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四十八章:過年
    這個年是安巒過的最無味的年了。

    除夕夜,他們一家都到別人家聊天去了。

    安巒站在外面出神的看著天上的煙花,真漂亮??!

    “這個時候我爺我奶在干什么?他們今天不知道有沒有做什么好吃的?不知道我爺我奶是否很開心?他們開心的笑著?!卑矌n的腦里浮現她們含笑的畫面,這種想象讓她覺得欣慰。

    安巒又開始渴望,她渴望著自己能有一雙翅膀,想他們了就能立刻飛過去看他們。

    如果她有一雙翅膀,她會飛過去看爺爺奶奶,看大姑,看楠楠姐。

    安巒仰著頭看著漫天華彩五光十色的煙花;安巒的眼睛亮晶晶的,她在走神,她回憶著與爺爺奶奶在一起過年的時光,回憶著與大姑在一起過年的時光,也回憶著與媽媽他們在一起過年的時光。

    安巒呆呆的看著煙花不想離開——安巒喜歡煙花,喜歡煙花的熱鬧;安巒是一個喜歡熱鬧渴望溫暖的人??!

    聽小叔說明天要到爺爺家拜年,安巒滿心的心喜期待,這樣的心喜期待鬧騰的安巒怎么也睡不著,她終于熬到了睡著。

    天沒亮安巒就早早的醒了,她比打了雞血還興奮。

    爺爺家很是熱鬧,幾個姑幾個姑父還有他們的孩子都來了,那別提有多熱鬧了。

    爺爺做了一大鍋面包雞煮細粉,真香!真好吃!

    他們大大方方的盛雞肉盛細粉,然后高高興興的端過去吃。

    安巒站在鍋臺前,呆呆的,她流口水的看著鍋里的雞肉。

    安巒拿起勺子把細粉盛進自己碗中,她十分不舍得把兩三塊肉盛進自己碗中,她不挑最多最好的肉;安巒不舍得吃她總想留給爺爺奶奶,她總是怕他們吃的少。

    安巒總是忍不住的想起她小時候,爺爺總是把最好的雞肉夾到她碗里,然后說自己不喜歡吃。

    想到這里安巒都難受的想痛哭了。

    “巒巒你怎么盛這么少,你沒盛雞肉嗎?”楠楠姐端著碗準備到廚房里盛飯,隨便看了看安巒碗里一眼,疑惑地說。

    “是不是鍋里沒雞肉了?不會吧!我剛才盛的時候不是還有很多嗎?誰這么狠把它都盛完了?!遍阋荒樀暮蠡?。

    “鍋里還有很多雞肉?!卑矌n說。

    “既然有很多雞肉你怎么才盛這幾個?你不喜歡吃雞肉嗎?”

    “不是?!闭f完,安巒就急急地走了。

    安巒回頭看著楠楠姐,擔心楠楠姐會把她留給爺爺奶奶的雞肉盛了。

    爺爺還是老樣子吃好東西的時候不忘安巒。

    他一遍遍的叫著她的名字。

    “巒巒快過來,來來來我這塊雞肉啃不動,給你。來?!?

    爺爺夾著一塊雞肉叫安巒。

    “你還沒啃怎么知道啃不動?”大姑說。

    “我就是啃不動,我自己的牙齒我自己不知道多大能耐嗎?”

    “今天這雞肉煮的爛,你能啃得動?!贝蠊谜f。

    “巒巒快過來哈,聽話?!?

    “我不過去,我自己碗里有雞肉,我才不過去呢?!?

    “唉!這孩子怎么越來越不聽話了?!闭f完爺爺起身向安巒走來。

    安巒起身躲著他就是不讓他把雞肉夾到她碗里——可是要知道爺爺可是出了名的老固執;他還就是不把肉送出去不罷休。

    “爸,爸,你有好吃的怎么總不舍得自己吃哎。以前我們幾個小時候你也這樣,現在又這樣......不能說你了。唉!”

    “我哪是不舍得吃哎,我是不喜歡吃?!?

    “巒巒不喜歡吃,我吃?!毙」玫男鹤诱f。

    “好,給你吃?!睜敔敯央u肉夾到他碗里?!斑@剩下幾個給你巒巒姐吃?!睜敔斦f。

    “我不吃?!卑矌n悶悶的說。她的鼻涕又一個勁兒的開始流了。

    吃過飯爺爺又是把一大袋瓜子拿出來讓給大家吃,又是拿一大袋糖來讓給大家吃。

    安巒抓了一把瓜子裝進口袋。爺爺又拿了一袋糖過來。安巒捏了幾個。

    “多抓點,抓一大把?!睜敔斈弥菍λf。

    安巒又捏了幾個。

    爺爺還嫌安巒拿的不夠多,又說讓她多抓點。

    “行了,夠吃的了?!?

    “離開爺這些時間,你怎么不好吃了?”爺爺說。

    “誰說巒巒不好吃了?你別看巒巒,巒巒可好吃了,我們還沒過年前就買了一袋糖,一箱方便面,沒幾天就被她偷吃完了?!毙∈逍χf。

    安巒想反駁:根本不是我吃完的,我承認我也吃了,但,我哥,他吃的最多,差不多都是他吃的。

    “誰說是我吃完的?不是我,我哥也吃了,他比我吃的多,差不多都是他吃的?!卑矌n不想別人在她最愛的人面前說她什么。

    “你敢說不是你吃完的?你哥我都沒見他吃過?!?

    爺爺開了口:“她能把東西吃完,說明你買的不夠多;你要是買的夠多她還能吃的完嗎?我不信?!?

    “我能買多少東西夠她吃的?”小叔氣憤的說。

    吃飯的時候小叔總是用他含滿血絲的眼,動不動撇過頭看著安巒。

    他瞪著瞪著安巒,終于還是像往常一樣,忍不住的開口了,“巒巒你知不知道,你媽她一份撫養費都沒給我們?!毙∈逵謥磉@句。

    安巒手里拿著一個白饅頭,這個白饅頭是五毛錢兩個的,只有五公分這么小,盡管這一個饅頭安巒吃不飽,可是她不敢再多吃一個;小叔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說這句話;提醒她媽媽沒給她交錢。

    聽完小叔的老生常談,安巒如鯁在喉。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江西多乐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炒股行情 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双色球红球的关系吗 玩家能赚钱的网游 同城游美女捕鱼官网版 山东11选5玩法规则 正规分分彩彩票软件 喜乐彩开奖 欧冠决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