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十四章:玩耍
    安責剛蹲在娜英的門前和好幾個人玩著彈珠,大咧著嘴向她喊道。

    不知道為什么這時候安巒竟然分外的感動,她連忙跑到屋里急切的找著彈珠。

    安巒蹲在他們幾個強手中間玩彈珠,知道自己輸定了,她自知自己可沒有他們厲害。

    雖然自己有幾把刷子不至于輸的太慘,至少可以贏一兩三把,然后急流勇退不至于輸的太慘。

    不及時收手的后果就是把彈珠全都輸掉,安巒有經驗她知道。

    他們看著她捧著一大把彈珠過來眼睛發著光,就像看見了白白送上來的彈珠一樣。

    雖然他知道安巒有些本事,但是不如他,贏她就是時間長的問題,有時用不了多長安巒就全部輸了。

    這就是經常跟安巒打彈珠的經驗。

    “你第一個來,哎,我們讓她第一個來?!卑藏焺偱d奮的說。

    其他人都壞笑著退到了一旁。

    安巒俯著身子眼睛看著那幾個七零八落的彈珠準備發出去打,此時卻聽見柳知業的聲音。

    “傻。我跟他們打?!绷獦I說著把她推到了一邊。

    安巒安靜的蹲著她想起了以往。

    每當她打彈珠手里輸的只剩松松的幾個時,蹲在她身邊的柳知業不急不緩的說,“你讓開讓我來?!?

    然后能把他們的彈珠全贏完,除非他們投降不干了。

    他們在輸的很慘之后總是好像才想起來一樣,嚷嚷道:“我們是在跟巒巒玩又不是在跟你玩。巒巒快你跟我們玩?!?

    安責剛總是理直氣壯。

    其他的人總是沒他那樣的理直氣壯,虛虛的應道:“是啊,我們是在跟巒巒玩,不是在跟你玩?!?

    安巒也不想上陣玩了,看著自己手里這么多彈珠誰不想占為己有,她還是征求的看著柳知業。

    柳知業說好你跟他們玩。

    然后柳知業就會在旁邊提醒著安巒怎么怎么的打。

    可是安巒還是會輸的很慘,可把他們樂的眉飛色舞。

    看著她手里的彈珠,松松的就只剩這么幾個了,他再也忍不住了把著安巒的手帶著她打。

    但是沒有完全贏,五局有三局是贏的。

    柳知業責怪著安巒,要是她聽自己的話手不亂動他保準能全部贏。

    現在安巒認真的看著柳知業打彈珠她的心好安詳。

    她喜歡看柳知業打彈珠,喜歡看他屈起一只腿,俯著身子眼睛極為認真的看著前面的目標,喜歡聽見彈珠被他擊中時發出的脆響。

    金黃的太陽普照在他們的身上好美。

    前面男孩子女孩子們一起玩斗雞,打的熱火朝天。

    她們用力的抬著腿擊敗對方。

    安巒也跑過去,跑到半路抬起腿沖進了戰場上。

    大家看著這個新來的挑戰者。

    有一個男孩名叫東子擊敗了所有人,舉著手問:“還有沒有人向我挑戰的?”

    他洋洋得意的下巴高高的揚起。

    安巒直接沖過去趁他不注意把他撞倒了,大家瞪著眼厲害厲害的看著她。

    東子皺著鼻子抬起頭安巒已經咚咚咚的跑走了。

    “我靠,這么靈活的?!?

    瞅見東子又快樂的去玩耍了,沒有再在意她。

    安巒又唯唯諾諾的跑了過去,跟她們玩跳方格。

    安巒專心致志的跳著,害怕輸。

    因為等著她輸自己好玩的人太多了,幾乎把方格圖案圍得水泄不通,有女孩也有男孩。

    這些女生玩的游戲男生也會,也經常興致勃勃的參與,男生玩的游戲女生也會,也同樣會興致勃勃的參與。

    安巒過了沒幾格就蔫蔫的輸了。

    他們早已經躍躍欲試了,他們知道安巒笨不會讓他們等太久的,果然如此。

    安巒站著看他們是怎么玩的。

    “巒巒,巒巒......”安巒回頭見姐姐站在路邊,往這邊看來。

    安巒看見了姐姐眸子里的不安是那樣的明顯,她跑了過去。

    她拉著姐姐的手走進了屋里。

    安巒搬著凳子坐在奶奶的床邊看著奶奶。

    這會兒的奶奶顯得特別的安靜,她不再總是看向外面,又總是將頭轉向屋里看著屋里的一陳一設了而是安靜的看著安巒。

    安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總是感覺奶奶有話對自己說。

    安巒期待的看著她,期待著她說,巒巒其實我一直記得你,期待著她說巒巒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照顧自己。

    安巒的眼睛又蒙朧了。

    心里的悲傷越來越大,淚越來越多的凝聚,還沒來的及憋下去又上來了,最后心一抽一抽的越來越疼安巒快要悶哼出聲來了,她有一種強烈的欲望抱著奶奶的身體大哭特哭,可是這多么殘忍啊,安巒舍不得奶奶難過,她低下了頭咧著嘴淚好像有聲音一樣的流著,一滴滴滴在她心中的深潭里。

    安巒感覺自己的頭發被人輕輕的撥了撥,雖然很輕但是讓安巒身體一震,安巒毫不猶豫的撲進奶奶的懷里。

    她沒有莽撞的而是輕輕的,因為她知道現在的奶奶有多脆弱。

    她的身體不舒服的弓著,只心臟貼著奶奶的心臟上。

    安巒低頭看著奶奶肚子的地方,她知道奶奶的肚子還是被燙的傷痕累累。

    她知道奶奶現在的身體是多么的脆弱。

    安巒將臉貼在奶奶的肩膀上,極力壓制住自己,冷靜的說了一句:“奶你要好好的?!?

    她的聲音很沉悶,不知道奶奶有沒有聽見,就連自己都以為是自己做夢的喃喃。

    頭頂有一道陰影籠罩,安巒抬頭見是柳知業。

    他看向站在一邊的姐姐,看向這個即將帶走安巒的人,他的眼睛有些復雜。冰冷與傷心并存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快乐八中奖查询 一毛沈阳麻将群心悦 股票投资平台 全民娱乐棋牌游戏 安徽快3开奖直播 美人捕鱼能下分吗 东北麻将属于什么麻将 股票交易平台 能挣钱的app排行榜 李逵劈鱼现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