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十章:寫在雪上的愿望
    安巒開心的回到家里,四處尋找著奶奶然而沒有看見。

    “爺俺奶呢?”

    “你奶馬上就被你大姑她們拉回來了?!?

    安巒跑了出去站在高大的梧桐樹下。

    期許的看著遠方。

    她看見了大姑拉著駕車而來,小姑,三姑,她們推著駕車。

    駕車離安巒越來越近,安巒的笑容僵硬了最后消失了。

    她的眼睛已經模糊一片了,安巒看見了躺在駕車上的奶奶。

    她仰著頭愣愣的看著天空,半張著嘴。

    安巒懷疑自己到底是怎樣認出奶奶的,因為奶奶實在太瘦了,瘦的已經很不像她了,她瘦骨嶙峋的,和以前的肥胖大相徑庭。

    “怎么會這樣?這是我的奶奶嗎?”

    安巒的眼睛蒙上了霧看的越來越不清,一片模糊。

    她的左邊是一片田地,記得自己曾經在它們身上寫下愿望。

    那是白雪皚皚的冬天,安巒聽爺爺奶奶還有親戚們說,媽媽要來接自己回家了。

    安巒很害怕。

    那天中午她從小叔哪回來,看見油綠的麥子上被鋪了一層厚厚的白雪,周圍都是白雪皚皚。

    安巒從地里露出的一點黑中,拔出來一根樹棍,她拿著它紅著腫紅的手在地上寫道:“希望爺爺奶奶長命百歲,希望安巒永遠和爺爺奶奶在一起?!?

    她這二句愿望重復寫著,直到寫了滿滿一田地。

    她知道雪一遇到太陽就會融化,這樣就會把她的愿望帶到天上去,希望老天會保佑他們。

    “可是我的奶奶為什么還這樣啊。是不是我的愿望您沒收到嗎?”

    屋子里很安靜,奶奶的病床放在堂屋里,大姑安靜的低著頭站在床邊。

    三姑,四姑也是。

    安巒面對著奶奶的病床看著奶奶,看著她瘦骨嶙峋的臉,看著她的神態看著她的眼睛。

    她又低著頭看著地面看著一片虛無。

    安巒聽見外面清晰的狗吠聲,她抬起頭,看見了小明,他躲在墻后伸著頭笑著看著她。

    安巒低下了頭,她沒心情應付小明。

    突然她聽見了一聲聲狂猛的狗吠聲,她抬起了頭,只見她家的狗狂追著一個倉皇逃竄的人影。

    四眼狗發出兇猛的吼聲,緊追在那人身后還差點咬上了那人的屁股。

    安巒知道那是小明,她心驚又感到慶幸還好小明跑的快。

    “巒巒她爺巒巒她爺你出來?!?

    啞巴媽在外面喊著。

    她拉著小明的胳膊過來。

    “巒巒爺巒巒爺你出來,你們家的狗把我們家的孩子咬傷了你說怎么算?”

    大姑走了出去,“有事嗎?”

    “叫你爸出來。我有事要問他?!?

    “我爸在忙,你有事嗎找他?”

    “你們家的狗把我們家的孩子腿咬傷了,我要他趕緊帶小明去醫院?!?

    “什么事???怎么你們家的孩子腿被咬了讓我們帶他去醫院?”

    “因為這是你們家的狗咬的,你們不帶他到醫院瞧瞧誰帶他去啊。趕緊的叫你爸出來帶他到醫院,不然毒性擴散了來不及了?!眴“蛬屩钡恼f。

    “你講不講理……”大姑還要再說被爺爺擋住。

    “什么事???”爺爺問。

    爺爺走了出去。

    “他們家孩子腿被別人家的狗咬傷了,見我們好欺負啊,懶到咱們家了?!?

    “本來就是你們家的狗咬的?!?

    外面的聲音安巒聽來嗡嗡嗡的,她呆呆的看著門外。

    看著啞巴媽越來越緊的握著小明的手,看著他低著頭,臉色從來沒有過的白,他的腳下一大片一大片鮮紅的血,腳后的地面上也有好多的血,不知道蔓延到了哪里。

    他的傷口處不停的急促的淌著烏血,讓人擔心他會失血過多而死。

    “你怎么說是我們家狗咬的,我一直在屋里都沒看見?!睜敔斦f。

    啞巴媽還在說著什么。

    “進屋里再說?!睜敔斦f。

    啞巴媽又說了一大堆。

    在安巒聽來都是嗡嗡嗡的,她的腦袋一片不清。

    “是不是我們家的狗咬的,要是是我就趕緊出錢給這孩子治?!睜敔敔敔敯欀贾钡恼f。

    “哎呀,爸,這明知道不是的,我們幾個都在屋里看著,從來都沒有在門外看見這個男孩?!贝蠊谜f。

    “你們別睜著眼睛說瞎話了。我是有證據的。幸好我們孩流的血是從你們這一路流到我們哪的。這孩子傻啊,受傷了就知道跑回家?!?

    “誰知道不是你故意想誣賴我們呢,看我們好欺負,故意誣賴我們拉著受傷的孩子,從你哪到我這故意走一圈好留下誣賴我們的證據?!贝蠊谜f。

    啞巴媽氣得頭往后一仰。

    “我們家小明就是過來找安巒的,這孩子就是過來找她的。巒巒你說小明是不是剛才過來找你了,他的腿是不是被你們家的狗咬的?他跟你關系最好了,聽見你來了就趕緊跑過來。我相信小孩是不會說謊的,要是巒巒說沒有那就算了?!?

    “巒巒你說你看見他來我們家沒?他腿上的傷是不是我們家狗咬的?要是是我們即使把錢發到你奶身上即使再窮了也會給他治的。你說他的腿是不是我們家狗咬的,你說實話?!?

    安巒全身發麻,腦袋一片空白亂亂的。

    她不說話。

    她們一遍遍在她耳邊問著,她們都在看著她。

    在她們再一次不問出不停止的追問下,安巒說,“我,我不知道?!?

    她看見水泥地上那一片一片刺目的血,再往上看是他被血浸透的褲子。

    還有依然不停在流的血。

    血已經沒有之前這么急促了,可是卻像是慢慢的快要流干了一樣。

    她看見了小明他看著她,眼睛是那樣明亮,那么深邃像是一井深潭。是那樣的復雜。

    安巒不敢看很快又低下頭。

    “行了你趕緊給孩子送進醫院吧,你就不怕他中毒死了,流血過多死了???”大姑說。

    “你要真是心疼就帶著他去醫院了?!?

    大姑還在說著什么。

    安巒心里好疼,好想制止她,行了別再說了,都別再傷害小明了行嗎。

    小明被快速而煩躁的拉了出去。

    安巒緊緊的跟在她們的后面。

    她看見小明跟不上啞巴媽的步伐了,或者說雙腿根本使不上力了。

    他被啞巴媽幾乎是拉著走的,雙腿踉踉蹌蹌的,另一只受傷的腿無力又可憐的吊著。

    安巒好想沖上前說你放開他。

    可是她好無力,她沒資格沒資格憐憫,沒資格假好心……就連傷心她也覺得沒資格。

    她回過頭看見了撒了一地的西瓜豆,還有那歪在一處的青花瓷碗。

    她連唇都咬不住的嗚嗚嗚哭了,滿眼都是那撒了一地的西瓜豆,滿眼都是那鮮紅鮮紅的血,西瓜豆諷刺的被沾染上了血,這血是凌亂的,也是好長的。

    可以想象那是怎樣的傷處與害怕。

    “嗚嗚嗚嗚嗚嗚!小明我不配和你做朋友,你以后不要再和我做朋友了?!?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加拿大快乐8预测pc28 专两组三中三资料 六肖中特期期准选一 北京快乐八计划 854222四肖三期必中 龙江风采22选5开将结果5 112期心水一点必中特 哈灵麻将最新版app 捕鱼达人3经典版官方 熊猫麻将到底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