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四十七章:熱狗
    “巒巒巒巒!”

    有人用高昂的聲音叫她,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急切的奔跑聲。

    安巒回頭見安責剛、安小慶、長瀚、貞鵝、燕子,他們都來了。

    他們興奮的向安巒拖拖踏踏的跑來。

    “巒巒聽說你每天早上都在張集撿白菜葉?你在哪兒撿啊,我們怎么沒看見你撿?我們幫你撿吧?”安責剛笑著說。

    “是啊,巒巒我們幫你一起撿吧?!遍L瀚語氣比較誠懇。

    在安巒看來這一切都刺眼極了,都像是在諷刺她。

    安巒的心和她的表情都僵硬了。

    安巒看著他們的笑顏,覺得自己狼狽極了,羞惱極了。

    安巒轉頭憤憤的看著柳知業,“我討厭你.......你媽太啰嗦了?!闭f完安巒轉身憤憤的跑走了。

    “哥!哥!哥你去哪兒???別去追她,她說我們媽啰嗦你聽見了沒?!”燕子不知怎么似乎被氣到了,眼角露出晶瑩。

    安巒坐在超市門口的臺階上,愣愣的看著那盛著白菜葉的三輪車......然后咬著唇低著頭。

    “對不起。我替我媽向你道歉?!绷獦I站在安巒面前愧疚的說。他的眼睛閃著明明滅滅的星光。

    安巒沉默了一會兒,梗塞的張著嘴,想說些什么?......“沒關系我不在意她跟別人說的,真的,但只求她不要跟我爺說,不要讓我爺知道,我爺知道了會心疼我的......不要讓他知道不要讓他知道……!”安巒抱著頭將頭埋在雙膝里,悶悶的重復著這句話:不要讓他知道......

    “他不會知道的,他不經常出門的?!?

    他坐在她身邊看著街上的人來人往......“巒巒你喜歡吃熱狗嗎?”

    “熱狗?那是什么東西?”

    “就是那個你看!”

    安巒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你說的是什么東西?哪個是熱狗???''

    “你看見沒?她拿著面包把一根香腸夾進去?''

    “哦,你說的是那個啊。她賣熱狗嗎?在哪兒我怎么沒見?''

    “她手上做的就是熱狗?!?

    “怎么可能!......呵呵!還有這樣叫的,真不對稱,不合適叫這名字哪有一點狗的樣子,分明就是面包加火腿腸?!?

    “比火腿腸好吃,你信不信?”

    安巒渾不在意的搖頭。

    柳知業起身,朝那個小攤走去。

    安巒想叫住他,可是轉念一想,萬一他不是去給她買而是給自己買著吃,那她豈不是自作多情,會尷尬的。

    “咚”的一聲沉悶的響,安巒轉頭看著自己的三輪車,沒想到看見了爺爺,他站在三輪車前。

    “爺!”安巒跑過去。

    “巒巒啊,你手好些沒?伸出來我看看。我看看要是還嚴重了我帶你去打疤?!?

    爺爺顫抖的抬起安巒的手。

    “爺......”

    “你小叔帶你去打疤了呀?!睜敔斞劾镉兄牢?。

    安巒想說,不是的是柳知業帶我去打的疤,可是卻堵在喉中說不出口,因為安巒想讓爺爺開心。

    “從這就能看得出你小叔還是疼你的?!?

    “爺你買的什么?這么鼓鼓的呀?”安巒看著三輪車里的一麻袋鼓鼓的東西,疑惑地說。

    “我買了幾棵大白菜給你小叔,告訴他不要讓你撿白菜葉了,以后想喂鴨喂雞我給他買白菜葉喂。讓他不要再讓你到大街上撿白菜葉了?!?

    安巒的眼里閃著晶瑩,心里暖暖的......有些憂心,小叔該不高興了。

    爺爺推著三輪車往前走。

    “爺,我們不等我小叔我小嬸了嗎?”

    “不等了?!?

    “哦?!?

    “巒巒你有什么想吃的沒?想吃什么告訴我,我給你買?!?

    安巒搖頭,“不想吃什么?!?

    “哦!對了!”

    “怎么了?”

    “小明,小明他去買東西了讓我等他呢?!卑矌n皺著眉一臉懊惱。

    “不用管他。他自己知道路嗎?”

    “誰知道啊,應該知道吧?他都在這里待這么多年了?!?

    “知道回去的路就好,那你不用管他了。他看你不在就知道你回家了,不會在哪兒傻等?!?

    “萬一呢......!”安巒噘著嘴一臉的愁容。

    “巒巒啊,那你去看看他,要是他真的在哪兒傻等呢,我們不是讓他受寒嗎?”

    “是的我得去看看,萬一呢?!卑矌n連忙轉過身奔跑著說。

    柳知業這個傻子果然還在哪兒。

    他坐在超市門口的臺階上,四處張望著。

    “柳知業我走了?!卑矌n隔著人來人往喊著他。安巒看見柳知業看見了她,他的眼里閃著心喜的光。

    他從懷抱里掏出那個他所說的熱狗,朝安巒跑來。

    “我走了?!卑矌n又朝他大喊。然后呼呼的跑走了。

    安巒討厭爺爺兩點:一就是他太客氣了;二就是他太固執了。安巒不喜歡他這兩點,甚至于討厭,因為他太不知道愛自己了,讓安巒這個疼他的人心疼了。

    爺爺總是這樣基本上不會在別人家吃飯,即使在別人家吃飯,也會吃的很少,即使是再好吃的飯,他要么就是只吃一碗,要么就只吃半碗。

    在小叔家吃飯也是一樣,他只吃半碗飯,就不吃了。他好像不舍得夾菜一樣,沒夾幾次菜,他一次只夾一丟丟的菜。

    “這是我給巒巒買的過年衣裳。讓巒巒試試穿的合適不合適?!睜敔敶葠鄣哪弥患奂t色的棉襖,笑著說。他笑的樣子那樣的和藹。

    “爺?!卑矌n笑嘻嘻的快步走到他面前,滿含開心的叫著他。安巒再也不是以前那樣了,以前他給安巒東西安巒除了開心就只是開心,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不啊,好像是從安巒第一次離開他們起,他們對她的付出都會使她感到......沉重,愧疚,還有那滿滿的感激。

    安巒的眼里現在總少不了,因為感激而涌出的淚花。安巒沒讓它流出來,它只是在她眼眶里蒙上了一層霧。安巒才不喜歡跟愛她的人對視呢。

    “巒巒在我們家過年,衣裳就應該我們給她買,怎么還用著你買啊?!毙鹫f。

    “哎,你們別給她買了,過年的衣裳我給她買好了,你們就不用買了?!?

    “你給她買是你的意思,我給她買是我的意思,這過年的衣裳我還是會給她買的?!?

    “我說不用了就不用了,別多此一舉。以后她的衣裳,學習用品我就全包了,不用你們花一分錢?!睜敔斦f。

    “爸你這什么意思?今天怎么這么見外呢?”

    “沒見外,就是覺得你們養她已經夠好了,要是還讓你為她花這些錢我過意不去?!?

    “有什么過意不去的都是一家人?!?

    “巒巒你蓋這些被子還冷不冷?要是冷的話我再給你送一床?!?

    安巒很想爺爺再來,可是又不想讓爺爺麻煩。

    “不冷?!?

    “那我走了?!睜敔斦f。

    “別慌的走哎,聊會兒再走哎?!毙鹫f。

    “不了,家里有個讓我操心的病人?!?

    “唉!”嬸嬸嘆了一聲。

    安巒看著爺爺漸漸離開的背影,她的眼睛有閃亮亮的泛著淚了。真不爭氣。

    安巒好想叫住爺爺,讓爺爺把她也帶走。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腾讯分分彩靠自己回血的 经常涨停的股票 网络推广 nba全明星赛 每天送救济金6元棋 …?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 20选8和值走势图 湖南麻将打法和规则 欧冠18决赛赛程 金7乐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