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六十三章:每個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樣的
    安巒將騎車的速度慢慢的放緩。此時她已經騎到了自己的村莊里。

    安巒的眼睛一亮,因為她看見了前方的那一團伙伴們,她熟悉且近親的伙伴們。

    爬在桃樹枝上的安責剛已經在不遠處看見了她,他咧著嘴沖著她高興的喊:“巒巒你來了!你來干么是來看你爺你奶嗎?”安責剛大聲的喊著還揮著胖乎乎的手。

    安巒忙將車子騎到他們面前。

    小伙伴們都好奇的看著她,跟她熟悉的安小慶一直沖她笑著。他們都是曾經經常玩在一起的好朋友啊,都曾經那樣快樂的玩在一起。

    安巒抬頭笑嘻嘻的看著桃樹上的安責剛,回答他剛才的話,“我是來看我爺我奶的?!?

    安責剛低著頭直直的看著她的自行車,眼睛滴流轉,然后說:“巒巒我們太無聊了,不知道玩什么。其實我挺喜歡騎自行車的,你身下的自行車能不能借我們玩一下?”

    安巒猶豫了一下,然后仰著臉笑著說,好啊。

    幾乎是她話音剛一落,安責剛也跟著她的話音落了下來,抓起她的自行車就笑嘻嘻的騎走了,他的身后跟著十幾個孩子,笑嘻嘻的跟在他的車后,追著他。

    有幾個孩子,嘴里還不停的嚷嚷著,剛剛哥給我騎一下,給我騎一下。

    安巒轉頭怔怔的看著他們一下,然后想到什么,趕緊跑到自己的家。

    “爺,爺,爺,奶,奶,奶。我來了?!卑矌n又蹦又跳的沖進屋。

    爺爺正坐在奶奶床邊,喂著奶奶吃飯。

    奶奶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她抿一口,就會停一下,然后再勉強的抿一口。

    爺爺和奶奶聽見了她的聲音轉頭看向她。

    爺爺咧著嘴看著安巒慈愛的笑著。

    奶奶的臉上也似乎帶著笑。

    安巒放輕了腳步,輕輕的走到奶奶的床邊。

    奶奶的臉不對著爺爺拿著的勺子了,轉頭好奇的看著安巒。

    安巒沖著奶奶露出燦爛的笑。

    自從奶奶又病了以后,奶奶看她的眼睛越來越迷茫了。

    爺爺看奶奶不吃飯了,轉頭開始看安巒了,就笑著對奶奶說:“你不要看向她了,她不走。你好好的吃飯?!?

    原來奶奶是因為害怕她走,害怕見不到她,所以連飯都不吃,只想看她啊。安巒心里高興又難過。

    她輕輕的轉身在奶奶的身邊坐下。

    “就你一個人來嗎?怎么沒見你小嬸?”

    安巒沉默的低著頭,不知道怎么說.

    “...她在家?!卑矌n輕輕的說。

    “是你大姑到你小叔哪兒接你的嗎?我想不可能是你一個人來的吧?!?

    “我......我......我現在和大姑在一起?!卑矌n含糊其辭。

    “爺奶大姑今天做了咸饃,讓我過來送給你們幾個?!?

    “哎呀,你大姑真是的,怎么事事想起我們,自己做好吃的,自己吃不好嗎?管我們干什么,麻煩?!睜敔斦f是這樣說,可是臉上還是帶著欣慰。

    “我大姑做的咸饃真好吃,我早上吃了兩個半?!?

    “能吃好,能吃身體健康也好長個子?!?

    安巒咧著嘴沖著爺爺笑,然后眼睛柔柔的看著奶奶。

    “給我看看,你大姑,做的咸饃?!蹦棠炭粗矌n手中的袋子說。

    現在的奶奶,說話的時候總是一停一頓的,沒說幾個字就要喘一下氣。

    “想不想吃???想吃的話我現在就給你餾?!?

    “我不想吃,我吃飽了?!?

    “你這么快就吃飽了???你就吃一點。我再給你盛一碗吃?!睜敔數恼Z氣里小心翼翼中又帶著堅決。

    奶奶慢慢的躺了下來,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安巒看著奶奶,問爺爺,“爺我奶好些沒呀?比以前能吃飯一些沒呀?”

    爺爺吃著饅頭,回答安巒,“好多了,你別操心?!睜敔斂匆姲矌n低著頭,將眉頭深深的皺起,很是難過,又開口說:“你奶她真的沒什么事了,你想想她要是病又嚴重了我能不帶她到醫院嗎?”

    安巒的心安慰了一些。

    “你吃飯沒?再陪爺吃點????!?

    “我吃飽了,吃不下了?!卑矌n又笑嘻嘻的說。

    “你在你小叔家聽話不聽話???”

    “聽話呀?!?

    “你小嬸,對你好不好?”

    “好呀?!?

    爺爺又想問下去。

    安巒說:“爺我們家有沒有袋子?”

    “有。你要它干什么???”

    安巒立刻站起來,“我想給小明拿個咸饃吃?!?

    安巒把咸饃過道塑料袋里,就歡喜的沖了出去。

    安巒在啞巴家家里找遍了都沒有看見柳知業。

    她失落的走出了門,在她微微的轉頭的時候,卻瞧見了門口前面的菜園里站著的柳知業。

    柳知業正在菜園里掰棉花。

    那棉花叉靠在兩邊樹上綁著的竹竿上。

    柳知業站在它們面前認真而安靜的掰棉花。

    安巒想起了小時候,那些叔叔騙他寫出自己的家庭住址,說他要是告訴他們他的家庭住址了,他們就偷偷的趁啞巴爸啞巴媽不在送他回家。

    他寫出來的字,他們根本不認識。

    安巒看著心急,怕男孩錯過這次逃跑的機會。

    正在她著急的走過去,要和那些叔叔一起辨認他寫的字的時候,他卻跑回了啞巴家。

    等他走后安巒才聽到那些叔叔說,他們是在試探他有沒有逃跑的心思,如果有的話就告訴啞巴爸啞巴媽。

    安巒聽他們這樣說趕緊跑過去找他,他當時就在這菜園里摘棉花。

    她著急的告訴他不要相信那幾個叔叔的話,他們都是不安好心的。

    他不說話只是安靜的摘著棉花。

    安巒還在這里給他唱起了歌,他摘棉花,她抱著樹唱歌給他聽。

    那時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啊,那時候的時光是多么的燦爛啊。

    沒想到時間過的這么快。安巒有一種,現在的一切都是在做夢的感覺。

    安巒從回憶里回過神來,悄悄的走到柳知業的身邊,張開嘴唱起了那時給他唱的第一首歌:娃娃

    霧來了霧來了嗚嗚哭了

    想爸爸想媽媽想要回家

    霧來了霧來了天色暗了

    星發光星發光.......................

    柳知業轉過頭看著她,安巒沒在他的眼里看到詫異。

    安巒疑惑的看著他,“你是不是早就看見我來了?!?

    “我要是說我聽的出是你的腳步聲來靠近我了,你信嗎?”

    安巒詫異說:“我不信?!?

    說完安巒一直看著他嘻嘻嘻的笑。

    “柳知業你怎么不跟著我笑???你即使覺得不好笑也會被我的笑傳染的笑了呀。你怎么不笑?”

    其實柳知業的嘴角已經帶著笑了,只是沒有像她那樣笑的夸張。。

    “你看我也笑了。只是沒有你笑的這么夸張而已了。我們每個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樣的?!?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今日推荐股票 pk10牛牛开奖结果 今天股票走势 为什么手机麻将天天 云南11选5走势图 皇帝棋牌游戏官网 股票到哪里开户 手机信誉棋牌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