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縱絕寰宇 > 妖丹入道 第一章 血月谷—少年柯宇
    寰宇大陸,血月谷中。

    四周群山連繞,參天古木更是數不勝數,綠茵遍地。還時不時地傳來幾聲妖獸的嘶吼……

    “呼哧,呼哧~~~”只見一個少年滿臉通紅,仰著頭,靠兩只手支撐著上半身,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看上去尤為狼狽。

    少年看了看微暗的天空,站將起來,緊了緊自己的拳頭,感受著自己全身肌肉傳來的酸痛,微微一笑:“雖然確實很累了,但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遠處,一道孤獨而又偉岸的身影站立在山峰頂端,一動也不動。誰也不知道那人出現多久了,或許是百年,又或許只是一瞬。一聲輕嘆,吐出些許愁:“宇兒,你還是不愿意放棄么……”

    柯宇,年僅十四歲的陽光男孩,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透著幾分堅韌,再配上略顯消瘦的身型,眉清目秀的樣子,甚是惹人憐愛。

    撣了撣衣服上的塵土,柯宇抬眼朝著一處由葦草搭建而成的簡陋房舍望去。露出潔白的牙齒,閃身掠去!

    整個血月谷,地勢險要,道路崎嶇。而柯宇住的地方更是極為隱秘,四周都被古木籠罩著,若不是熟悉這個地段的人,絕對發現不了這里,更不會想到此處竟還住著人。當然了,諾大的血月谷,只住著一老一少——洛奇和柯宇,一般也不會有人前來。

    洛奇住在血月谷的最高處,然柯宇則是住在血月谷的最低且又極為隱蔽的地方。洛奇是柯宇的干爺爺,每一個月也只有月末來柯宇的住處一次。每一次來也只是傳授一些陣法知識,留下一些陣法符紋卷宗,而后便離開了。

    可以這么說,自從柯宇懂事以來,便是獨立生活著的。雖是如此,但其每天過的卻也充實,每日專研陣法書籍,鍛煉著自己,一個人演繹著自己的生活。

    入夜,柯宇回到自己的屋舍,倦意來襲,正欲倒頭睡下,卻發現身邊空氣驟然一緊,儼然形成了一處渦旋。而那渦旋的最中心,赫然出現了一個人——洛奇!

    這種場景,柯宇早已是見怪不怪了?!奥迤鏍敔?,您來啦!”仿佛是忘卻了肢體的酸痛,徑直朝著洛奇身上撲去。

    “陣法——血屠!”洛奇并未理會朝著自己奔過來的柯宇,只是一聲暴喝,柯宇便被困在一個玄妙的陣法當中。

    “爺爺,你可是小瞧我了!小小血屠陣還阻擋不了我!”柯宇自信一笑,左移三步,右邁四步,輕而易舉便抵達了全陣的中樞——陣眼。

    只要找到了陣眼,何懼陣不破!柯宇眼中夾帶著笑意,只是三兩下便將陣法給擾亂了,出現在洛奇面前?!霸趺礃影?,爺爺!”

    “有自信是件好事,但你卻自以為是……”洛奇神情依舊是那般,古井無波,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而就在柯宇洋洋自得,有所動作的時候,卻已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很難動彈了,阻力之強,簡直匪夷所思!

    “怎,怎么會!”柯宇怎么也想不明白,洛奇只是布下了一個血屠陣,還被自己破解了,可這突然襲來的一股巨大阻力究竟是怎么回事!

    見到柯宇一副充滿疑惑的神情,洛奇細聲說道:“此乃融合陣法,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你要學的還多著吶!”說著,他輕輕彈了彈手,陣法應聲而消,將柯宇從中解脫出來。

    至此,柯宇的內心真可謂是極為復雜,倘若這陣法是別人布下的,自己豈不是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原來陣法,并非像記載中的那般無用……

    在寰宇大陸,陣法師這個職業并不是很吃香。人們崇尚的是武道極致,他們認為陣法不過取巧,不能算作己身實力的一部分。更何況,只要夠強,武力便碾壓一切陣法,也即是修真習武可破萬法,這是亙古不變的。當然了,還有一層原因是由于陣法太過于復雜,玄妙。

    一入修真,便是在與天奪命,為的便是打開生命的桎梏,每突破一個大境界便得以更綿長的歲月。若是用來修習陣法,不僅耗費心血,也十分浪費光陰,因此在整個寰宇大陸也很少有人會去研習陣法。

    相反,同樣是在寰宇大陸,像那些煉器師,煉丹師,卻是十分吃香的職業,因為這兩個職業都有助于修真者提升自己的實力。只要你是煉器師亦或是煉丹師,哪怕是品階不高的人,一個個也都能富得流油。

    “宇兒,你聽好了,陣法是……”

    “嘿嘿,爺爺我知道,陣法是一種很奇妙很強大的東西。絕非記載的那般,只能靠著外物來布陣。真正的陣法師應該用自身精血刻下對應的符紋,如此,布下的陣法才稱得上是最穩固、最為強橫!”

    尚未聽完洛奇要說的話,柯宇就已經知道他要說什么了。

    顯然,柯宇已經將他的話牢記于心了,暗暗點頭。但洛奇卻神情嚴肅,一本正經道:“莫要以為你涉及的陣法已經很廣泛了,區區十幾年的時間,你只是探索了其真諦的冰山一角而已,不,僅僅是皮毛罷了!在陣法一途,你的路還很長”。

    其實洛奇并沒有說完,陣法雖然強,卻僅僅是基礎。殊不知,在陣法之上,還有著更加強大更為可怕的靈紋。倘若宇兒能踏入修真一途,成就靈紋師,那……

    想到這,又聯想到柯宇為了踏上修真一途,每日高強度,不要命一般的瘋狂鍛煉自己的身體一事。洛奇將話鋒一轉,輕聲道:“宇兒,你也知道,今生你踏足修真的可能性近乎為零,希望極其渺茫,為何還要堅持呢,如果走單一陣法路線的話,也是足以自保的……”而此時,他看向柯宇的目光也瞬間柔和了許多。

    聽到這里,柯宇卻是悄然一頓,強顏歡笑:“爺爺,我這不是堅持什么啊,雖然我無法修煉,但是我想多多鍛煉我的體能,只是希望自己能夠變得強大一些……”

    說著說著,柯宇的聲音越來越小,愈到后面愈聽不清了,甚至于身體都開始微微顫抖。他是多么的向往武學啊,多想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一聲怒吼,能震碎山河。跺一跺腳,大地也要震顫!那是何等的豪邁,何等的霸氣!

    可是由于自己的特殊體質,天生虛無丹田,無法匯聚天地靈氣,怕是終身都不可能踏足修真界。

    在人人都崇尚武學的世界,自己的體質卻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不甘,惱怒,悲戚,這些情緒不是沒有過!他柯宇只是一介凡人,并非神明!但是他不愿意就此放棄!他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既然別人能成為強者,他——柯宇,憑什么就不行!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斷地超越自己!想到這里,柯宇揩去了眼角的淚痕,眼神中更是多了幾許堅韌!斬釘截鐵道:“陣法我要學,武道,我也要入!爺爺,終有一天,我會超越你!”

    “超越我?”看著柯宇的前后心態轉換,洛奇贊許的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柯宇年紀不大,但在心智上,卻是較為堅定的。上前揉了揉柯宇那有些凌亂的頭發。將柯宇樓在自己的懷里,沉默了些許時間,對著柯宇說道:“宇兒,有志者,事竟成,既然確定了目標,就要努力去實現它,現在看來是時候了,這兒有一些東西是你的父母當年離開時留給你的……”

    話未說完,柯宇身軀一震,翻身一坐,看著洛奇。繼而發出由于委屈而發了顫的聲音:“爺爺……”

    柯宇從有自己的意識開始,便是跟著洛奇一直生活著,整天不是陣法便是一些書籍記載。對于自己的身世,柯宇也曾追問過。但洛奇從來都只是一句話:“你還差的遠呢……”

    這也是柯宇這么多年以來一直勤修陣法,磨練自己的主要原因……

    而現在突然聽到有關于自己父母留下的東西,怎一個不激動!

    對上柯宇那放著強熾光芒的雙眼,洛奇能夠分明的感到其渴望程度,傳說中的望眼欲穿也不過如此吧,不免心底一驚。

    但,洛奇只是當作不曾看見這熾熱的眸子,依舊面如止水,古井無波,無論柯宇怎么看,都看不出他的洛奇爺爺在想些什么。洛奇憑空取出一枚戒指:“宇兒,將你的血,滴上一滴在這枚玄戒上,里邊有你父母曾留下的東西……”

    “嗯?果然,該來的還是來了……這封閉十多年的血月谷也是時候重現人間了?!备惺艿竭@山谷的輕微震顫,洛奇那張古井無波的臉上,終于起了幾分波瀾。

    “看來是低估了他們的實力,原以為我布下的十二劍陣還能多耗他們幾日的時間?!甭迤孀猿耙恍?。

    “爺爺,怎么了?誰來了……”柯宇話未說完,便看見洛奇快速布下了一個極為玄妙的小型陣法。跟著他便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吸扯力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向那微型陣法中心倒去。

    幾天后,柯宇悠悠醒轉過來。此時的他,腦海中只充斥著洛奇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拿著玄戒里的玉簫,去聽風城找林鄴!”

    “父親,快來啊,醒了,這個人醒了!”望著眼前幽幽醒轉的俊俏少年郎的模樣,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屋內向屋外傳呼而去。

    許是這突然傳來的聲音,將柯宇一下子拉回現實!突然發現自己的面前站著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人,貌似還是一個——女孩子!

    眼前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身著青白相間的衣衫,臉上一塊輕紗半遮著面孔,撲閃著一雙烏亮的雙眸。

    “這是哪里?快告訴我這是哪里,血月谷距這里又有多遠?告訴我!”柯宇此時無心男女有別,緊抓著那名少女的肩膀,質問道。

    他十分清楚,洛奇爺爺應該是遇到前所未有的大麻煩了,否則也不會將自己給傳送出血月谷。此刻,柯宇只想趕緊回到血月谷,找到洛奇爺爺,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哪管對面站著的是書中所記載著的少女……

    “你干什么,快放手,你弄痛我了……”少女面露痛苦之色,夾帶一絲驚懼的眼神看著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柯宇,失聲喝止道。

    就在這時,一位中年男子快速來到那名少女的身邊,撥開柯宇的雙手,正色道:“請自重!”

    來人看似輕輕的一撥,卻將柯宇震退連連??掠钚闹邪档溃捍巳撕么蟮牧?!

    柯宇雖不能修煉,但是自己這么多年來一直在不停歇的鍛煉著自己的身體,加上方才一時激動,所用力氣比之平時只多不少,沒道理這么輕松就被震開。

    “高手!”柯宇心中暗道,加強了幾分戒備。

    “放心吧,我自然不會對你這等小輩做什么”

    抬眼望去,柯宇發現那中年男子將少女置于身后,一臉漠然的看著自己,嘴里錚錚有詞:“像你這樣自不量力的年輕人,這幾天我見得多了,一個個聽說血月谷重現人間,就想去撞運氣,尋機緣!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那傳說中的重寶之地豈是爾等小輩所能染指!”

    “哼,若非蓉兒去山林采藥,恰巧撞見昏倒在地的你,你以為你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里?怕是早就被妖獸拖走吃了”

    一頓斥責,劈頭蓋臉的壓向柯宇,柯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只能用帶著歉意和感激的眼神看著中年男子和少女。

    只不過,這歉意的眼神中仍帶著些許焦慮。而這些許焦慮,正是柯宇對洛奇爺爺的擔心與牽念……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 基金配资多少倍 今日上证指数 排列七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快3一天多少期 怎么分析大盘和股票 河北快三遗漏统计表大 太仓股票配资电话 时时彩软件 咋骗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助手 宁夏十一选五今天的开奖结果