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三十二章:柳知業和安巒一起回家
    早上九點多的時候柳知業又過來找她了。

    他走進院子前安巒還正在發呆,心里胡思亂想擔心著他。

    聽見了嗒嗒嗒,他的輕捷腳步聲,安巒立即轉頭看向院子,看見了柳知業安巒的心好似烏云密布的天空,被敞開了彩虹,一下子光輝燦爛起來。

    “柳知業你昨天還好嗎?”安巒懦懦的問。

    “怎么?你是指什么?”柳知業停住了畫筆眼神尋問的看著安巒。

    安巒有些遲疑的說,“你昨天夜里自己一個人回家,不怕嗎?”

    “怕什么?我什么也不怕?!?

    安巒松了一口氣,“你以后不要這么晚回家了,好嗎?”

    他看了安巒一會兒,“好?!?

    “柳知業你又在畫孫悟空啊,你怪喜歡他的。為什么你喜歡他?你喜歡他哪一點?”

    “喜歡是沒有理由的?!?

    “切!敷衍之詞?!?

    屋里一暗大姑手里拿著個镢頭走了進來,“巒巒走我們上地去?!?

    “大姑我能不能不去了?”

    “不行,你自己在家里我不放心怕別人再打你了?!?

    自從那次安巒被二孩兒打了以后,大姑就不放心把安巒一個人撂在家里了,上地總是帶著安巒一起。

    她在田地里干活,安巒就在樹蔭下玩耍,有時她會讓安巒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小活,比如:拔草...什么的。

    “不是我自己在家還有他?!?

    “聽話巒巒?!?

    安巒只好順從的跟著大姑一起到地里,柳知業也跟著她們一起去,他的手里還拎著一個大筐。

    “你拿著一個筐干什么?你不會打算到地里撿玉蜀黍秸吧?呵呵!”安巒跟他打趣開玩笑。

    “大姑說不放心你在家里,又沒有說不準到別的地方活動?!?

    “是嗎大姑?”

    “你想到哪兒去就到哪兒去,不過得有人陪著你一起去,這樣才安全我才放心?!?

    “一定的一定的?!卑矌n開心的說。

    “我也要拿一個筐撿柴火?!卑矌n一把奪走大姑還未來得及裝進兜里的鑰匙。

    “走嘍!我去家里拿筐去嘍!”

    大姑看著安巒笑。

    “你叫什么啊你?”

    “他叫柳,他叫安小明。嘻嘻!”要不是柳知業冷冷的瞅了安巒一眼安巒差點就說他叫柳知業了。

    “小明我聽巒巒說你下午和她一起去她家拿衣服?”

    “是的大姑?!?

    “路上把車子騎慢點,你們兩個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巒巒我來騎車,你騎車不熟練,我不想看見你連連摔倒了。而且你家路程又不近不要耽誤時間?!?

    安巒一噘嘴,“就是因為不熟練我才要騎嘛好多熟練熟練,俗話說熟能生巧嘛?!?

    “你怎么不坐上來?”安巒往前騎了騎見柳知業竟然還沒有跳上來。

    “請原諒我吧,我寧愿走路也不要被你摔得屁股疼?!?

    “哼!可是從這到我家路程也不近,你說你要走路去,明顯跟我鬧脾氣,你不愿去直說好了?!?

    安巒氣呼呼的往前蹬著車子,蹬了也有十幾下,安巒回頭看他,見他仍要死不活的跟著她,安巒突然的有些心軟了,“給!你快過來這車子讓給你騎?!?

    柳知業走過來一下子跳到安巒的車上安靜的坐著,他的手牢牢的抓住了安巒的衣服,好像生怕安巒再技術不佳的把他摔倒一樣。

    安巒邊心曠神怡的騎著車子,邊笑呵呵的說:“看來我是把你摔怕怕了啊。我這回小心些不讓你摔倒了。不過我感覺我最近騎車的技術有長進啊?!?

    說著安巒飛快的蹬了起來,“啦啦啦啦……”安巒o的一聲,車子始料未及的墜入地里。

    “呵呵呵呵呵呵!”安巒揉著自己被摔疼的背哭笑不得,安巒轉頭看向柳知業見他冷著一張臉,安巒立刻收斂起笑容。

    柳知業站了起來,掀起壓在安巒腿上的自行車。

    “巒巒你看這樣吧,我騎自行你在后面坐著看著我怎么騎的學著點,好嗎?”

    “不行?!卑矌n倔強的說。

    安巒載著柳知業,一路上他和安巒一起摔摔摔,她們每一次都摔在別人松軟的自留地上;第二次還把別人的菜園籬笆壓毀了,她和柳知業相視而笑。

    安巒從開始被摔的嬉皮笑臉,到后來頻繁被摔讓安巒開始嗚呼哀哉。

    柳知業三次要求他來騎可安巒都固執的不讓。

    “給,你騎?!卑矌n終于肯把車讓給柳知業騎了。

    柳知業奇怪的看著安巒,大概在奇怪這么固執的她竟然服帖了。

    安巒坐到后座,“我可不想再被摔了,我的屁股它摔夠了?!?

    “哼哼哼!”柳知業悶悶的笑著。

    回來的路上他給安巒買了好多的吃的,安巒喜歡的他基本上都買了,安巒問他哪來得這么多錢,他說他自己掙得。

    這一天雖然她們摔了好多跤,但是每每想起來都覺得這一天也是很美好的。

    時光荏苒,仿佛只是一轉眼間,但是已經臘月初了。天氣冷的要命,冷的刺骨。

    安巒雖然縮在暖暖的被窩里,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因為安巒的心是冷的,像是浸泡在冰冷的深潭里。

    安巒睡不著,腦里都是大姑剛才對她說的話,大姑對她說明天媽媽姐姐就過來接她回家了。

    安巒早就知道待在這里的時間不會太長,她終有一天會離開這里的,這里畢竟這不是她的家啊。

    大姑最近經常含笑著對她說:“巒巒快不跟我們在一起了。你要回家享福了。走了會不會想我???我再不用起早貪黑的給你做飯了?!?

    她們早早的給她打了預防針,告訴她她不久就會離開這里。

    不知道為什么還是沒有做好心里準備,她的心里是那樣的不舍。

    安巒的淚無聲無息的滑落,那樣的洶涌。安巒緊緊咬住了唇。

    安巒的腦里呈映著,大姑含笑著對她說她要離開了的畫面。她笑的那樣慈愛,那樣的柔和,語氣帶著輕松的活躍__“巒巒快不跟我們在一起了,你要回家享福了。走了會不會想我???我再不用起早貪黑的給你做飯了?!?

    安巒含笑著看著她,安巒看著她的眼睛,想看看她到底是真的為她的離開而高興,還是在掩飾著自己的不舍之情。

    安巒的淚一直不停的流著,沾濕了枕頭。她不想想,不想去深想大姑對她的離開是悲是喜。

    安巒在想是不是自己不夠好,不夠聽話,如果自己足夠好足夠聽話,那么就會在大姑心里留下什么,那樣大姑會對自己不舍留自己。

    大姑您知道我這幾天怎么這么多話嗎?這么黏您嗎?因為我想留在您的心里,您的腦里,讓您有時會想起我。

    安巒沉浸在傷心的海洋里,半夢半醒間安巒回憶著,過往有她們的點點滴滴……

    待我走后您會不會想起那個愛你的巒巒?

    我會想起您每天起早貪黑的,在廚房里叮叮嗙嗙的給我做早餐。

    您會想起每天晚上站在豬圈上為你們高歌的我嗎?我記得我把手豎成喇叭狀,站在豬圈上迎著風為您們高聲唱著,“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我頭上刮過....''

    那天晚上我把您們逗得好開心啊。

    我還記得您每一次做好吃的都會讓我給爺爺奶奶送去一些。大姑您真好。

    您還記得我被二孩兒打了您帶我去理論嗎?我還記得。

    您還記得嗎?有一次您在地里干活,是蘇州做飯他和她的媳婦把飯吃完了沒給您留,您餓著肚子回家知道他們竟然沒給你留飯很生氣,就在這時我卻為你端來了一碗稀飯拿來了一個饅頭,你大概是感動了吧眼睛柔柔的看著我,“還是巒巒跟我最親?!?

    “我讓他們給你留些飯別吃完,他們說你到了吃飯的點還沒回來吃飯肯定是不餓,不用給你留。我怕她們吃完了就趁他們沒在偷偷的給你留一碗稀飯和一個饅頭。大姑這夠你吃的嗎?”

    “夠,這夠了?!?

    大姑我永遠都會記得,你拿著我受傷的手心疼的樣子,我得到了,我感到了來自于母親的關愛。

    我想我我永遠無法忘記也不會忘記,大姑你對我的好,還有在這里的美好時光。我好舍不得這里,我好羨慕楠楠姐她能一直陪在你的身邊,她能一直留在這里。

    安巒在心里跟大姑講著話,她的淚一滴一滴的流著。

    安巒突然驚醒,因為她不注意竟然把淚滴在了她緊緊抱在懷中的腳上,這雙腳是大姑的。

    安巒小心翼翼的偷看著大姑,怕她察覺到她滴落在她溫暖腳上的淚。

    耳邊傳來大姑的呼嚕聲。哼,原來大姑早已安然的進入了夢鄉。

    大姑你說得對我走了你再不用起早貪黑的給我做飯了,那么以后沒有我的日子您終于可以輕松許多,希望我走了以后你可以更加的開開心心。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血战麻将规则 意甲26轮比赛时间 天天爰海南麻将安卓版 单机不联网的捕鱼游戏 大地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模拟炒股软件 熊猫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哪些股票容易涨停 澳洲幸运8开奖时间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