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十六章:爺爺的愛
    家里的衛生從不讓媽媽操心,都是安巒和姐姐打掃。

    姐姐負責做飯安巒負責燒鍋。

    吃過飯后姐姐負責刷鍋洗碗,安巒就負責掃地。

    家里的衣服鞋子,都是安巒和姐姐一起洗的。

    洗澡盆長兩米,安巒和姐姐就是把衣服放到這里面洗衣服的。

    冬天的季節洗衣服鞋子手難免會凍的很,她們倆的手都紅彤彤的。

    在媽媽家的第一年安巒的手就凍爛了,并且往后從來沒有停止過。

    有一天晚上媽媽竟然說要帶著安巒到爺爺家。

    安巒開心極了,晚上的時候睡不著覺。

    那一天很熱鬧爺爺看見了安巒那當然很開心,把家里的公雞連忙逮住殺了,一張嘴總是笑呵呵的。

    奶奶好奇的看向院子里,見安巒跑著向她撲來,奶奶的嘴里竟然也勾著笑,她就直直的愣愣的看著她。

    安巒笑著看著奶奶,不再蹲在奶奶床邊了,而是一下子撲到奶奶的懷里,“奶,奶,奶……”

    奶奶笑著拍著安巒的背。

    安巒享受著重逢的喜悅。

    “奶我想你了?!卑矌n說完害羞的埋在她懷里直磨蹭。

    然后趕緊起來咚咚咚的跑走了。

    安巒跑到了廚房里,廚房里很安靜,媽媽小弟還有姐姐都在堂屋里了。

    安巒看著坐在火灶前燒著水的爺爺。

    她扒著門框身子往里傾,笑嘻嘻的看著,“爺你在燒鍋???”

    “嗯,你沒看見嗎?”爺爺的每一句里透著高興。

    “巒巒你在那個家聽話嗎?”

    “聽話?!?

    “有多聽話???”

    “聽話的很,聽話的俺媽都夸我了,你說聽話不聽話?”

    “啊哈哈哈!”爺爺爽快的笑著。

    “巒巒你在哪兒還經常發燒生病嗎?發燒生病了你媽有沒有及時帶你去看醫生?”

    “及時了,她還帶我掛了葡萄糖?!卑矌n的聲音有些啞,她怕爺爺聽的出。

    爺爺皺起了眉,“你太瘦了,我看你太瘦了。你一頓吃幾個饅頭???”

    “兩個?!?

    “你怎么沒以前胖了?”爺爺好像不是在問安巒,好像是自語。

    “巒巒你到你大姑家叫她過來吃飯好嗎?”

    “好?!?

    安巒蹦蹦跳跳的仰著頭跑在前往大姑家的小路上,開心是開心但是心里再也沒有曾經全然的開心而是惆悵。

    沒想到一進門大姑家這么的熱鬧,大姑的堂屋里說話聲連連。

    屋里都是安巒極為熟悉的親人,大姑,楠楠姐,還有小叔,小嬸。

    她們看見了安巒了都很驚訝又很心喜,按著她的胳膊左看看右看看。

    本來小叔他們打算晌午在大姑家吃的,這下改主意。

    她們這些大人都在堂屋里談天說笑。

    安巒無意注意聽,只拉著奶奶的手時不時軟軟的看著奶奶,又轉頭看向院子里,看向廚房里,看向廚房里的爺爺。

    廚房里濃煙滾滾根本看不清爺爺。

    就連他的身影想看見都難。

    只聽得廚房里傳來爺爺撅短樹枝的聲音。

    還有爺爺沉悶的咳嗽聲。

    不知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爺爺總是咳嗽了。

    “巒巒媽,我問你,你怎么小時候不把巒巒帶走,現在她長大了你反而把她帶走了?是不是想著過幾年她就可以打工給你們掙錢了?”小叔說。

    安巒聽后頭皮發麻。

    “她現在才多大啊,不是才七歲嗎,我不是還得照顧她幾年嗎?”媽媽脾氣很暴。

    “照顧幾年就行了?你是不是想著她到了打工的年紀就可以打工給你掙錢了?你怎么不想著讓她考大學呢?她還是不是你小孩?咱換句話說,如果是你的兒子你讓不讓他上大學?”

    “你們難道不知道她有多笨嗎?我出一只牛有四條腿,兩只牛有多少只退腿她都答不上來?!?

    小叔不說話了,親戚都無語了。是啊,她們都知道安巒有多笨的啊。

    安巒將頭低的低低的,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安巒的手一疼,安巒紅腫又皮開肉綻的手被奶奶拿了起來,安巒感覺的看到奶奶的手在抖,“你的手怎么了?”

    奶奶的手抖了,是憐惜安巒嗎?奶奶的聲音抖了是憐惜安巒嗎?

    安巒蒙朧著眼睛微低著頭沒有看任何人。

    安巒的手突然的被人提起,安巒跟著起身,提起她手的是小叔,“你看孩子的手都腫成這樣了,你沒少讓她干活吧?而且,而且她的手都露出肉了露出血了?!毙∈宓芍劬?,看著媽媽。

    安巒從來沒有被小叔這樣疼過,在安巒的心里小叔總是說話語氣不好,不愛笑。

    這是第一次安巒對小叔感到了溫暖,甚至是感動。

    “在她爺爺奶奶家就沒有過嗎?”媽媽說。

    “沒有過,哪里能有過她被她爺奶這么疼的慌兒。在你哪兒你沒給她穿厚一點的衣服吧,你沒有整天按著她的手給她泡手吧?!?

    媽媽低頭沉默。

    大姑找來了凍傷膏,小叔小心翼翼的給安巒的傷處上藥。

    安巒感覺到很疼,她的手疼的顫栗,然而她的牙齒緊咬不發出一聲。

    安巒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但是她能在愛自己的人面前忍著痛堅強。

    安巒盡管被藥蟄的這么疼,盡管被小叔的手觸碰到傷口這么疼,安巒還是咬著小牙不吭一聲,她的睫毛上沾著水,但淚卻沒有落下,固執的噙著。

    安巒不想讓疼自己的小叔,認為自己是受了一點疼就哭的不可愛孩子。

    安巒微微抬起頭她看見,大姑,小叔,小嬸,楠楠姐。

    她們都圍在自己身邊滿滿的關心,這一刻的她好開心好滿足,也是最幸福的孩子。

    吃飯的時候很熱鬧,幾乎滿屋子都是人。

    吃的是面包雞,大家捧著大白瓷碗,瓷碗往上面直撲熱氣,籠罩在每一個人的臉上,是多么的喜慶而溫馨。

    爺爺坐在離奶奶床的不遠處吃飯。

    她們有的人坐在床的不遠處對面吃飯,有的則是靠在門邊吃飯,有的則是靠在與堂屋相連,里屋的外墻上靠著吃飯。

    安巒背靠在門框上吃飯。

    她端著大白瓷碗,熱氣籠罩著安巒的臉。

    安巒總是不停的抽搭著鼻涕,不知道為什么她的鼻涕總比別人多,總是時不時的抽搭,她的臉總是紅彤彤的。

    一片安靜的吃飯聲中,總是還伴隨著她不時的抽搭鼻涕的聲音,那樣的響亮。

    “巒巒過來?!睜敔斀邪矌n,安巒聽話的過去了。

    “我把這幾雞肉給你吃,我不喜歡吃?!睜敔斦酒饋砹⒓赐矌n碗里夾肉進去。

    安巒閃躲快。

    安巒蒙朧著眼睛回頭看著爺爺,她咧著嘴要哭了,要大聲的哭了,心想:爺爺你再也騙不了我了,我知道你不是不喜歡吃而是想把好吃的都給我吃。自從上次離開您們后我什么都懂了。

    爺爺端著碗還是固執的向安巒走來,一邊說著,“巒巒聽話,我不喜歡吃雞肉給你吃?!?

    安巒的心里好堵,像是受到了凌遲刀割一樣的疼。

    她在走神的時候爺爺已經向她走來,把碗里的肉一個接著一個的往她碗里夾進。

    夾的他的碗里只剩下細粉和辣椒,爺爺轉身滿足的走了。

    安巒連忙追上他,把碗里的雞肉又通通的夾到爺爺碗中。

    夾完了之后安巒嗚嗚嗚,大聲的哭了,委屈的像一個孩子。

    爺爺奇怪的看著她,所有人都奇怪的看著她。

    “巒巒我夾給你雞肉你怎么哭了?”爺爺問。

    安巒咧著嘴哭的好傷心。

    安巒轉身抱著自己在角落里嗚嗚嗚的哭著,天昏地暗。

    “哎,巒巒咋哭了?”大姑奇怪的問。

    “這孩子真不聽話?!眿寢尡┰甑恼f。

    “怕是被燙到了吧,你看她的手上搭著細粉?!毙∈逭f。

    “你根細粉能有多痛,至于哭的這么狠慌嗎?”媽媽說。

    “哎呀,我怎么就這么不小心啊,得趕緊弄點冷水給她擦擦去?!睜敔斦f著急切的往壓井旁走去。

    有一雙蒼老的手,把自己的手拿了過去認真而關心的擦著。

    安巒的臉埋在雙臂里她偷偷的抬眼看著,她又將嘴慢慢的咧大,她好想撲進爺爺的懷里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手游捕鱼平台 网络赚钱项目 永利彩票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香港单双网址 新浪国际足球体育新闻 新开棋牌游戏平台 黑龙江22选5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