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三十四章:爺爺哄著奶奶吃飯
    “巒巒你在難過嗎?唉!有什么難過的。她又不是不想養你,她跟我說了是因為明天她就去城市里打工了,所以沒辦法養你。她有理由我們也能理解是吧?”

    安巒越發的抱緊大姑。

    風徐徐的吹過。接下來她又要到哪里呢?

    大姑滿臉愁云的進了嫂子屋。兩人在屋里嘰嘰咕咕的說話。

    安巒不想偷聽她們說了什么。默默地走進屋里。坐在床頭上發愣。

    “我給你媽打電話,讓她掏點撫養費。讓我們養你總不能一點撫養費也不愿出吧?!?

    大姑滿臉氣色的拿著電話筒,放在耳側等待接聽。她搭眼看了安巒一眼......見安巒愣愣的眼神復雜的看著她。

    ''巒巒我問你媽要撫養費,你會不會心疼,心疼你媽的錢?''

    安巒呆滯的搖頭.....“不會。''

    “真的假的?“大姑看著安巒呆滯又復雜的眼神,說了句:''我不信。''

    安巒看著大姑嘴唇的一起一動,還有那臉上生動的每一個表情。

    卻聽不見她說話的聲音。安巒有短時間的耳鳴

    “你媽說一年才給我們七千塊錢的撫養費。她也不想想七千塊錢能頂什么用,就算能夠付你的糧食錢,難道你這一年間不會生病嗎?我看見你生病不可能因為你媽給我的錢不夠,就不帶你去看病吧?還有你上學的錢誰出?”

    安巒默默的走開。

    安巒從思想品德書里拿出柳知業給她畫的三張畫。仔細的看著。

    心情越低落的時候,安巒就特別的想她們....想爺爺奶奶還有柳知業。

    曾經看起來毫不在意的事,現在看來萬分的珍惜。

    比如這三張畫,剛開始柳知業送給安巒的時候,安巒的心情是高興的但沒有觸動,而現在他不在安巒眼前了寥落的安巒,再觸碰這三張畫時,只感覺萬分的珍重,里面含著,思念與溫暖。

    安巒出神的看著這三張畫,被藏在心里的思念又涌了上來。很想見她們。

    “大姑我想見一下我爺我奶。''

    安巒看著在鍋臺前忙碌的大姑說。安巒說的小心翼翼的目光里滿是征求。

    炊煙繚繞中和暖黃色的燈火照耀下,大姑真美,像一個慈愛的母親。而坐在火灶前燒鍋的她,可不可以是她的孩子??!

    “好啊。你愛去就去,我還能不讓你去嗎?''

    安巒淺淺的笑了笑。

    “大姑我去我爺家了。''

    “總要吃了飯再去啊。哎對,吃了飯你也不能去,你看看天都快黑透了。''

    “我不餓我想他們。而且天還不是沒有黑透嗎?''

    “聽話吃完飯再去。吃完飯我帶你到你爺家好不好?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要是你弄丟了你媽你爺你奶,找我麻煩怎么辦?''

    安巒是那種你給我一點陽光我就蹬鼻子上臉的人。

    安巒不聽大姑的話,直接興高采烈的沖出門去,“大姑我走了,我走了啊?!?

    “這孩子,怎么變得越來越不聽話了?!?

    聽著大姑自語般的抱怨。不知怎的,安巒的眼睛里泛出幾滴光點……突如其來的安巒感到一種幸福之感。

    “奶,奶,你看誰來了。''安巒高興的撲到奶奶的床邊。

    奶奶雖然躺著,但是眼睛一直沒合上,她睡不著。

    從安巒出現在她的視線里,她的眼睛一直一刻不停的追隨安巒。

    安巒把奶奶蒼老的手攏在手心,時不時調皮的心疼的含笑著搓一搓。

    “奶你怕冷,我這樣你可暖和了?嗯,至少你的手暖和了吧?呵呵呵!”

    安巒安靜的坐在床邊握著奶奶越來越暖和的手,耳邊是院子里的雞鴨聲,還有門外熱鬧的說話聲,以及狗吠聲。

    后來爺爺回來了安巒又聽見了從廚房里傳來的,鍋碗瓢盆聲,還有爺爺的咳嗽聲。

    廚房里不久就炊煙裊裊了。

    這一切安巒靜靜的坐著就覺得有趣和享受。

    當遇到幸福的時光,安巒開心也會慌張。

    奶奶吃飯的時候總是不好好吃飯,她一下下搖著頭總是說自己不想吃,吃不下去。

    爺爺拿著碗將勺子對著奶奶的嘴邊:“聽話,聽話好好的吃飯,吃完這碗飯才有抵抗力?!?

    奶奶很想順從的吃幾口,好讓爺爺寬心,可是嘴一碰到勺子就忍不住的把臉撇向一邊,臉憋的紅紅的想吐。

    忍了一會兒后奶奶還是趕緊的吃了一口,然后身體往后躺下再也不想吃了。

    爺爺趕緊又將勺子湊到奶奶的嘴邊:“聽話再吃一口,再吃一口你就有抵抗力了?!?

    爺爺期盼著希望著。

    “我再吃一口你就別喂我了好嗎?你自己端著碗吃飯去,你自己還沒吃飯?!?

    爺爺急切的將飯放到奶奶嘴里。

    奶奶忍著吃完一口,就堅決的躺下了,爺爺還是不甘心,懇求奶奶再吃一口。

    奶奶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安巒站在里屋門邊看著爺爺奶奶,她愣愣的看著。

    清晨的太陽向以往一樣明燦燦的升起。

    安巒依舊向昨天一樣坐在奶奶床邊,握著奶奶的手,摩挲著奶奶的手,玩著奶奶的手看著奶奶。

    堂屋的門大敞著,把奶奶蓋在身上的被子照的透亮,也照的安巒身上暖呵呵的。

    安巒只管笑著看著奶奶。

    奶奶微張著嘴,頭向外抵著看向外面。

    奶奶的嘴合了一下,轉頭看著安巒像是想起了什么,“對了,小明說要是你來了讓我告訴他??墒墙裉焖麤]來我沒法告訴他了?!?

    安巒嘻嘻嘻的竊笑,奶奶可真是可愛柳知業隨口說了一句玩笑逗她她好當真。

    “奶小明每天都來看你嗎?”

    “最近沒有了。聽你爺說他去參加一個......叫做什么的比賽了。我記性不好記不清了。你爺告訴了我好幾遍。那去參加什么了……”奶奶陷入迷糊的思考。

    “他參加比賽了?奶你支持他唄?”

    “他又不是跟我一家的,我有什么支持不支持的?!?

    奶奶這會兒倒是不糊涂了。

    “我相信他一定贏,他很聰明的?!?

    安巒出去上一下廁所,被正在和一團人玩的長瀚給逮著了。長瀚熱情的拉著安巒,請求安巒和她們一起玩。

    “我,我不玩。我不喜歡玩?!闭f完安巒打算走。

    長瀚卻直接把長繩子塞進安巒的手里,“你不喜歡玩,但給我們悠大繩總可以吧?”

    她們齊刷刷的都把期許的目光看向安巒。

    安巒把要拒絕的話吞入口中,“好?!?

    她們笑的很燦爛很開心。

    “我也不要悠繩了。長瀚你得也給我找一個替身?!?

    長瀚摩挲著下巴,苦思冥想,“嗯~找誰呢……?”她的腦袋直晃悠,一雙眼睛靈動的尋找著好說話的人。

    “這個安小慶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她小聲的自言自語。

    “我找不到替身了。好說話的安小慶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安小慶?你們找安小慶干么?“

    “呵呵!我找巒巒代替米米悠繩,小蕊不高興了。所以我就想找安小慶過來,代替小蕊悠繩子?!?

    “哼哼!我們倆都輸了,憑什么你不讓她悠了卻讓我悠。我當然不服氣了。''

    “就因為這點屁事找我兄弟???我來給你們悠好不好?“

    “好。''

    “好。''

    長瀚和小蕊開開心心的說好。

    “你們別高興,我是看在巒巒的面子上才給你們悠的?!?

    這真是一個意外的發現,安巒發現安責剛的嘴,可是變甜了。

    安巒沖安責剛咧著嘴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二分彩彩票官网 股票成交规则 安徽波克麻将怎么下载 香港马开奖结果2020 一肖两码免费公开 福建快3开奖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记录 北京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网络上怎么赚钱 博彩网老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