脖子咽了下去,這覺得比什么都有味。趕快倒了冷熱水,將臉盆放在灶頭上漱洗,自然只有五六分鐘,就算完畢,這就拿了筷子碗,盛了冷飯在案板前吃。

    .老板娘先用鐵勺子輕輕地舀起一勺清湯裝在碗里,然后把煮好的扁食撈起來放在碗里,再把青菜也要在碗里。

    昨晚的月色很好,蟾光盈窗。圓圓的月亮,悄立桐杪。我在聽一支歌,叫作《望月臺》。當第一眼認出某友后,我就在尋你。你在哪里,我一直想過你對我說得話。我喜歡你,那樣的個性,那樣的性情。你是我特別喜歡的人。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只想與你相遇,會意地一笑,或是淡淡地相望,哪怕只有一份悄然地關心。

    一晃又一年,冬去了春回,星移斗轉,卻回不到昔年。星辰恒靜,天地依舊。幾世的愛戀,幾生的依戀,如今仍未改變。不論是忙碌或余暇總喜歡讀你千萬遍,默默回味無絲毫厭倦。旭日暖陽是你凝望的眼,帶我領略四季的轉變。好想與你看夕陽斜暉,芳草碧連天,聽漁舟唱晚。

    「闕」有甚么好呢?「闕」簡直有點像古中國性格中的一部分,我漸漸愛上了闕的境界。我不再愛花好月圓了嗎?不是的,我只是開始了解花開是一種偶然,但我同時學會了愛它們月不圓花不開的「常態」。

    用一顆初心,靜守時光。流年往事,心中情愛,在淺笑輕嘆中,已變得云淡風輕。我們,只需懷一顆安然素心,任花開葉落循環演繹;揣一顆云水禪心,任時光飛舞成不老的神話。

    如果命運注定我們走在同一條路上,碰到同一場雨,幷且共遮于同一把傘下,那么,請以更溫柔的目光俯視我,以更固執的手握緊我,以更和暖的氣息貼近我。愛我更多,好嗎?唯有在愛里,我才知道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的位置,并且驚喜地發現自身的存在。所有的石頭只是石頭,漠漠然冥頑不化,只有受日月精華的那一塊會猛然爆裂,躍出一番欣忭歡悅的生命。

    其實怨不得天下男兒千百年來為江南吳地女子神+-魂顛倒,像南徐的士子飛蛾撲火般去獲取陌生女子的芳心,用生命應了那句只愛陌生人,都不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只要她們肯為男人勞力勞心,情愛中纖心弄巧,翻云覆雨,展露心田一脈深情風光已能讓人受寵若驚難舍難分。這般人,本就如春上花開,明光曉映,叫人愛不得,放不低。這種天分是歷史是天賦,不得盡知。

    荷蓮本一體,萬象皆有根。我曾寫過荷一樣的女子,如今看來,她更適合百合,善良無邪,而你才是清荷,我心中的清荷。我心中的荷是優雅的,她身上有淡淡的清香,不僅僅代表善良,還有那股與世無爭卻又不輕不薄的氣質,太過濃烈,會灼傷他人,太過淡漠,會冷卻自己,不來不去,不冷不熱,安暖相知,唯荷自持。

    這時人臥藤兜里面,秀眉不舒,星眸欲掩,不時仰望天空,似想心事神氣,不由越看越愛,先想湊近身旁談上幾句,繼一想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的心思她并不知道,事又萬分艱危,何必春蠶自縛,平白增加許多煩惱?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退將下來。

    四季往返,流年不止,西風葉落流年嘆,雨色秋寒獨慨然。嘆流年,“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我們行走于流年,瞬間童顏變白發,盡付落花,唯有珍惜方能不誤佳期。

    ()

    1秒記住愛尚: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