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四十六章:想離家出走
    范園嘻笑著,“呵呵!我要在旁邊看著別人是怎么清理傷口的。哪天我姐要是受傷了我好幫她清理傷口。''

    “我,我,我給你掌嘴怎么說話呢?''阿姨冷著一張臉,氣沖沖的就要往范園臉上扇去。

    范園連忙躲避,“哎!媽我錯了,行嗎?誰叫我姐總是打我。''

    “你姐再怎么打你你也不能這樣咒她。這樣咒她是惡毒的行為,你不要有?!?

    范園看了看她們,哭著對她媽說,“我沒有咒她,我根本沒那壞心思,你竟然誣賴我有那樣的壞心思……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還當著我的同學的面說我有那樣的壞心思,你讓他們怎么看我???我,我,我不要活了!你看著辦!看著給我收尸吧!''

    說著范園推開門跑了回去。

    囧!沒想到到人家家里清理一下傷口,會惹出這樣一出....還怎么好意思在人家家里清理傷口???

    “咱們走吧?不好意思嘞。''安巒極小聲的說。

    柳知業把食指放在唇邊,暗示安巒不要說話。

    他將熱水倒在盆中,又到水龍頭前加了一些冷水。

    將安巒的袖子挽到手肘處。待他準備挽起安巒的另一只袖子的時候,安巒先他步。挽好袖子她沖他憨態可掬的一笑。

    安巒從沙發上站起,蹲在熱水盆旁。將手小心翼翼的放到熱水盆里。

    熱水溫度有些偏高,不過正適合泡手。

    剛將手放進熱水里,安巒疼的閉眼咬牙。

    慢慢的適應著這灼熱的疼。

    “剛才不好意思啊,讓你們看了笑話。唉!也不知道別人怎么教育孩子的,把孩子教育的這么漂亮。''

    “阿姨你也該寬慰了,范園學習好,是我們班里的尖子生。''

    “是??!她經常對我們說她想把學習學好,日后考上清華,北大,想成為我們的驕傲。''阿姨笑得很溫柔。

    安巒著迷的看著她那溫柔的笑。這是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溫柔之笑....又有多少人不會被她這樣的笑而動容呢?

    “阿姨你們家里沒有棉簽嗎?''

    “哎,有啊。你看園園這孩子,多呆啊,只拿酒精也不拿棉簽,讓她拿那樣兒她就拿那樣兒。''阿姨嘟囔著離開。

    安巒看到的是一個母親對一個孩子綿綿不絕的愛。讓人羨慕不已。

    “范園她媽真好?!卑矌n小聲地對柳知業說。

    她的眼角有些,不知為何的淚花。

    “你的手好嚴重。''柳知業說。

    安巒哀嘆了一聲。

    隨后陷入一室寂靜之中。在這樣的寂靜中里,卻是莫名的感到悲傷,讓安巒就要忍不住又要哭了。

    “給,棉簽給你們,找到了。''

    “謝謝阿姨。''

    “可別一個勁兒的道謝,顯得見外得慌。你們兩個懂事,我可不喜歡跟你們生疏,我喜歡跟懂事的孩子親近?!?

    安巒沖著柳知業高興的笑。

    他見她對他笑,也柔和的笑了笑。

    “把手從水里拿出來,可以清理了。''

    安巒依依不舍的把手從熱水里抽出來。

    安巒的手被泡的紅紅的,散發著熱氣。

    安巒可憐兮兮的說:“聽說酒精擦在傷處會很疼。''

    “所以你需要努力忍著。''柳知業邊擰開酒精蓋邊說。

    “我疼了可不可以咬你解疼???''

    “可以。''

    “真失望,沒幽默!''

    “你干什么?你不是要給我清理傷口嗎?''

    柳知業走到水龍頭旁,打開水龍頭,把酒精蓋子翻來覆去的洗。

    他將酒精倒到酒精蓋子里,“我將酒精蓋子洗一洗,會衛生些。''

    柳知業把棉簽蘸上酒精,開始輕輕的在安巒傷口上清理起來。

    雖然但安巒咬緊牙忍著,不發一聲。

    在柳知業認認真真挑著安巒肉里的臟東西時,安巒忍不住疼痛的悶哼出聲。

    “你的肉里怎么有那么多的毛毛?''

    “哼哼~!我戴手**的。''

    “不行了!我不行了!看著你這樣我下不了手……我該死的手軟了。''

    “難道不取出來了嗎?這么多臟東西,在我肉里肯定不好。嗚嗚嗚!柳知業我求你了把它弄出來。''

    “我還小不忍心。''

    在安巒心里柳知業一直是堅強,強大的存在,沒想到也會有她們同齡孩子的慫兒。

    “還是讓醫生給你清理吧?我覺得我不行。''

    柳知業給安巒抹上酒精,貼上創可貼。

    拉著安巒的手腕兒往外走。

    “阿姨我們走了。''柳知業喊道。

    “阿姨我們走了。''安巒也跟著他喊道。

    “哎!別走啊。''阿姨叫住了她們。

    安巒和柳知業回頭,“阿姨有什么事?''柳知業問。

    “我說你們別走啊,我在廚房里給你們做好吃的呢,你們這一走我做給誰吃啊?''

    “讓范園班長替我們多吃些。''柳知業笑著說。說完他拉著安巒的手腕就繼續往前走。

    安巒扭著頭一直看著范園她媽,安巒對她很有好感。

    風冷冽的吹過,吹過來了她可愛的嘟囔:“她不聽話我才不給她吃呢。''

    聽到她可愛的嘟囔,安巒不由得笑了笑,“范園她媽還真好呢。''安巒感嘆。

    一路上柳知業打聽著醫藥店在哪里。

    “看到沒?那里有一家好又多超市,往里走就對了。有一家診所被好又多超市遮住了。''好心的大哥說。

    “知道了。謝謝。''柳知業道謝。

    安巒也跟著他對好心的大哥說謝謝:“謝謝啊。''

    安巒從診所里出來,猛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剛,剛才疼死我了。你想想他把我肉里的毛毛都挑出來,觸摸了我受傷的肉,能不要命的疼嗎?''安巒聳了聳兩下肩,表示我好怕怕??!

    “傷口打傷疤好的快些,就是不要沾水,你要千萬記住不要沾水,要是沾了水了傷口就會發炎,舊傷就會復發,你就會承受到你剛才那樣的苦楚?!涀∏f不要碰水!也不要因為癢而去抓’?!?

    安巒一下子坐在診所的臺階上,我將頭埋在膝蓋里,“柳知業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碰水??!因為我要每天洗鍋洗碗,我還要洗衣服。我沒法不碰水。''

    “難道就不能拒絕做這些嗎?''

    “怎么能夠拒絕?我還要在他家生活?。??''

    “他畢竟是你的親人,你說小叔我手受傷了,相信他會理解的,不讓你干活的。你不敢對他說我對他說,我就告訴他你的手受傷了,讓他別讓你干活了。''

    “如果我說他不會心疼我,看我手凍成這樣他還繼續讓我干活碰冷水呢?你會相信嗎?如果我說你告訴他讓他不讓我干活了我的手受傷了,他不但不會聽你的還會對我更加不好你信嗎?''安巒的淚無聲的流著。安巒一個一個的問他,他像傻了一樣看著她不說話。

    “巒巒你說怎么辦?我想幫你,很想!……要不把這事告訴你爺吧?他是愛你的。''

    “不要告訴他,你要是敢告訴他,我會恨你,不喜歡你。''安巒恨恨的說。

    “告訴你媽吧?她是你媽是世界上跟你最親的人,她會管你的。''

    “嗯……別提。''我只是對他回答了這么一句。

    她們坐在臺階上良久....

    “巒巒我想離家出走....”他說。

    “我也想離家出走啊。''安巒說。特別是最近她幾次想出走。

    “我想離家出走帶著你一起。我們居住在別人的村莊里,住在別人不住的房子里,我們在家里養狗養鴨養雞,另種好多莊青菜來賣。我們倆兒永遠相依不分開。''

    “確實美好。我也想這樣。''

    柳知業雙手捧著安巒纏滿紗布地手,往安巒的手上吹起,他閉上眼,淚水滴在了安巒纏滿紗布的手上,“我向上天許愿,讓他把我沒受傷的手給你,讓他把我所有的幸運給你。把你的幸運和我的幸運組合起來,你就會變成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安巒才聽媽媽說,曾經有一個小男孩兒給她打電話,向她敘述著她在這里受的苦,讓她媽媽帶她走。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闲来麻将游戏下载 麻将来了安卓手机 2000欧冠 海南飞鱼游戏技巧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捕鱼大师官网网址多少 申城棋牌网站下载 山东快3开奖结果查询 街机千炮捕鱼解密版 南粤36选7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