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光明死了都要愛 > 第六十六章:告誡
    安巒急匆匆的吃過飯,從里屋里出來。

    她站著門簾邊,見爺爺還正在喂著奶奶。

    爺爺認真的吹著勺子里的粥,一邊努力的誘惑著奶奶再吃一口。

    安巒怔怔的看著他們,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奶奶總是像爺爺這樣自己不先吃飯,先把她喂飽了后自己再吃。

    安巒眨了眨眼,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爺每天都這樣嗎?等喂完奶奶鍋里的飯已經涼了,而爺爺才不會為自己費心的熱一熱呢。她了解爺爺。

    “爺我喂我奶?!卑矌n一手從后底捧了爺爺的碗。

    爺爺毫不猶豫的說:“我喂,你不會喂?!?

    爺爺剛吃過飯一會兒,柳知業就過來了。

    他的手里緊緊拿著三串烤的焦黑的螞蚱,遞到她的面前。

    安巒驚疑的看著他。

    柳知業解釋一樣的說:“這些螞蚱是燕子逮回來的,她讓我幫她烤。我被她硬拉著嘗了一個,覺得挺香的?!?

    安巒吃過螞蚱后贊不絕口。

    他們倆又安安靜靜的坐在電視前看了好久的電視。

    爺爺在里屋收拾著什么東西。

    “這是你經常玩的玩具,走的時候帶上?!?

    安巒轉頭,詫異地看著爺爺手中的玩具。

    然后她笑了。不知為何她竟然覺得這很幼稚。

    但是明明去年她還拿著它們玩的津津有味。

    安巒將那些玩具拿到手中,轉頭看向柳知業,想把這些玩具給他,但是又覺得別扭。他可能也不喜歡這些玩具了。

    安巒又想到安責剛他們,把這些玩具給他,他一定很開心,但是安巒又不舍得。

    柳知業在他們家看了好久的電視才走,安巒出門不顧他的反抗,堅持送他到門外。

    門外天上的天空繁星點點。

    柳知業往他家走,安巒目送著他。

    安巒在大姑家生活,但是學校在小叔那邊。

    于是上學就成了難題。

    學校離大姑家有八公里的路程。

    安巒來來回回要四趟。

    大姑更是要起早給安巒做早飯了。通常天沒亮,廚房里就響起了大姑的鍋碗瓢盆聲。

    安巒每天上學都將車子騎的飛快,生怕遲到。

    遇上下雨天安巒只能走路去學校,早上五點多開始去學校,等趕到學校時已經將近八點了。

    中午安巒又要急匆匆的趕回家吃飯;有時大姑不再家到別處拎灰兜了,安巒只能跑到爺爺家吃,這中間又要加些路程。

    等吃完飯急匆匆的感到學校已經兩點多了。

    遲到的安巒被老師罰站,不許進屋。

    老師冷眼看著她,同學們也冷眼看著她。安巒有苦難言。

    晚上回到家已經是八點多了。

    沒過幾天安巒的膝蓋就長起了紫色的包。

    吃過飯大姑叫她去上學,安巒難受的蹲在大姑腿邊,告訴大姑說自己的腿疼,大姑皺起了眉說安巒不想上學所以故意找借口;大姑說是這樣說但是不再勉強安巒上學了。

    下雨天大姑有空閑就到人家家里打牌,安巒跟在她的身邊。

    她們要是誰打牌贏了,就會買瓜子吃,因此安巒蹭了不少袋瓜子吃。安巒很高興這樣的生活,這樣既不用勞累的上學,還可以陪著大姑玩,還有吃的。

    這家的女主人有一個兒子,是一個大學生,聽說他的學習很好,還有望考上清華。在這村里的人誰都聽說過他的好成績。

    可是他的女朋友懷孕了,女方的家里逼著他回家娶他們的女兒,于是他放棄了自己的學業。

    安巒在他家看大姑打牌,這個哥哥有時會看向她,一臉的不高興。

    有一天他終于對安巒說了心頭的話:“你應該好好的上學,別陪你大姑在這玩了,不然你以后會后悔的?!?

    安巒眼巴巴的看著這個嚴肅的告誡自己的哥哥,面前的哥哥神色太復雜了,眼睛里有著難受,又有著懊惱。

    從那以后安巒每次到他家都很害怕看見那個哥哥,他看著她的眼里總是帶著對她的指責。

    長大后的安巒才懂得:那個哥哥是多么的好心??!他或許難受自己的棄學,所以看見她不好好的學習就忍不住的告誡她。

    天晴了以后安巒又開始匆匆忙忙的上學了。

    大姑總是村里最晚吃飯的,因為她要等晚歸的安巒回來一起吃飯。

    安巒中午頂著太陽匆匆忙忙的騎著自行車回家,總是會在路邊看見等著她的大姑。

    大姑坐在門口路邊的長樹干上,跟正在吃飯的鄰居敘話。

    有一次安巒的自行車在路上掉了鏈子,于是回家的時間晚了一些,大姑就氣呼呼的追著打安巒,非說安巒是路上貪玩誤了回家。

    安巒的班主任不再因為安巒遲到而罰她站了,因為他看見了安巒的不容易——身為校長的他也擔負起了送幼兒園孩子上下學的工作,他幾次送幼兒園小孩子回家,總是能在路上看見安巒,這個學習成績非常不好的女孩,總是將車子騎的很快,對他笑笑然后急匆匆的趕回家。

    安巒總是希望能追上老師的車子,因為安巒害怕一個人騎著自行車,行駛在沒有人的黑暗中。

    黑漆漆的林蔭道上,左右兩邊都是墳墓,那墳墓一個接著一個,再往前是一片麥田,低矮的麥田里也有著一個兩個的墳墓。

    這段路是安巒最害怕在黑暗中行駛的地方,每當她騎著車子快速的行駛在這段路上,坑坑洼洼的路讓車子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在這樣的黑夜里只有安巒的眼睛最亮。

    如果她看見前方有人騎著車子,她就會快速的跟上他,她害怕一個人身在黑暗之中。

    驚心動魄的回到家后,時鐘已經指向起點多了,如果趕上下雨天,徒步回家,她晚上八點多才到家。

    大姑坐在火灶前燒鍋。

    安巒怔怔的站在門前,看著屋里的燈火,看著大姑被火光映照著的臉,慢慢的讓受驚嚇的心平穩下來,試圖用溫暖來取代它。

    這天天又陰了,大姑把傘遞到安巒身邊,說:“中午你就別回來了,在你小叔哪吃,好方便上學?!?

    安巒點點頭。

    安巒剛跨進小叔的門,就迎上了小嬸的笑臉,小嬸熱情的招呼她坐。

    安巒受寵若驚,安巒不好意思的告訴小嬸,說是大姑叫她中午在她家吃的,因為下雨了在她家吃方便上學。

    安巒看著小嬸的臉色,見她仍是笑嘻嘻著一張臉,然后動身走向廚房去,說要給她做飯,別耽誤她上學。

    安巒看著小嬸胖胖的身影,覺得詫異——離開了小嬸,不再她們家生活了,小嬸又是最初的小嬸了,對她那樣的親切有熱忱。

    安巒看不懂這樣的小嬸。

    吃過飯,安巒向小嬸告別,小嬸卻叫住了她,讓她跟上她;安巒跟著小嬸進了她屋,小嬸從腦白金瓶子里拿出四塊錢給安巒。

    小嬸和大姑一樣,從來拿錢藏錢的時候都不背著她,要是有親戚家的孩子來了,她們都會讓她看著點別讓人家偷拿了她的錢。

    這是一種信任,而安巒也從來沒有辜負這種信任——曾經安巒想利用這種信任偷拿點錢,買吃的,因為她們從來都不會給她錢讓她買吃的,安巒嘴太饞了。

    當她從枕頭下拿出一點大姑的錢時,安巒的心咚咚咚的跳,她跪在枕頭前猶豫掙扎了很久,終于還是將錢放到了遠處;安巒想到了大姑對自己的信任,大姑曾經說就是誰拿了她的錢,也不會是安巒拿的,因為安巒不會做這種事;安巒又想起了爺爺,如果她偷了錢爺爺一定會不喜歡她的。

    小嬸是真心想給安巒錢,安巒左右扭著身子拒絕,小嬸還是固執的要把錢塞到她口袋里,最后安巒接受了她的好意。

    回家的時候,安巒把錢喜滋滋的交給了大姑,大姑說她不會要她的錢的,她給她保管著。

    安巒覺得幸福。

    那是三天后的一天中午,她放學回家,大姑正在火灶前燒鍋,見她回來了,大姑正經的給她說起了一件事情,大姑說小嬸的兒子滑冰的時候不小心被人推了一下,推他的胖子被他拉著一起滾到了樓梯下,那體重肥胖的胖子正好壓在了他的腿上,把他的腿壓斷了,如今他正在住院,小嬸在醫院陪他;小嬸跟大姑說這個月她先養安巒,正好家里也沒人看門,安巒好給他們看看門,養養她們家的豬,養養她們家的羊,養養她們家的鴨,養養她們家的雞。

    安巒聽后沉默不語,沉默等于默認,不沉默也等于默認,從來不由得她。。

    安巒不知道這次的回歸,將會帶給她毀滅,讓她身在魔鬼的煉獄之中。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广西友玩麻将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喜乐福彩 秒速赛车 做任务赚钱的平台哪个最好 期货正规平台有哪些 幸运农场重庆官网 如何通过互联网赚钱 黑龙江6+1app gpk钱龙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