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十七章:割麥子
    夏天的到來對于安巒和姐姐來說是忙活的也是快樂的。

    安巒和姐姐把南地里的活承包了。

    她們要把玉米地里的草全部拔掉。

    安巒和姐姐分工,每個人負責拔八排草。

    她們比賽看誰拔的快。

    大熱的天她們還蹲在玉米地里拔著草,兩人都咬著牙大汗淋漓。

    脖子上腿上都被玉米葉刮拉的癢癢疼疼的,有的還劃上了一道道血紅。

    燥熱的難受加上身上又癢又疼的感覺,讓她們都受不住的咬著牙,硬挺著。

    “巒巒堅持住,等我們拔到老墳那頭就不拔了,跳到河里洗澡?!苯憬阏f。

    安巒眼前一亮期許著,然后加快手頭的動作。

    這田地的中間,住著老墳,老墳的那邊還是玉米,等她們把這邊拔完了就到那邊拔。

    安巒和姐姐終于把這邊的草拔完了。

    她們手里各自提著竹筐,竹筐里全是她們拔的草。

    她們站在小路上,看著底下的河水,都咧著嘴笑了。

    把竹筐一放就迫不及待的“撲通”一聲,跳進河里。

    河里已經有好幾個伙伴咧著嘴笑著游泳了,她們的手在水中摸來摸去還希望摸到魚,什么的呢。

    安巒和姐姐還有媽媽,一起蹲在河邊,點瓜。

    她們把西瓜秧拿在手中,然后把西瓜秧的根部放到手中的泥土里,然后把它團成一個圓圈,再放在一個指定的地點里。

    安巒看見不同的苗,就會偷偷的問身旁的姐姐,“姐這個是什么瓜秧???”

    “這個是蘋果瓜秧?!苯憬悴幌癜矌n怕媽媽,她總是說話大聲。

    “給這干完我放你們半天假?!?

    安巒和姐姐好開心啊。

    她們在河邊一邊眼睛警惕的留意著一邊走著,因為她們要釣龍蝦,看看河邊有沒有螺螄。

    一向運氣很好的,每當中午一放學吃過飯就往這邊跑摸螺螄,并且每次都能摸到的安巒,今天下午竟然沒摸到。

    姐姐已經摸到了一個大螺絲了。

    安巒眼饞的慌,她手里無意識的抓著岸邊的草,眼巴巴的看著姐姐拿著磚頭砸螺絲,馬上就可以釣龍蝦了。

    安巒終于清醒覺得眼饞也沒有用,于是快步往前走,眼睛往河邊看著。

    最后走了好長的路還是沒有。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咚咚咚的往回跑。

    姐姐正在把螺螄肉往繩子上栓。

    “姐你能不能分給我一半啊?!?

    姐姐不高興的皺眉,不過還是默默的把螺螄屁股狠狠的掐給了安巒。

    這個夏天她們最大的樂趣就是釣龍蝦,許多伙伴也和她們一樣。

    正安靜的噘著膝蓋釣龍蝦呢,卻聽見水面上咚咚咚的脆響。

    安巒和好幾個伙伴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一個小男孩不安分的蹲在哥哥身邊,拿著石子噘著嘴直往和里砸。

    “你別砸了趕緊到路上去。咱媽要是知道你又跟著我到河邊玩了,該把我也叫走也不讓我玩了?!?

    “哼。叫你不給我螺螄釣龍蝦?!?

    “咱媽不讓你玩,怕你掉進水里淹死了?!?

    小男孩咚咚咚的拿著石子往河里砸。

    安巒的繩子猛然一震,把安巒的思緒也震回來了,安巒心驚看來有龍蝦吃自己的螺螄了,她害怕的輕輕舉起竹竿果然螺螄上的龍蝦沒有了。被嚇跑了。

    她幽怨的看著那個小男孩兒。

    “我的趕緊拉你到路上去,不然咱媽從地里回來經過這里看見了?!?

    小男孩被哥哥強硬的拉過去,小男孩扭著屁股,皺著臉掙扎著。

    安巒郁悶的看著他,想著剛才的那只龍蝦。

    割麥子的時候安巒和姐姐老樣子比賽誰割的麥子多。

    兩人在烈日炎炎下安靜的割著麥子。

    割了好久,割的忘我割的投入,不管身上淌著一層又一層的汗水,不管頭上的太陽有多大。

    姐姐終于說,“巒巒我們歇歇吧?!?

    兩人走到了地中間的老墳上,因為老墳上陰涼,右邊種著大樹可以乘涼,老墳上都是草不用擔心燙屁股。

    這墳里埋著的是璇璇的爺爺奶奶。

    姐姐拿起躺在草上的雪碧,安巒把兩個已經準備已久的碗端到彼此面前,眼睛灼灼的看著雪碧。

    姐姐用起子把雪碧啤酒的蓋子撬開。

    安巒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她喜歡看雪碧啤酒被瞬間打開的場景,喜歡看那白泡沫一下子溢出來,堆在姐姐握著瓶子的手上。有時運氣好了還能聽見聲音。

    安巒都把碗急切的擺好了姐姐還是不往碗里倒。

    安巒又把碗移了移,她還是不往下倒??磥聿皇亲约和敕诺牟粶实膯栴}了。

    安巒奇怪的看著姐姐。

    姐姐將自己碗里倒上雪碧,然后把安巒的碗拿到一邊去。

    她把安巒和她自己拉了起來,她面對著安巒說,她眼里有著傷感,“巒巒我上次到你家覺得你爺對你好好啊……”姐姐嗚的一聲癟著嘴哭了。

    安巒手擦著自己的腿有些慌亂的看著傷心的姐姐。

    “雖然你奶奶不說話,病了變得老年癡呆了但是我還是能看的出來的,她那樣了還依舊愛著你。那種眼神我懂得?!?

    安巒聽見姐姐這樣說也咧著嘴哭了,兩個人站在老墳上哭的好傷心。

    路邊的人奇怪的看著這兩個站在老墳上哭泣的一大一小。

    “從來沒有人那樣疼我,不,或許有,但我那是還小不記得了。我聽我爸說我爺爺很疼我,和你的爺爺一樣什么好吃的都不舍得吃給自己的孫女吃?!苯憬阆虬矌n說著爸爸告訴她的,她的爺爺曾經是怎樣的愛她。

    “我爸說如果不是他把我帶到城里,讓爺爺看不到我了,想我想的不能吃飯了,爺爺估計現在還活著。原來曾經也有一個人像你爺愛你那樣的愛我,可惜我不記得了。巒巒你知道嗎我好羨慕你,羨慕你至今還可以享受那樣的愛,羨慕你有這么多親人愛你?!?

    姐姐端起那碗雪碧,往地上散著,“我要先敬我的爺奶感謝他們曾經愛過我。爺奶感謝你們愛過我?!苯憬氵说囊宦暪蛟诘厣峡牧巳齻€響頭。

    安巒也跟著跪下了,“感謝你們愛我姐?!?

    姐姐抱住了安巒嗚嗚嗚的哭著,胸前不知道是姐姐的淚水還是自己未甘的汗水。

    姐姐給自己滿滿的倒一碗,也給安巒滿滿的倒一碗雪碧。

    兩人在大樹的陰涼下爽快的喝著雪碧,前方就是太陽它把一切都普照的光輝。

    爽快的喝過雪碧后,兩人仰著頭看著四周醞釀一下。

    “起身干活?!?

    于是兩人依依不舍,像是一個老人直不起腰一樣的起身,那動作太慢了。

    兩人又在太陽下,抓著麥子安靜的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捕鱼送彩金可提现 棋牌天下? 辽宁35选7走势图2009年 哪个炒股平台好 浙江快乐彩11选五 大嘴棋牌安卓 时时乐西餐厅是自助吗 足球指数 网络兼职赚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