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三十五章:柳知業參加比賽回來
    “巒巒你看你那樣兒,又犯傻冒了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個笑法,為什么別人笑的那么好看,而你的笑就顯得這么傻里傻氣的???“

    好吧,誰說安責剛他會說話的啊?分明一點也不知道嘴甜,簡直氣人。

    “喂!你知道嗎巒巒....“

    “知道什么?''

    “你知道安小明為什么今天沒跟我們混在一起嗎?''

    “安責剛話中有詬病。即使安小明在的時候,也不跟我們混在一起好吧。他是個超愛學習的人,他只會宅在屋里學習,不屑跟一起我們混?!?

    對,長瀚說的這話才是安巒認識的柳知業。嘻嘻嘻!

    “呵呵。安責剛你不用跟我們打啞謎了,我們誰不知道他為什么不在家啊。''

    “你們知道巒巒她知道嗎?老子是讓巒巒一個人猜,又沒讓你猜,你瞎放什么屁???''

    長瀚癟著嘴,氣呼呼。

    “這樣一攪,本老爺都沒心情說了。''

    “我來告訴你,剛才安責剛神秘兮兮要跟你說的話,安小明被學校抽去參加‘數學希望杯’比賽了。希望他能夠榮光獲勝。''

    其實安巒有點想到了,因為柳知業參加數學比賽已經不是一兩回的事了。

    “希望他能夠榮光獲勝?!卑矌n在心里祈禱。

    安巒敏銳的聽見了拐角邊的腳步聲,安巒一轉頭看見了爺爺,爺爺手里拎著個筐,肩膀上扛著一個撅頭。

    安巒立馬把繩子脫了下來興奮的說:“我先走了?!?

    她興奮的把后面的聲音拋到了腦后。

    安巒直一個勁兒的追著爺爺。

    爺爺刨紅薯安巒就在后面把紅薯上的泥用手抹掉,然后放進筐里。

    爺爺還是一個勁兒的說,不用安巒撿馬上自己刨完了自己撿。

    爺爺皺著眉說這句話的樣子一如從前。

    安巒和爺爺一起從地里回來的路上,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路邊,朝她們的方向看來。

    安巒直覺得熟悉,等慢慢的越走越近,安巒才認出是誰。

    這不就是她極好的朋友:“柳知業”嗎?

    他對安巒燦爛如朝霞的笑著。慢慢悠悠的向安巒走進。

    越來越近,安巒將他的臉看的越來越清晰。

    他好帥??!帥的安巒都快認不出是不是他了。這樣的他可比往常帥多了。

    安巒為什么這么感覺呢?他又與往常有什么不同呢?

    安巒仔細的看著他,出神的看著他。

    “你衣服怎么閃亮亮的?真,真好看?!卑矌n似乎是被他今天的異常帥氣給驚呆了。

    他穿著黑亮的皮鞋,那皮鞋亮的能發光,還有那黑色的銀光褲,黑色的銀光外套,他里面穿的是潔白的襯衫。

    再加上他潔白干凈的臉龐,帥到爆的俊帥臉。

    簡直帥呆了!

    安巒癡迷的看著柳知業的衣著。柳知業還以為安巒是在為他的容貌所癡迷呢。他不由得羞紅了一張嫩臉。

    “誰給你買的這衣服?看你高興地這樣兒不會是老師獎勵你的吧?''

    “沒想到被你猜中了。是郭老師送給我的。她說她最喜歡我這樣學習成績好的孩子,能給她爭光添彩的孩子。''

    柳知業一副得意洋洋樣兒。

    “嗯~柳知業把你的智慧分給我一點好不好?你不能獨吞啊。''安巒竟然說的既艷羨又認真。

    “走。''

    “哎干嘛?“

    柳知業拉著安巒地手就是一狂奔。弄得安巒一頭霧水。

    柳知業把她連跑帶蹦的拉到他們家的后院。

    安巒一下子看見了一只全身黑乎乎的狗。

    “這是你私自養的狗?''

    “不記得它了?它是不久前我們一起收養的那只狗。你還記得它嗎?你還對我說它離別的時候跟你告別了?!?

    “哦!原來是它??!那天夜里它要離開我,還特意走到我們家門口叫,試圖引起我的注意,我把手從門底下伸出去,它舔著我的手,訴說著離別之情……只是我不懂?!?

    “對,就是這只臨走前還舔你的手指,訴說離別之情的小狗?!绷獦I對安巒笑的見縫不見眼。

    “可是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安巒拎著小狗的蹄子,把它雙腳離地拎了起來??蓯鄣男」粪培培培诺闹苯袉?。

    “前幾天看見它的。這個小家伙一刻不停的跟在一個大母狗身后,可親昵了??墒谴竽腹凡幌矚g它,見它做自己的小尾巴,回過頭兇狠狠的咬它。正是這個大母狗兇狠狠的吼聲,我才回過頭,看見了這只淚眼汪汪的小狗。然后英勇的解救了它?!?

    “啊~這只小狗好可憐。它一定是太渴望媽了,所以看見一個母狗就緊追不舍,以為是自己的媽呢?!?

    安巒將頭抵在小狗狗的毛頭上,憐惜的看著它。

    柳知業一下子把安巒拉了起來。

    “干,干什么?”安巒驚詫的看著他。

    “它腦袋上你看見沒?”柳知業手指著小狗狗的一處。

    安巒疑惑的看著他。

    “它腦袋上都是白橙橙的灰?!绷獦I一副安巒碰觸到毒物了的憂心忡忡表情。

    他一把拉起安巒的手腕兒,牽著安巒跑向了他家的方向。

    他在壓井旁連續壓了幾下。水呼呼的流淌在盆里,他將手放在水里沾濕,然后把手放在安巒額頭上反復擦著。

    “呵呵呵!''安巒看著他大驚小怪的這樣,就有些想笑。

    “我聽說吳莊有一個小孩兒,只是被三個月大的小狗舔了一下傷口,就不幸死掉了。''

    “可是我只是跟它碰了碰頭而已,這樣也會死嗎?''

    “不會死。但會有很大的可能得牛皮癬,這樣你不在乎嗎?”柳知業的表情竟然很認真而且有些脾氣不好發冷。

    “我在意我當然在意了。''

    柳知業看見了廚房里的炊煙滾滾,他往廚房邊走去,安巒跟在他的后面。

    “姐你去閑著讓我來燒鍋吧?!?

    “嗯,好吧。我正好也有幾個習題沒做。你來燒鍋吧?!?

    云祥起身,抬頭看見了安巒難得的對她拉著嘴笑了一下。

    安巒沖她咧著嘴笑。

    “巒巒你來看著火?!睒O安靜中柳知業開口說。

    “怎么了?想讓我給你燒鍋?哼!不想燒剛才就別硬搶著燒嘛。''

    安巒洋裝氣鼓鼓的樣子,一下子坐在火灶面前,幫柳知業這個只顧嘴甜的人燒鍋。

    沒想到安巒才燒了有一兩分鐘,柳知業就回來了。安巒敏感的看見他的手里握著幾個紅薯。

    安巒咬著嘴看著火灶里熊熊燃著的火焰,嘴角露出一抹害羞的笑,臉袋兒紅紅的熱熱的也被不知道是這火烤的還是什么???

    “我回來了。讓開,我來燒了?!?

    安巒乖乖巧巧的退開。

    柳知業坐在火灶前,將四個紅薯丟進燃燒正旺的火堆中。時不時的用棍子翻滾著烈火中熾烤著的紅薯。

    火灶前的他,一雙眼睛認認真真的看向火灶里的紅薯。褐黃色的火焰映照著他的臉,他微蹙著眉頭,臉上竟是一臉的嚴肅。他的這模樣兒好像是在凝神細思,到底怎樣燒才能讓這紅薯燒的不那么焦而剛剛好呢。

    安巒輕輕拿著焦黑焦黑的紅薯,低著頭啃得津津有味。她的眼睛里閃著明亮的光,因為太燙也因為吃的太滿足。

    雖然燙了些,但是吃的過程中很爽很過勁兒。

    安巒埋著頭對付著焦黑的紅薯,卻不妨該死又過分的柳知業竟然偷襲她,竟然把一個燒得黑焦的紅薯,往她臉上抹。

    真是別提有多氣人了!

    安巒瞪著大眼睛張著嘴,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柳知業,安巒有些驚訝沒想到柳知業竟然這樣壞。

    安巒氣惱的將手里黑焦的紅薯,拍在石沿上眼里閃著氣惱的光看著柳知業。

    柳知業見安巒真的生氣了,也漸漸的擺出了愧疚之色。

    “是你惹我的,我也要涂你的臉。你不要掙扎?!?

    安巒說著就撲過去,招呼上去,可是沒想到柳知業竟然不聽話,沒等她的懲罰跑了,不讓她抹他的臉。

    于是安巒和柳知業進行了一場你追我跑的游戲。

    安巒氣呼呼的追著,到最后不知怎么演變成了,安巒笑呵呵的追著,柳知業笑呵呵的跑著的場景。

    夜色里兩個孩子追跑著,他們露出的笑容白的晃眼,他們的笑聲讓花兒都忍不住的抻開花瓣,看一看這是什么有趣的事哩!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黑龙江22选5龙江风彩 新开盘的股票 姚记棋牌真人的网址 福建体彩31选7第18001 长期网赚项目 单机麻将手机版不用网 电玩捕鱼可下分送彩 今天财神在哪个方位 炒股票入门 35选7近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