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三十三章:大姑的無奈
    不多會兒媽媽就過來接自己了吧?此刻安巒心里涌上強烈的不舍,安巒不想回去回到那個冷冰冰的地方,安巒受不了,安巒要留在這里就像向日葵強烈的渴望陽光,這種渴望讓安巒心里翻涌極了,頭熱極了,安巒產生了一種執念:我要留在這里!

    是姐姐璇璇一個人來接安巒的。她一進門安巒就涌上了對她的害怕和排斥。

    “巒巒我們媽回來了,她讓我接你回家,她想你了希望我們一家一起過個年?!?

    “我不回去?!?

    “我們媽回來了難道你不想她嗎?不想見到她嗎?“

    安巒沉默在心里說著不想。

    “走我們回去?!?

    安巒站著不動。

    姐姐拉著安巒的手就往外走,安巒站著不動,她用力把安巒拉走了,安巒開始使盡力氣的往后掙扎,姐姐把安巒拉到門框時安巒的手伸到門框上緊緊的扣住,死活不肯松開。

    “松開啊!跟我回家,我們媽想你了?!苯憬愕恼Z音里帶著氣惱的哭腔。

    “嗚嗚嗚!我不松開我不想回去?!?

    “你趕緊給我松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啊?;厝ノ也鸥嬖V我們媽呢,叫你回去你就是不回?!?

    “嗚嗚嗚嗚!我不回,我不回?!?

    姐姐把安巒從里屋拉到客廳的門外,安巒再一次的伸手抓住了門框,死死抓住不放,姐姐使盡力氣的拉安巒,安巒的手被迫和門框分開。

    安巒被姐姐拉的撲倒在地上。

    安巒無助的趴伏在地上,好希望大姑能夠回來阻止姐姐把她帶走。

    楠楠姐一直在旁邊看著,看著姐姐是怎樣拼命的把安巒拉走,看著安巒是怎樣苦苦掙扎,但是她卻是不過來幫安巒,任由姐姐如何如何粗魯的把安巒拉走。也許吧他們一家都想讓安巒走的,安巒走了就少一個人跟他們分享食物了,安巒走了大姑就不用那么起早貪黑的起來了。

    安巒不去想,安巒不想想他們是愿意讓她走的。

    安巒固執的想要抓住這份母愛,這份溫暖,安巒太貪戀這份母愛了,沾了就不想再放開。

    “嗚嗚嗚……我不走我不走?!?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她們指指點點,交頭接耳,“你怎么這么對待你妹呢你把她拖在地上走她不疼嗎?”高雪的媽媽心疼安巒給安巒說話。

    “我不拉著她走她不走?!?

    “巒巒跟著你姐走吧,回自己的家跟爸媽在一起不比在這好嗎?起來跟你姐走啊,省的你姐拉你弄疼你?!?

    “抻開手讓我給你擦擦,你的手都出血了。媽還有沒有紙???她的手流了好多的血?!?

    “我兜里沒放?!?

    “我有?!闭f著另一個伙伴走過來遞給高雪一團紙。

    安巒看著那些圍在一起看著她如此狼狽的同學,安巒是最愛面子的人自尊心極強,她們的圍觀讓安巒感到窘迫,但是安巒還是沒有從地上起來不再掙扎和她一起走。安巒不管不顧無論什么也阻止不了她對這個家的不舍更是對大姑的不舍。

    姐姐不再拉安巒了她的眼里水光瑩瑩——姐姐不拉安巒不是對安巒的不忍而是受不了大家指指點點的指責。

    “就讓她再待幾天吧,過幾天我們會送她回去?!?

    楠楠姐終于開口為我說話了。

    安巒這幾天里都在忐忑不安中度過,安巒擔心楠楠姐所說的,再待幾天時間,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過去。

    然而讓安巒沒想到的是,媽媽走了她去打工了,沒有帶走她,她帶走了姐姐,到城市里和她一起打工。

    大姑得知媽媽就這樣走了,竟然沒帶上安巒就走了,她顯得很詫異,同時面對安巒變的沉默起來。

    而安巒卻是暗暗的竊喜,同時也為大姑的失落而失落。

    姨夫總是在別人面前說,安巒的媽媽才給他們四千元的撫養費。然后別人接著說安巒媽的不對。

    大姑在一旁責怪著姨夫多嘴。

    安巒則假裝不在意的樣子。

    在大姑得知媽媽已經走了的時候,她煩躁的問爺爺安巒該怎么辦?安巒聽她這樣問立刻回避了,安巒對爺爺感到抱歉,因為是她大姑才這樣對爺爺說話的。

    大姑的不滿讓安巒不得不承認,她的存在給她帶來了困擾。

    安巒知道大姑并不是不喜歡她不想養她,只是,這不是她一個人的家啊。她的無奈安巒能理解。

    安巒以為日子總算可以安穩一些了,可是生活總是有意想不到。

    快要過年了大姑的兒子媳婦回來過年了。

    嫂子一看就是那種兇巴巴不好惹的主兒。

    她看著安巒臉上沒有柔和,“她怎么還在這兒?她媽給了我們多少撫養費?”

    “四千?!贝蠊美侠蠈崒嵉拇?。

    “四千?”嫂子似乎覺得很好笑仰著頭呵呵的笑了幾聲。然后冷著臉轉身走了。

    安巒看著她對自己不滿的背影,心思紛亂。

    安巒這幾天都在想著如何如何的討好她,不要讓她面對自己總是一臉的不開心,如果她對自己的存在很不開心,那么有可能姨夫會決定不讓自己再在他家生活,畢竟他們一家誰會為了一個小小的她得罪她的兒媳婦呢?

    看見嫂子一邊抱著孩子一邊剪著指甲,安巒連忙走到她面前急于表現,“嫂子孩子我先給您抱著吧?''

    “不用。一邊去!''

    嫂子遞給安巒一個嫌棄的大白眼。

    安巒一直小心翼翼的觀察嫂子的動向。每次見她走進大姑的屋子,安巒都變得心驚膽戰,眼巴巴的看著大姑的屋子,思緒紛亂擔心的想,嫂子會在大姑的屋子里跟大姑講什么?會不會說討厭自己之類的話?安巒神經兮兮的回想回想這些日子里自己有沒有做過讓嫂子堵心的事。記憶里自己似乎沒有做過什么不討喜的事情,如果非要說有哪些可能是自己在她面前太過于小心翼翼了,太急于討好了。讓她看著煩,瞧不起自己。

    嫂子從屋里出來,見安巒愣愣的看著她。她沖安巒翻了一個大白眼,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好像安巒是一個討人嫌的女孩兒。

    大姑也從屋里出來,看著安巒的眼神傷感又無可奈何。

    安巒迎上她的眼神,變得手足無措。

    安巒很害怕大姑會說出什么,讓她絕望的話。

    睡覺的時候安巒睜著兩只眼就是睡不著,耳邊是大姑一起一伏的呼吸聲。她的呼吸不均勻,有些沉重,像是被什么壓著似的。

    安巒的呼吸輕輕悄悄的,潛意識里安巒怕自己的呼吸驚動了大姑,安巒想讓大姑認為她睡著了,這樣大姑就不會說出她最不想面對的事了。

    是的,今晚安巒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巒巒大姑不能再養你了,你也知道你嫂子不高興你住在這兒。大姑也沒辦法啊...!你這孩子懂事又聽話,還知道心疼人不用人說就知道給人干活。大姑喜歡你,大姑想留你,可是這家不是我一個人的家,而且我又不是多有錢。你幾個姨你喜歡哪一個?你說,我明天給你送過去……你在聽嗎?巒巒?!?

    安巒閉上眼淚很洶涌的淌下,它雖然無聲地,可是當淚流下的時候安巒為什么聽到了滴答滴答的聲音,它伴隨著心痛的節奏。

    安巒的淚終于是落下了,前一秒安巒還可笑的忍著沒流,安巒怕自己的淚驚動了大姑,讓大姑認為她還醒著然后趁機說出那些讓她最不想面對的事。然而大姑還是說了。

    這一夜安巒一直在流淚,在現實生活中,在夢里。

    “巒巒你到你四姨家住了,會不會想我?”

    大姑騎著錳鋼車,安巒坐在后座雙手環住她軟綿綿擁有一個游泳圈的腰。風徐徐的吹過大姑的臉和安巒的臉。

    這樣的畫面,不知道有多少次反復出現了。因為安巒總是生病,一生病就告訴大姑,大姑會滿臉擔心的騎著錳鋼車帶她去看醫生,安巒坐在后面緊緊環住她軟綿綿的游泳圈。那時候雖然身體是難受的,但心卻是暖的。

    而現在安巒的心仿若被人挖了個洞,正在有人徐徐灌著冷風。安巒寧愿自己還是那個生病的自己,那個生病的自己身體是冷的但心卻是溫暖的,那個生病的自己感覺不到外界的寒冷,只用心感覺到大姑的溫暖,而現在的安巒只感覺到冷冰冰,從外到內的冷。

    “巒巒放在你這兒照顧好吧?我本來打算養她到下個學期的,可是我沒娶到一個好兒媳,她不愿意。''

    “所以呢,你打算把她丟到我這兒?”

    安巒聽到四姨這種語氣,像是有一道水流向她兜頭澆下,她全身冰涼,打了一個寒戰。羞恥,痛楚,同時向她襲來。安巒手足無措的站在一側,看著她們你推我讓,聽著她們你推我讓。這個被推來讓去的不是東西,而是安巒這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我這不是無奈沒有辦法嘛,才把這么聽話懂事的巒巒,送到你這養?!?

    ''我看你有辦法的很啊,不然你就不會一開始就答應養她,你不勇敢的提出養她,說不定她媽沒辦法了,干脆把她一起接到城市里養了,說不定她現在就在她媽蜜里頭灌著呢?!?

    “巒巒她姨啊聽你這樣講,我當時心軟覺得巒巒媽有難處幫她,到現在看來,我幫她養孩子反倒是一種,不對了是吧?''

    “你自己說的。反正,我就想表達一句,你自己做的,你自己承擔。干什么今日把麻煩扯到我身上?是巒巒媽叫的嗎?這種事其他親戚都沒想到,干什么想到我了?請問是我最好商量還是是我最有錢?''

    “你怎么說話這么難聽呢?

    安巒再也聽不下去了,“大姑我先出去上一下廁所。''

    “哎!巒巒我們家的廁所在院子的左側,那里有一個隔間,就是我們家的廁所了。''

    安巒不理她只是自顧自的往外走。走出門安巒立刻蹲在門側嗚嗚的哭了。離開了爺爺奶奶離開了他們的懷抱,安巒從此變成了一個不受歡迎的孩子,仿若安巒身上臭烘烘的遭人厭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上海选4彩票走势图 河南体彩快赢481官网 北京pk赛车10官网 美女与野兽捕鱼下载 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浙江11选五走势图 网赚兼职项目 600031三一重 多乐彩任选三奖金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